返回

无脉修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一十二章:极品劫器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廉渡这招够狠啊,我还头疼怎么处置刘长胜这老狐狸呢。”庄寒给苏文弘传音道。

  “阁主现在高兴可还太早,廉渡这么一闹其他小麻烦是少了,就怕他自己成为最大的麻烦。”苏文弘却没有那么乐观,反倒有些担忧的说道。

  “不至于吧?”庄寒迟疑了一下反问道。

  “我也不确定,先看看吧。”苏文弘苦笑。

  “咚”

  廉渡手持大戟往那一杵,堵在主殿门前面向众人。

  “上一任阁主赵鹤与我乃是至交,修为突破至渡劫期后不在担任阁主之位,由那时候的副阁主庄寒接任。”

  廉渡一开口,众人皆不明白是什么意思,莫不是想将前阁主搬出来撑场面?

  只听廉渡继续说道:“成为闲人之后,赵鹤找到了我,邀请我来天元阁当副阁主。一是看我当散人太苦了想让窝能够过得安逸点,第二则是庄寒才刚上位,赵鹤担心他难以御下,让我在庄寒关键时刻出手协助一二。”

  庄寒眼中有恍然闪过,赵鹤离职后就去云游释放了,离开前曾私下和庄寒说过,说是给他留了个后手,可在危难时刻相助。

  只不过并没说那个后手到底是什么,曾经庄寒也想过是廉渡,但廉渡平日那对政权毫无兴趣的样子,让庄寒很快大笑了这个念头。

  此后也不再对廉渡多加理会了。

  “本来今天只要不出现危及庄寒地位的情况,我依旧会像以前那般不参与权势的争斗,可你们千不该万不该拿我弟子茅瑞的安危作为你们争斗的跳板。”

  “若是今日没有这支执法队的出现,我依旧不会选择出手,毕竟只是小辈间的争斗而已,还是在规则允许范围内的争斗,哪怕茅瑞输了,那也是我没教好。”

  “先前一群人进攻我弟子领地,我除了给茅瑞的手下提供了一个容身之所,就没有其他动作了。”

  廉渡声音低沉,蕴含了大怒在其中。

  他人都保持了沉默,甚至有人劝慰廉渡:刘长胜肉身被毁,想害你弟子的想在已经没那个能力了,可以坐下来好好说话了。

  “这事还没完,刘长胜乃是管理外交的长老,根本指挥不动执法队。”廉渡丝毫不为所动,说出这话间将目光看向燕远。

  执法队的人的确不是刘长胜能随意命令的,但燕远就不一样了,作为执法阁副理事,想要让一支执法队为他私下里办点事那是轻而易举的。

  “廉渡,刘长胜肉身都被你毁了,你弟子也没受什么伤,这事就让它过去吧,继续查下去对谁都没好处。”燕远老神在在坐那装作没有察觉廉渡的目光,反倒是一名资历极老,权势又相当大的长老沉声开口了。

  庄寒皱眉,想不到此事这个老东西都有所参与,越发变得棘手了呀,不知廉渡接下来会如何应对,是就此退让还是说有什么妙招...

  “说了没完就是没完,不把所有想危机我弟子之人查出来,今天谁也别想从这里出去。”廉渡脾气起来了,丝毫不会比茅瑞这个当徒弟的差,谁来都不好使。

  “搞笑,你莫不是想凭借一人之力将我们困在此地?”燕远冷笑,起身就要朝主殿外行去,与其一同起来的还有包括那位老资历长老在内共八人。

  加上燕远一共九人,其中四人都是大乘期高手,还有五个也达到了化虚圆满境界,他们还就不信了廉渡能凭借一己之力拦住他们九个。

  哦,不对,差点将只剩元神的刘长胜给忘了,应该是九个半才对。

  庄寒给苏文弘使了个眼色,这场实力不对等的战斗估计是打不起来,但凡是都有个万一,万一真开打了,他们两个只能出手制止了。

  同时庄寒看了眼邋遢老者,想看看这位场中修为最高之人会有什么举动。

  一看之下庄寒立即哭笑不得,老爷子心可真大,直接坐那睡着了,嘴角都有哈喇子流下。

  庄寒也是明白,这位恐怕除了监督自己之外,其他事情都不会理会了。

  本来看在邋遢老者和茅瑞如此亲近的关系上,还以为这位会出手呢,结果是没有。

  不过庄寒也没太多失望,毕竟本就没抱太大希望。

  燕远九人朝外走去,暗中每个人都以捏好了法诀,只要廉渡敢动一下,各式术法将直接朝他脸上砸去。

  廉渡就那么站在主殿口,对于九人...九个半的行动如若不见,直到燕远他们来到了殿门前,廉渡开始动了。

  手中大戟横挥,将九人全部囊括在攻击范围之内,不动则已,一动必杀。

  以大戟极品劫器的威能,再加廉渡本身的巨力,若是这一下被扫中,最起码肉身被毁,沦落为与刘长胜一样的元身体。

  所以燕远九人只能退,不能进。

  不过燕远他们也非常人,后退躲避大戟的同时将早已捏好的术法扔了出去。

  庄寒也没闲着,在动手之初就开启了主殿防护阵法,将逸散出来的伤害吸收掉,免得这座开阁之初就建立的与宗门同龄的主殿被毁。

  苏文弘则是给廉渡施加了防御术法,由于时间太短防御效果未必能如意,能否扛下来就要看廉渡自己了,苏文弘已经尽了他最大的可能。

  “极品劫器,一套的极品劫器。”主殿中有人传出惊呼。

  笼罩庄寒的术法已经散去,显露出毫发无损的庄寒,这并非重点,重点是庄寒身上穿着一套银白色铠甲,而铠甲的品质是...极品劫器。

  一把极品劫器大戟当武器已经够让人羡慕了,庄寒身上的极品劫器却不止一件,而是整整一套。

  也就是这套极品劫器,帮他挡下了所有术法伤害。

  “说过不准出去,就都给我老实待着。”廉渡丝毫不理会众人的吃惊、羡慕、嫉妒等种种情绪,在准备拿出极品劫器时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此刻怒吼一声,挥舞着大戟朝九人劈砍而去,大有一种不死不休的气势。

  这个主殿虽大,可作为大乘期修士的交战地来说却是相当狭隘,这么点距离很多大威能术法都施展不开,否则那威力会连自身都伤及。

  而廉渡作为体修,完全没有这方面顾虑,反倒令其占据了巨大优势。

  在占据足够优势,撵着九人满大殿跑的情况下,廉渡施展了《焚天化骨决》,半透明水晶骸骨显现,使其气势更足。

  身上的银白色铠甲也随着廉渡施展化骨而发生变化,原本紧贴身躯的,变成包裹每一寸骨骼。

  看到这一幕整个主殿彻底炸了。

  劫器虽然具有根据主人身形自动调节大小的功能,但绝对没可能达到这种整个外形都改变的地步,除非...除非这套铠甲在炼制时就考虑到了这个因素。

  也就是说,廉渡这套极品劫器铠甲乃是量身炼制的。

  不管是什么级别的宝物,武器也好,防具也好,只要是量身炼制,往往能发挥出最大威能。当然,量身炼制的宝物价值远在其他同级宝物之上,没个十倍价格根本无法获得。

  最主要的一点是,能炼制极品劫器级的炼器大师本就稀少,没有一定关系即便有再多财富别人也未必会给你进行炼制。

  这下就连已经睡着的邋遢老者都装不下去了,眼睛张开一条缝,仔细打量着廉渡。

  燕远等人心中苦涩,谁说廉渡只是一介散修的?散修多贫苦,在财富上与大宗门之人完全没得比较。

  可是你见过一个散修出身之人,拥有他们几个大宗门高层加起来都没有的极品劫器套装?

  现在再有人说廉渡在加入天元阁之前只是一介散修,恐怕在场的天元阁高层都要出去与那人理论理论了。

  别说廉渡是散修,这时候有人说廉渡乃是某个隐世大家族的唯一继承人,恐怕都没人会反对。

  “看样子无需我们出手了,之前给他施展了个防御术法他应该是察觉了,想必也会对你有所报答。”苏文弘给庄寒传音说道。

  “还是要出手,不过不是去阻止燕远他们,而是救他们。”庄寒苦笑着摇头。

  “不能吧?廉渡虽强,可他们九人也不是吃素的,顶多被廉渡杀上一两个,不至于被全灭。”苏文弘却不那么认为。

  只要九人别一次全死,死上一两个完全在接受范围之内,削弱了这些人的实力,反倒有利于庄寒掌管整个天元阁。

  “你忘了他刚才说他和赵鹤乃是至交吗?而于紫秋可是赵鹤同父异母的妹妹,于紫秋和廉渡应该也是早已相识,两人的关系恐怕远在我们说了解之上,你认为这种时候于紫秋会不出手?”

  庄寒的缝隙令苏文弘无言,差点把于紫秋给忘了,有于紫秋这个攻击强劲的剑修加入,燕远九人还真有危险了。

  “锵~”

  就在庄寒话音刚落之际,长剑出鞘的清鸣在主殿中响起,待众人寻声望去之时,正好看到一道倩影手持长剑将一位执事身躯砍成两段。

  “极品劫器级长剑,于长老什么时候也有如此宝物了?”一声惊呼与那名执事的惨叫同时响起。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