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脉修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零八章:两位师兄隔岸观火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禀主人,最新传来的消息,茅瑞师兄再次拿下一个领地,领地内情况和之前是个一样,领地内除了身受重伤的天元阁子弟,无一活口,领地也基本荒废,十几年内都不在适合凡人生活。”

  廉渡洞府之中,一名身穿天元阁亲传弟子服饰之人,单膝跪地低声禀报道。

  此人乃是茅瑞二师兄朱阳平早些年所收益奴仆,地位与冷罪等人一样,只不过在面对朱阳平之时绝不敢向曹玲他们那般随意,整个就是一个标准的奴仆。

  “咱们这师弟还真敢惹事啊,把人打残可以理解,毕竟对方先侵犯了他领地,但是把凡人屠戮一空,还顺手将那群人领地上的花草树木全部搬走,这又是为何啊?”

  朱阳平挥手将奴仆打发,不解的对身边的姜祯问道。

  “他的本命骨火乃是无名业火,杀了凡人能使其壮大,而且三师弟也不是将所有凡人都杀了,据我得到的消息,只要身具灵根者都被他打晕控制了起来。至于带走那些领地上的东西...我想他在经济方面又遇到什么困难了吧。”姜祯根据茅瑞的性格猜测道。

  “还真有可能...”朱阳平想起茅瑞渡劫用光了所有积蓄后,与自己倒卖人族大比急需物品的景象,点头认同了姜祯的观点。

  “那帮愚蠢的家伙,三师弟只是离开了宗门一段时间,自以为是的联合所有仇视他之人进攻他领地,殊不知他的报复心可是很重的...”

  朱阳平正要急需述说下去,刚离去的奴仆又回来了。

  “又有什么新的消息了?”朱阳平也不在意话语被打断,悠闲的问道。

  “派出去查探情报的探子,就在不久前被...被茅瑞师兄误杀了。”奴仆将头低的很低,声音也十分微弱的说道。

  是实话就连朱阳平奴仆也觉得此事十分憋屈,那个查探之人站的远远的,只是在领地外面观望,结果还被茅瑞给杀了,这找谁说理去。

  “再派一个过去吧,提醒他,只要茅瑞靠近立刻禀明身份。”朱阳平愣了好半晌,最后苦笑着说道。

  一旁的姜祯放下传讯法器,面色古怪,踌躇了一下似在组织语言,片刻后同样苦笑着说道:“不知你一个探子被杀,凡是在茅瑞前进路线周围出现并没有宗门弟子身份的人,全被杀了,绝大部分都是其他人派出来查探茅瑞实力的探子。”

  “师兄你怎么知道的?”朱阳平好奇,既然所有探子都被杀了,按理说姜祯派出去的人不可能幸免才对,姜祯顶多知道自己人被杀的消息,关于其他人的又是从何得知?

  被朱阳平这么一问,姜祯面色更为古怪了,不过还是解释道:“我那探子,今天早上起来吃东西吃坏了肚子,茅瑞解决第四个领地之后,跑到附近解决去了,没有跟上...等他回去发现其他探子都死了,茅瑞的人正在那收拾尸体。”

  朱阳平听后哭笑不得,那家伙命可真大,闹肚子闹的太是时候了。

  “不行,我得给茅瑞吱一声,总共也就培养了三个探子,可别全死在茅瑞手上。”

  朱阳平说着拿出传讯法器与茅瑞进行联络。

  “帮我也说一声,我懒得跟他说话了。”姜祯补充了一句。

  “二师兄有事?”传讯法器中传来茅瑞的声音。

  好在这是宗门之内,距离不算远,还能进行语音通话,若是两人相距远一点就只能以文字形式聊天了,再远点那就连消息都收不到。

  朱阳平:“师弟啊,你是不是正在收拾前段时间进攻你领地的家伙?”

  “二师兄你要来帮忙吗?太客气了,我自己能够解决。对了,还没谢你前段时间帮我伙伴脱困的事情。”从传讯法器中传出的声音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不要脸。

  曹玲站在茅瑞身旁,听到茅瑞说的是伙伴而不是奴仆或手下,心中有点小涟漪。

  朱阳平拿着传讯法器沉默了片刻后说道:“我没打算要帮忙,我找你只是想告诉你,我派了个探子过去,你之前已经杀了一个,这个别给我杀了,还有大师兄也有个探子。”

  这句话说完后,茅瑞那边一直没回话,过了半天后才传来一段文字:师兄啊,距离有点远了呢,你刚才说了什么,我没听清啊。

  刚开始朱阳平还真信了,用神识写了一半消息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把将手中的传讯法器给扔了,怒骂道:“远你个鬼,乃乃的,我是用身份令牌给你传消息的,在宗门范围内都不会受到任何阻碍好不好。”

  朱阳平真被茅瑞气炸了,这几个意思呀,跟他玩这套。

  “行了,他是听到了你刚才说的话,只是不想承认杀了你一个探子而已,刚才若是回消息,就真被他耍的没变了。”姜祯在旁苦笑着劝慰。

  朱阳平捡起身份令牌,过了好久这口气都没消。

  “对了,茅瑞这次动作搞得这么大,宗门那些高层不会找借口给他治罪吧?毕竟他得罪的人中,有好多都是有点背景的。若是联合起来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啊。”生气归生气,朱阳平仍旧为茅瑞担心道。

  “你以为咱们师尊出去是干嘛了?”对于朱阳平的担心,姜祯倒是丝毫不在意。

  “师尊虽说是副阁主,但几个长老联合起来恐怕也顶不住压力吧,到时候也只能将茅瑞交给他们处理,顶多帮茅瑞减轻点惩罚。”朱阳平依旧担心不减。

  怎么说也在天元阁混了十多年了,对宗门内存在的某些阴暗面也算了解不少,朱阳平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

  “你入门时间比较晚,可能并不知道咱们师尊是在进入大乘期后才加入天元阁当副阁主的,在那之前,他只是一名为了壮大《焚天化骨决》而努力的散修。所以在他眼中,天元阁可没有我们这些弟子来的重要。”姜祯笑着说道。

  朱阳平眼神有了变化,这些事他还真不知道。

  不过散修也好,对宗门的归属感必定没有那些被宗门从小培养成为宗门高层的人来的有归属感,当弟子和宗门发生矛盾的时候,必定会选择弟子,哪怕和宗门对立也会在所不惜。

  别人可能会在此事上衡量,但相信肯定廉渡不会,毕竟十几年的师徒了,朱阳平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话说,三十年左右一次的序列选拔快开始了,朱师弟会参与吧?”姜祯话题一转,有点严肃的说道。

  “到时候再说吧,序列可不是那么好当的,盯着的人多着呢。就那些查探茅瑞实力的探子背后之人,我敢肯定十个里面有七个对序列有所念想,并有实力争夺的。”朱阳平对此事还未下定决心,摇摆不定的说道。

  “这倒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也就对序列感兴趣的人会比较敏感,宗门内发生点芝麻大的小事都要调查清楚。”姜祯认同的点头说道。

  “师兄是序列吗?”朱阳平不想再说自己,转而询问起了姜祯。

  “序列的选拔并没有一个准确的时间,选拔开始的时候我正好在外执行长期任务,等我回来序列也已经选完。当初虽有不少错过或者没被选上之人将修为压制着不进入金丹期,准备等上三十年参加下一届序列。可我懒得等了,半年后直接突破到了金丹期。”姜祯摇头说道。

  “师兄乃是由大魄力之人,换做是我未必能做出这个决定。不知道茅瑞师弟会如何选择。”

  “他?他现在知不知道有序列这么一回事都是个问题呢。”

  “师兄你别这么诚实啊,三师弟知道了多伤心啊。话说师兄怎么会放心郝夏给茅瑞送巨舟,他现在可经受不起接下来需要面对的报复。”说了这么多,朱阳平将心中最初的疑惑说了出来。

  茅瑞这是要去踩脸,不仅踩那些敢在他不在期间进攻他领地的人,更是连那些家伙身后的某些宗门高层的脸一起踩,踩的时候是爽,可随后将要面对所有被踩脸之人的报复。这也是为何明知师弟有事,朱阳平和姜祯两个当师兄的没有出面的原因。

  一是相信以茅瑞的能力可以应付,二是留个后手,万一茅瑞真的应付不过来,他们两个再出面也不迟。

  可郝夏不同啊,以他目前的修为,还无法应付这些,只会增添麻烦而已。

  “我也不想啊,师尊同意的。再说了茅瑞他也不傻,不会给郝夏直接参与的机会,顶多就是在旁打打下手。”姜祯也是对此比较无奈,同时对廉渡的决定感到不解。

  即便想要锻炼郝夏,可这难度是不是太大了点,完全可以找一些后果在郝夏承受范围内的事情去锻炼。

  “怕就怕茅瑞那小子犯浑,或者郝夏劲头上来了拦不住,过于深入的参与了进去。

  “看吧,既然师尊同意让郝夏参与进去,想必是有我们不理解的深意在其中。”

  “说的也是,到时候哪怕出事了,就让师尊定在最前面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