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特工皇后:陛下请自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9章:木已成舟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秦薇薇!”厉稷咬牙,死死盯着这个口出狂言的女人,厉峥衍见势直接拦在了秦薇薇跟前,冷言道:“皇上,微臣心中意宁亲王。太子无德无才,仅凭外面那个女人?皇上,是否想的太好了。”

  “厉峥衍!”厉稷气不打一处来,他们两个又怎么知道现在,“你们两个只知道现在局面,又可曾知道,楼月虽然是皇后的母国,可是楼月一直虎视眈眈!若非皇后在这里,我们与楼月也有一场大战!”

  “这点,微臣当然知道。”厉峥衍征战南北整整五年,大周地处肥沃,多少国家垂涎,有他厉峥衍坐镇,把这些人都给吓破了胆。按照厉稷的意思,便是有这个和楼月血缘的皇帝在,楼月便不会做手脚了?

  按照他的调查,楼月一直在休养,他们在储存兵力的过程中,不断训练士兵,这就是他们楼月。

  这些年也抓了不少的细作,一个有野心的人,从来都不会顾及血亲。

  “皇上怕是不知道,上回中秋的那人,就是楼月的细作。”秦薇薇冷哼一声。

  “什么!”厉稷回忆起那个刺客的事情,这才惊觉想起,这个刺客是被草草了事的。他身为一个皇帝,竟然被这么敷衍了过去。

  “皇上,只怕在大周境内的不止这一个,有的更是皇上看不见,发现不了的。”秦薇薇脾气上来,厉峥衍想拦都拦不住。不过这也是真话,厉峥衍虽然气恼父母丢弃了他,不过国家被一个狼子野心的给吞并了,这点厉峥衍绝对不允许。

  秦薇薇还没有说完,她看一眼门外,沈凤君就在外面等着,她可没有这么好心顺了她的意思。秦薇薇道:“皇上,自古有贤能者才能上位。皇上也是勤政爱民的贤能者。外面那位,父亲贪污受贿,自己在成亲前夕还去勾引了别的男子,而丈夫更是称不上贤能。皇上,您也听信了流传,您是否真的检查过,凤麟真假?”

  “凤麟还能有假?”厉稷也迷茫了,从来都听信这个,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这种事情还能有假的。

  厉峥衍把秦薇薇拉起来,不让他继续跪着,他道:“皇上,微臣出自天剑江湖,这点皇上比任何人都清楚。连师父都没有见过凤麟真正的样子,听别人一句话,就有了?”

  这还是厉峥衍第一次在厉稷面前提这件事情,他兴奋之余,脸上满是笑意,嘴上一直喃喃叫着峥衍,峥衍。

  秦薇薇都在想,皇帝不会是傻了吧,这又是怎么了?

  厉峥衍握着秦薇薇的手,似乎是在安抚她。

  厉稷猛然反应过来,道:“宣太子妃进来!”

  贺万青一直守在门口,听见这话,连忙让远远等着的沈凤君进去。

  沈凤君在门口站了许久了,这回终于等着了,她心中焦急,连忙进去,刚一进去直接错愕,连行礼都是半晌之后才反应过来的,“儿媳叩见父皇。”

  “起来吧。”厉稷沉声道。

  “皇上,您和太子妃还有家世,臣女和夫君不便逗留,先行告退。”秦薇薇没兴趣吃这个瓜,反正是假的,怎么做戏都是看。

  厉稷可不会让他们这么轻易离开,他道:“不急,你二人先等一会。”

  “太子妃,你初入东宫,过的可还习惯。”厉稷先问了这么一句。

  沈凤君脸颊微红,道:“儿媳一切都好。”

  “把你背上的胎记,给朕和左相夫妇看看。”厉稷直言,冷眸盯着沈凤君,全然没有方才那样的柔情。

  “什么!”沈凤君完全惊呆,捂着颈项上的胎记,“这种私密的地方,怎么能给别的男人看?”

  “秦薇薇,你去看看。”厉稷直接指了秦薇薇,方才大放厥词,这下总不会胆怯了去。

  秦薇薇也不含糊,三两步就上前,神色冰冷也不和她多做言语,掰开她的手腕就拉开衣领一看。

  “你无礼!!!”沈凤君狠狠咬牙,秦薇薇好大的胆子。

  “我可是奉了皇上的命令,太子妃莫非是要抗旨不尊?”秦薇薇轻巧一句话,就把她说的不敢说半句。

  沈凤君紧咬贝齿,这种屈辱的一刻她记住了,总有一天,会讨回来的!

  沈凤君的胎记在第七颈椎处,这个位置恰巧别衣领遮住了,再加上头发很难被人看见,可以说隐藏的不错。

  这个颜色呈现暗红色,是胎记的颜色,不过凤尾和凤头确是有些的怪异,这两处无变化,胎记是随着年岁的增加的慢慢变大,和江湖上流传的图案也不一样。更诡异的是颜色和周围的颜色也有出入。

  是那种暗沉,死气无光的暗红色,比周围皮肤要深的多了。

  秦薇薇已经可以断定了。

  “太子妃,你家人,看来在你刚出生的时候,就给你找了纹身师傅啊。”秦薇薇放下了她的衣领,直接退回到厉峥衍边上。

  “你莫要信口雌黄!”沈凤君已经处于暴怒的边缘,若没有皇帝和厉峥衍在这里,沈凤君一定去撕了她!

  沈凤君大概忘记了,她的武功没有自己好,撕不过她。

  “好了,太子妃,你来应当是来谢恩的,东宫也该学着料理家务,先回去吧。”厉稷觉得厌烦无比,他见识过秦薇薇医术,相信秦薇薇不会有偏差。

  “父皇,莫要听这个妖妇信口雌黄!”沈凤君连忙跪了下来,磕了三个响头。

  秦薇薇生平最是厌恶这种卖惨的,讲道理,卖惨也卖不出什么东西呀。

  “贺万青。”厉稷听得厌烦,贺万青立刻上来了,带了两个宫女进来,愣是把太子妃给请了出去。

  “秦薇薇,把你检查的结果说说。”厉稷现在只觉得有些心累。

  秦薇薇福身,道:“胎记是会随着年月慢慢变化,她的胎记与坊间流传,其他都已经变化了,唯有凤头凤尾处没有变化,这两处颜色深沉,分明是找人刺青上去的!”

  “真是这样?”厉稷已经无心想其他了,婚定了十几年,现在也成婚了,木已成舟,“罢了,你二人先回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