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脉修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一十一章:师徒展威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杨兴升一副应战的模样,将茅瑞给逗笑了,这家伙这家伙看到自己靠近,不进行阻止或拉开距离傻站在那是想干嘛?

  总不会是想和茅瑞玩近身战吧?

  杨兴升身上血气之力比普通人要高,想来是有涉猎过简单的炼体功法,若是样凭借此与茅瑞战斗那可真是可笑了,在茅瑞眼中,杨兴升在炼体方面的造诣根本连门槛都没过,顶多算是强身健体。

  随着茅瑞越发靠近,杨兴升一声大吼,身上肌肉瞬间鼓胀,脸上还有棕褐色毛发生长出来,变成了一个半人半熊的怪物。

  明明是只熊,非要像猩猩那般拍打胸膛,随后气势十足的朝茅瑞冲刺过来。

  “呵呵呵”

  茅瑞一个没忍住笑出了猪叫声,这货还真是自大的可以,居然真想和茅瑞比拼肉身之力。

  那就不要怪茅瑞使劲蹂躏了。

  茅瑞连化骨都懒得进行了,哪怕血镰都没使用,抡起拳头向着大狗熊的脑袋上砸去。

  化身为巨熊的杨兴升见茅瑞那小巧的拳头砸来,熊脸上露出狞笑,熊掌拍出想要直接将茅瑞手臂拍断。

  当拳头与熊掌接触的瞬间,大狗熊露出惊愕之色,为何这小小拳头之上会有如此巨大的力量爆发出来?

  “咔”的一声,茅瑞的手臂没断,熊掌骨头直接被一拳砸碎。

  熊掌的拍击没能给拳头造成丝毫阻碍,拳头余势不减继续砸向熊头。

  殷红与尖锐兽牙同时飞舞,杨兴升巨大的熊躯也开始倒飞。

  茅瑞一拳轰出,可没有就此收手的打算,血镰横向一挥,镰刃直接扎进杨兴升大腿,往回轻轻一拉,就将刚刚起飞的杨兴升来了回来。

  右脚高高抬起,在杨兴升被拉到面前的那一瞬间狠狠落下,脚后跟重重砸在杨兴升脸上,落于地面。

  先前被一拳砸的扭曲的熊脸,现在彻底变成了一个猪头。

  将杨兴升踩在脚下,按正常发展应该是说几句非常装的话语才对,可茅瑞他却偏不,这个时候一改平时啰嗦劲,血镰在其脖子轻轻一划,直接结束了杨兴升的命。

  可能是当杀手时习惯了吧,明明确定杨兴升的生命已经流逝,茅瑞还要在他心脏位置补上一下才能彻底放心,将其身上储物袋搜刮了,把尸体收入空间袋中。

  这具尸体若是能炼制成功,茅瑞将拥有一具金丹期血卫,弥补这段时间高端战力上的欠缺。

  其实,杨兴升凭借金丹期的速度与茅瑞拉开距离,不断用远程术法进行消耗,茅瑞未必能拿他有办法,谁输谁赢还真不好说。

  也不知道这家伙哪根筋搭错了,练了几天的肉体就像和茅瑞玩近战,难道在动手之前没对自己调查过吗?

  其实茅瑞还真猜对了,杨兴升刚踏入金丹期不久,正是信心极度膨胀的时候,知道茅瑞只是个筑基中期的家伙,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再加上近段时间修炼了练体术,与人切磋一向是无往不利,就单纯的想和茅瑞比拼肉体。

  另一边还没开打呢,茅瑞这边就直接解决了一人,执法队九名成员瞬间蒙了。

  队长不是金丹期修士吗?不是应该轻松将茅瑞解决,然后过来帮他们脱离困境吗?为什么跟想象的不一样?

  别说是九名执法队成员了,就连尤天宇六人甚至曹玲他们都蒙了,什么时候杀一个金丹期跟杀一个凡人一样轻松了?

  就在众人愣神之际,赵星儿出手了,绿色毒雾从他身上扩散,不仅笼罩了执法队九人,连尤天宇六人也没放过。

  从远处赶来的茅瑞看到后,心中大赞,赵星儿实在是太果断了,知道执法队之人是逃不了了,事后依旧要与尤天宇他们对战的,二话不说直接出手,跟茅瑞想到了一块。

  ‘不亏是我的小迷弟,就连想法都和我这么接近。’茅瑞无不自恋的想到。

  茅瑞原本也是打算等过去后,在对付执法队之人的同时,只要有机会就对尤天宇六人出手,只不过距离问题还没来得及付诸行动而已。

  曹玲等其他人也都反应过来,各种术法接连不断的朝执法队和尤天宇他们扔去。

  尤天宇等人在抵抗同时不断咒骂,内容无非就是骂赵星儿无耻。

  可能那些中毒之人自己也没发现,可茅瑞在远处却是看的清楚,赵星儿这毒雾非同一般,居然有着让人行动迟缓的效果。

  要知道赵星儿的修为才刚刚筑基初期啊,中毒者修为最低都是筑基中期,可茅瑞却发现不管是筑基中期还是后期,中毒的效果并没有任何区别,都无法察觉自身中毒后的变化。

  等级无视!

  赵星儿的毒素居然做到了无视等级差异的地步,想来这就是当初吴长老迫切想要将赵星儿拉入宗门的原因所在吧。

  就是不知道在面对金丹期修士的时候,是否还能做到等级无视的效果。

  在赵星儿毒素的影响下,执法队和尤天宇等人本就处于些微弱势,当茅瑞赶到之时,直接进入大溃败。

  九名执法队一个都没能活下来,全部死于非命。尤天宇六人虽没死,但也好不到拿去,一个个像条死狗躺在地上。

  搜刮了他们的储物袋后,茅瑞也没去理会六人,带着他的大军朝尤天宇领地进军。

  ......

  就在茅瑞他们战斗期间,主殿之中同样是二闹非凡,廉渡下达可击杀的命令后,两名派遣杨兴升的长老当即变了脸色。

  想要私下给杨兴升传讯,却发现讯息无法传达,明显是被廉渡做了手脚将讯号屏蔽了,其中以刘姓长老当时就怒了,猛地站起指着廉渡呵斥:“廉渡你什么意思,指使弟子杀戮同门,是想要造反吗?”

  “执法队在没有明确指令的情况下无法出勤对同门弟子出手,此乃铁则,这支执法队私自出动本就犯了大忌,我只是履行副阁主的义务,何来造反之说?”廉渡直接装不知道,对刘长老的质问感到疑惑。

  “那也没必要下令击杀,将执法队之人捉拿过来即可。”另一位对杨兴升下过命令的燕长老冷静说道。

  “砰”

  廉渡猛的一拍桌子,巨大的力量直接在法器级别的桌子上排出裂缝,直视燕长老厉声问道:“这支执法队私自出行想要捉拿本门弟子,本就没安好心,若不让在场其它弟子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大意之下丢了性命,这个责任可是你燕远来负责?”

  “满嘴胡言,不过是想庇护自己弟子而已,何须说的那么好听?”燕远还没说话,刘长老已经讥笑出口。

  “是,我是有私心,想要庇护我的弟子,可在场那么多人,可不止我弟子一人,还是说你刘长胜不把这些弟子当人看?”廉渡直接承认了自己的护短之意,更是给刘长胜刘长老扣上了一定大帽子。

  只要刘长胜敢说个是字,他这个长老之位就要换人。

  在座的天元阁高层今天算是长见识了,之前廉渡这个副阁主在几个重要会议中基本很少发言,众人一直以为廉渡只是个懦弱之人,想不到言辞居然如此犀利。

  “哼,一派胡言,老夫懒得与你在这逞口舌之利,为了不造成太多伤亡,这就去制止被你纵容的茅瑞。”刘长胜自然不会承认,哪怕心中真没将普通弟子当人看待,说着就朝主殿外走去。

  廉渡见对方要对茅瑞出手,眼中厉色闪过,手一抬一杆大戟出现,直接朝着快走到主殿大门的刘长胜扔去。

  大戟速度极快,不到一个眨眼间就到了刘长胜身后,从他后背扎入,大戟上说附带的灵力爆发,直接将刘长胜肉身炸毁。

  主殿瞬间寂静无声,这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恐怕除了廉渡自己,也就渡劫期的邋遢老者看清了这一切。

  一缕元神从碎肉堆中飘出,停在主殿上空露出一个虚幻且小巧的刘长胜。

  刘长胜虚影盯着廉渡口中发出尖叫:“廉渡,你敢对同门长老出手,我看你是真的想要造反了。”

  没人理会他,所有人目光都在廉渡那把大戟上,极品劫器,廉渡的大戟乃是一把极品劫器。

  劫器何其珍贵啊,十个大乘期修士之中都未必有一人能拥有一件劫器,当初惊魂殿秦姓青年开赌盘,赢了玉鼎教苏云仙子一件下品劫器,就笑的乐不拢嘴,让其他修士羡慕了好久,足以见得劫器之珍贵。

  在座二十余名长老,基本都是大乘期修为,可你让他们拿出件劫器还真没几人能做到。

  廉渡这一出手就是极品劫器,自然震惊了众人眼球,这个时候哪还顾得上刘长胜说了些什么啊,恐怕除了燕远外,他人连其是死是活都懒得理会。

  “我若想杀你,你的元神还想活命?给我乖乖闭嘴,再敢废话让你连远神都不剩。”廉渡丝毫没将刘长胜放在眼里,走过去将插入地面的大戟拔起。

  感受到廉渡身上散发的真实杀气,仅剩元神极度虚弱的刘长胜真怕廉渡会一戟让自己彻底从世上消失,哪还敢多话。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