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脉修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零九章:权势纠葛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从茅瑞发起反攻开始,时间已经过去七天,只攻陷了十三个领地。

  其实茅瑞侵略的速度并不慢,不管是谁都是在很短时间就解决掉了,慢就慢在时候收拾和前往下一个领地的途中。

  收拾就不用说了,偌大一个领地,要把尸体、建筑材料、植被等搬走不是动动嘴皮子就好。

  赶路方面虽有巨舟代步,可那些分散开来进行收拾的凡人汇集起来就需要不少时间,再加上天元阁势力范围真的很大,这都已经按照曹玲挑选出来的最短路线在前进了,巨舟速度也达到了最高。

  当然,茅瑞对此并不着急,在这期间人可能跑了,但是领地就在哪摆着,伤不到人也能把他们领地毁了。

  “茅瑞前辈,惹事带上我呀。”巨舟飞行途径一个不相干的领地时,一声呼喊从领地之上传来。

  不听这声音,不去看长相,光是这称呼,茅瑞就知道除了赵星儿没别人了。

  不过当茅瑞转过头目光望去的时候,还是有点小错愕,喊话之人是赵星儿没错,但他旁边还跟着水文斌,两人此刻正朝着巨舟飞来。

  茅瑞阻止了即将动手的郝夏等人,让两人来到了巨舟之上。

  “水文斌见过茅师兄,和各位师兄师姐。”赵星儿上船后表现相当随意,不像水文斌有模有样的给众人行了个大礼。

  在这几天,对天元阁有了简单了解的同时,水文斌也顺势打听了一番茅瑞这个人,有对茅瑞称赞的,也有不屑辱骂之人,但不管说什么都,有一点是所有人都认可的,那就是茅瑞的实力。

  哪怕嘴上再怎么看不起茅瑞这人,但说到茅瑞实力,只要见识过茅瑞的,没人敢说个不字。

  这让水文斌非常惊讶,想不到随便认识一个人,在宗门内就有这么大的影响力,更加坚定了要与之交好之心,也因此找上了和茅瑞关系不错的赵星儿。

  大家都是同阶新人,本应有诸多共同话语才对,可没一会水文斌就发现这个叫赵星儿的家伙就是一个茅瑞的崇拜者,对茅瑞祸害过得事迹推崇至极。

  水文斌就纳闷了,小小年纪学人家什么不好,非得学茅瑞祸害人的手段,真应了那句古话:好的不学学坏的。

  本来今日水文斌正在赵星儿那作客,继续增进两人之间的感情,结果一大早就被赵星儿拉着来到领地边缘等待即将路过的茅瑞。

  “我要做的事情想必你们也是有所了解,势必会招到很对人的报复,其中不乏一些宗门高层,确定要跟随吗,可曾想好了?现在下船可还来得及。”茅瑞也不废话,直接与两人讲明了利害关系。

  茅瑞这可不是危言耸听,谁知道是不是两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一时冲动上了自己这艘贼船,还是讲清楚比较好。

  “当然了,我来诸天大界,甚至加入到天元阁,就是为了跟着你大杀四方的。”赵星儿想也不想直接表态。

  像赵星儿这种对自己无脑的崇拜,茅瑞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将目光看向了水文斌。

  看的出来,水文斌还是很犹豫的,不是特别愿意参与到这种纷争中来。

  “还有半个时辰才到下个领地,在那之前你有充足的考虑时间。”茅瑞也不做逼迫,让水文斌自己做选择。

  说实话对于两人是否加入,茅瑞毫不在意,哪怕两人都是比较优秀的宗门新人,一个是被提前录取的,一个是各大宗门竞相争取的,茅瑞对自身有足够的自信。

  他相信自己可以解决所有,可能有人觉得茅瑞这是自大,是自负,可那又如何?

  不管是自大还是自负,前提是必须拥有过硬的实力,这并不是茅瑞或缺的。

  水文斌还在挣扎,他的内心告诉他不该趟这浑水,自己才刚来到诸天大界,并被天元阁提前招收,安安稳稳的修炼,大好前途等着他。

  可他感性的一面也在跟他述说,只要现在从这艘船上下去,一辈子都别想和眼前这群人交好。

  不是想要和茅瑞攀上关系吗?站在这里与他们同进退,直接就会成为他们这个圈子的人。

  水文斌看了眼赵星儿,想到若是自己直接退出,不仅攀不上茅瑞这个关系,恐怕这几天在赵星儿这花费的努力都会白费。

  思来想去,在内心挣扎良久,最终一咬牙,选择了留下。

  安安稳稳发展下去固然能走到自己想要的地位,但然后呢?有时候搏一把得到可能的会更多。水文斌就打算搏一把,博输了宗门地位受到影响,会被诸多弟子欺凌。博赢了那前途无限风光,资源拿到手软。

  ......

  天元阁主殿之中,今日没有任何重要会议,可缺坐满了执事、长老。

  阁主庄寒坐于主座,下首是邋遢老者、廉渡、以及之前从未露过面的第三位副阁主苏文弘。

  说起苏文弘,前段时间廉渡和邋遢老者两人向后闭关,那时候庄寒才刚上位没多久,可以说宗门内的事务一直是他一个人在处理。

  等到廉渡他们出关,庄寒坐稳了阁主之位,苏文弘这才离开宗门四处游历,半个月前才刚回来。

  还是幼童时期就加入了天元阁,可以说是天元阁给了苏文弘一切,而苏文弘也以自己的忠心来回报宗门。

  这次游历,还带了三个孩子回来,都是天赋极佳的好苗子,一个特殊体质,一个具有天生天赋,最后一个悟性极高任何术法可谓一学就会。

  苏文弘无妻无子,亦无任何门人,在宗门内也不拉帮结派,本来对于茅瑞他们之间的争斗不感兴趣的,若不是庄寒私下告诉他宗门内几大派系的格局可能会发生变化,都不会前来。

  庄寒早就想将这些派系进行整顿了,作为一宗之主怎么能够容忍手下之人不听管教呢?正好借着茅瑞他们这次纷争,将所有参与的高层们控制起来。

  唯一让庄寒有点担心的就是廉渡了,廉渡也是无妻无子,更是懒得理会派系之间的争斗,可是这次事关他的弟子,庄寒很担心廉渡会在无意中破坏自己的计划。此事又不好提前透露,只好找到刚回宗的苏文弘相助。

  至于邋遢老者,这尊大神庄寒可不敢去管,对方不来管他庄寒都要谢天谢地了。

  庄寒自从接管阁主之位开始就始终在怀疑,邋遢老者会不会就是隐匿起来的那群老家伙派来监督自己的。

  在天元阁内阁主可不是最高领导,实际上还有一大群可对阁主直接发号施令的老家伙在,只不过除了庄寒和邋遢老者外,其他人并不知道而已。

  主殿内不少人正在如何处置茅瑞展开激烈讨论,参与者都是与进攻茅瑞领地之人有联系的长老和执事,那群人基本是他们的晚辈。

  茅瑞敢对他们晚辈出手,这可无法忍受。

  庄寒始终一言不发,看了眼茅瑞那艘巨舟的投影,又看了看来到主殿后没说过一句话的廉渡,心中觉得奇怪。

  据他了解,廉渡是个十分护短的性格,怎么可能不去反驳?难不成是觉得对方人多势众,自知不是对手,将茅瑞放弃了吗?

  庄寒对廉渡行为十分不解,在内心不断揣摩着。

  “为什么这个领地中会出现执法队弟子?哪位长老能够告诉我这支执法队谁派遣出去的?”始终沉默的廉渡终于发话了。

  投影画面之中,茅瑞一行人已经来到了第十四个领地内,这个领地内不仅有五个进攻过茅瑞领地的宗门弟子在,还有一支执法队成员在那等候。

  两名长老相视一眼,嘴角露出冷笑,丝毫没有回答廉渡的意思。

  这支执法队成员就是他们两人派遣的,目的是将茅瑞及其同伙缉拿。

  你廉渡是副阁主又如何?不过是个半路加入之人,挂名的散人尔,如何能与他们这种掌握了宗门权势的长老进行抗衡?

  两位长老不仅没有回答廉渡的意思,更是有点看不起廉渡这个副阁主。

  别说廉渡这个副阁主了,苏文弘和邋遢老者这另外两个副阁主他们也没放在眼里,三个副阁主每一个喜欢玩弄权术的,阁主又是新立不久,整个宗门大权基本掌握在他们这些当长老的手上,想怎么样还不是他们说了算?

  “既然没人说话,是代表无人派遣这支执法队是吧?”廉渡环视一圈,两位长老的不屑、冷笑自然没能逃过他的法眼,只不过当做没看见而已。

  两位长老继续冷笑,我们就不说话,你还能那我们怎样?

  廉渡问后依旧无人答话,廉渡也没多说什么,而是拿出副阁主身份令牌,给茅瑞传讯说道:“茅瑞,你面前这支执法队,没经过任何一名长老允许而擅自出动,我怀疑他们是其他宗门派来危害天元阁弟子生命的奸细。我以副阁主的身份命令,你和身边之人将这支执法队捉拿,如遇反抗,允许你当场击杀。”

  廉渡是直接对着身份令牌说话的,故此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庄寒眼睛当即就是一亮:好家伙,在这等着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