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脉修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一十章:扣上罪名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从上个领地出来,中途加入了水文斌和赵星儿后,一路来到了下一个领地之外。

  到了这个领地,茅瑞没在像之前那样直接丢破阵法器,因为没那个必要,对方领地的阵法压根就没开。

  不仅没开阵法,一群人还列队站在领地边缘等待自己的到来。

  茅瑞眼睛虚眯扫视每一人,其中六人的模样茅瑞都在曹玲给出的进攻领地者的资料里见过,看来他们也不傻,知道仅凭一人之力无法与茅瑞做抗衡,抱起了团。

  除了这五人,还有一批服饰与任何以阶级弟子全然不同的人站在那里,这个服饰茅瑞知道,乃是天元阁执法弟子专有。

  无缘无故遇上一支执法队伍,换作是谁都高兴不起来,更令茅瑞皱眉的是,执法弟子中还有一个金丹期存在,即便只是一个金丹初期,而且从那不稳定的气息上可以判断出还是个刚进阶没多久的家伙,可不管怎么说那都是金丹期。

  “茅瑞,我们等候你多时了。”尤天宇作为将大家集合起来的人,见茅瑞到来直接笑着开口,话语客气,只是那笑容没有丝毫温度可言。

  “打不过只会叫人的废物而已,还有脸在我面前犬吠?”茅瑞向来不是个好惹的主,哪怕对方有金丹期的存在,都不会轻易示弱。

  “茅瑞,你无故重伤同门,破坏他人领地,我以执法队名义逮捕你,老实的跟我们走一趟。”

  还没等茅瑞和尤天宇多交流两句,那名金丹初期的执法队队长开口了,上来就给茅瑞施加了个莫须有的罪名。

  茅瑞顿时就怒了,之前得知自己领地被破坏,冷罪等人被重伤,更有不少无辜之人死去,那是的茅瑞心中虽有怒,但也不怎么浓烈。

  毕竟领地之间的争斗本就在宗门允许范围之内,只要正式弟子之间不出现死亡,整个领地都毁了宗门也不会进行干涉,领地被人强了那就在抢回来就是了。

  这也是为何茅瑞在前几个领地中只杀凡人和奴仆,对于那些破坏他领地的人只是造成重伤的原因而已,可这执法队居然想借此将茅瑞拿下,真的把茅瑞惹毛了。

  “狗屁执法队,少在小爷面前瞎比比,小爷领地被破坏,重伤的重伤,死的死,怎么不见你跳出来?现在在我面前装个球。”吧茅瑞惹毛了,才不管你是谁呢,先喷一顿再说。

  “你...你敢辱骂执法队,可知道后果是什么?”执法队另一人有些心虚的说道。

  茅瑞眼睛虚眯,心中如明镜,从这个人想要掩盖什么的话语中已经明白,这些执法队之人怕是收了尤天宇等人不好好处,或者是尤天宇他们后面的人发话了。

  具体如何,再试探一下就知道了。

  “执法队?执法队之人每次出动都会有长老的命令在,你们几个都不出示命令就像抓捕我,我有理由怀疑你们是假冒的。”

  此话一出,执法队的人瞬间炸了,各种谩骂不绝于口,若不是队长还没下令,估计早就开打了。

  茅瑞看着他们的表现,大嘴不自觉的咧到耳根,这些人心虚了,他们绝对没有接到任何正式命令,即便是有长老级别的人物在后面指使,那也是私下进行的,茅瑞怎么说也是副阁主亲传弟子,身份摆在那,在没有正式命令的情况下,晾他们也不敢怎么样。

  也就在这时,廉渡在主殿中发的传讯来了,“茅瑞,你面前这支执法队,没经过任何一名长老允许而擅自出动,我怀疑他们是其他宗门派来危害天元阁弟子生命的奸细。我以副阁主的身份命令,你和身边之人将这支执法队捉拿,如遇反抗,允许你当场击杀。”

  在茅瑞没做任何掩饰的情况下,廉渡的命令清楚的传到在场每个人耳中,毕竟是修士,耳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没有任何打扰,一里外两人小声的对话都能听得清楚,更不要说茅瑞就在他们附近了。

  执法队一众人都脸露慌张之色,同时看向金丹初期的队长,等待队长抉择。他们可不是什么奸细,乃是正儿八经的天元阁执法队成员,可副阁主的命令又做不得假,这可如何是好。

  队长杨兴升也无法保持镇定,慌忙中取出传讯法器联系私下派遣他们过来的长老,可令杨兴升绝望的是,无法与那名长老进行联系,一连试了好几次都不行,这下真的是有理也说不清了。

  尤天宇六人起初在听到廉渡命令后还算镇定,并没有慌神,再见到杨兴升拿着传讯法器脸色越发难看,也是察觉了不对劲之处,下意识与执法队拉开了距离。

  “就觉的你们这群人不对劲,原来是其他宗门的奸细啊。”茅瑞走出舟船,直接朝着执法队众人飞去,手中血色大镰刀早已出现。

  上次渡劫之时,茅瑞可谓倾家荡产,就连血镰都碎成渣。本来依靠血镰的特性,只要茅瑞不死,消耗点宝血就可恢复,但是考虑到自己迈入了筑基期,全方位得到了极大提升,血镰恢复后还是要强化一番,索性没有进行恢复,直接重新炼制了一把。

  吸取第一次炼制血镰的经验,为了不再失血过多,这次茅瑞是积攒了足够宝血后才开始炼制的。

  若是按照器皿等阶来算,之前的血镰是极品法器,新血镰就是极品灵器了。

  除了自己的宝血外,茅瑞还在炼制过程中掺杂了其他材料,使得血镰更为坚韧,刀刃锋利程度也不是之前可以比拟的。

  这样一来,虽然无法像以前那样在血液和镰刀之间随意转换,少了之前的灵活多变性,但在伤害方面更为突出。

  新血镰在外貌上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首先是更大了,镰柄也更长了,能让茅瑞在距离极远的位置就可攻击到敌人。

  其次是颜色方面,以前的血镰是单纯的血红色,如今还多了丝丝淡蓝色纹路,和一点点银色如星辰般的光辉。

  至于能力方面,变化可就不是一点两点了,淡蓝色的纹路是茅瑞加入了水属性蓝淋液,只要在对方身上划开一个小口子,蓝淋液可促进血液流动,能使对方血流不断难以制止。

  银色的星辰更是不得了,乃是极其稀有具有空间属性的宇辰砂,配合上茅瑞自身的空间能力,可使血镰在两米范围内完成一个短距离空间穿梭。

  不要小看这两米距离,只要运用的好,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说起宇辰砂,还要感谢诸葛日天一番,因为这个稀有的材料是诸葛日天赠送的。

  在茅瑞身后,曹玲、赵星儿、水文斌等人跟随,一同朝执法队之人靠近。

  “副阁主的命令你们几个想必也是听到了,之前跟这些奸细走的这么近,若是不想背上奸细同谋的罪名,就别傻站在旁边看着。”曹玲出声对尤天宇六人说道。

  茅瑞已经暗中交代了有他来对付金丹初期的家伙,曹玲等人的任务就是牵制住其他执法弟子,别让他们对茅瑞产生干扰或者逃跑就行。

  可曹玲他们这边就三个筑基期弟子,其他都是炼气期,未必能拦得住对方九个筑基期执法队成员,于是直接将尤天宇六人拉下水。

  尤天宇六人脸露为难,在暗中不断以神识交流。

  “怎么办,执法队之人真的是奸细要不要对他们出手?”

  “怎么可能,杨兴升那人什么德行你会看不出来,以他那脑子做了奸细早被挖掘出来了,哪能等到现在。”

  “不错,我估计是上面的争斗我们这边处在了弱势,杨兴升被当做了弃子,没看从刚才开始他就在不断联系人却始终联系不上吗?”

  “我们还是出手吧,能直接给杨兴升他们扣上奸细罪名,我们若不出手真有可能被当做同伙处置。”

  “出手吧,不过我们只进行牵制,不用太拼命,危险的事情让茅瑞他们去做就好。”尤天宇在最终进行了总结。

  六人在短时间商量完毕,也不墨迹,立刻分散开来将执法队包围起来,尤天宇为了表现自己等人出力了,还将领地阵法给开启,大大增加了执法队之人逃跑的难度。

  “混蛋,尤天宇你们想做什么,我们是来帮你们的,不是什么奸细。”

  “赶紧将阵法关闭,别怪我们不客气。”

  执法队之人直接怒骂出声,对尤天宇他们的恨意甚至超过了茅瑞他们。

  实在是尤天宇他们这种墙头草行为太过可耻了,前一刻还是你的伙伴,下一瞬间就拿刀子捅向你们。

  不过执法队之人虽被包围,但并不如何惊慌,不管是茅瑞一行人还是尤天宇等人,当中都没有金丹期修士,而他们的队长确是实实在在的金丹初期。

  只要队长带着他们突围出去找到私下让他们过来的长老,奸细之嫌可立即洗清。

  杨兴升已经不再联系长老了,将目光看向了朝自己走来的茅瑞。这么多次都联系不上,只能说明对方那边发生了意外,联系被屏蔽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