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特工皇后:陛下请自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8章:大红包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马车一路到了东华门。

  门口负责登记的杨姑姑见秦薇薇比往日更是尊敬不少,特别是边上还跟着厉峥衍,杨姑姑老脸都能笑出褶子了,她道:“左相,夫人,新婚大喜。老奴恭贺二位,情意绵绵无断绝。”

  “多谢。”秦薇薇轻描淡写一句,厉峥衍却拿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红包,递给了杨姑姑几封,他道:“姑姑,也是大喜,就当分给各位喜气,劳驾姑姑分给在这里各位。”

  这话这些侍卫听得一清二楚,不由自主露出了欣喜之色。都说左相人好,他们感受到了左相的丰功伟绩,但是从来没有哪个大人这么好,就连路过的不熟的都会给红包。

  等厉峥衍他们走远了,杨姑姑和侍卫们都悄悄打开了红纸包,其中一个倒吸一口气,“一文钱,我的天,这……?”

  这也好意思拿出来?

  侍卫拿着这个红纸包就像是吃了屎一样的表情,他悄悄问另外一个,道:“你这里头有多少钱?”

  那侍卫道:“十两银票,左相出手可真是大方。”

  “这……我只有一文钱!”侍卫都快吐血了。

  还有一个也凑了过来,道:“我这没有钱。”

  两人也奇怪着,道:“你这没有钱,这空纸包也好意思发啊。”

  “不不不,”那人连忙澄清,拿出一张条子,道:“是凌云楼的免费酒菜一桌,拿着这个条子去,不管多少人,这顿全都免费。”

  还能有这样的事情?

  连杨姑姑也惊讶了,这种红包真是匪夷所思。

  不亏是秦家,果然是财大气粗。

  秦薇薇他们一路过去,发了不少红包,等到了贺万青那里,拿出了一个早已准备好的最大的红包,厉峥衍要给他,贺万青却笑了笑。

  贺万青道:“左相,您这是和老奴客气,老奴可不能收。”

  秦薇薇道:“贺公公,一路上我们可都是派发了红包来的。这也是我们夫妻的喜气,你给沾沾,也是我们的喜气分给你一些,您也可以享福呀。”

  “这老奴倒是不好意思不收了。”贺万青笑着,这才接下了这个红包,躬身道:“皇上一早就在等二位了,快请进去。”

  秦薇薇和厉峥衍两人进去,贺万青照旧招手,将里头伺候的宫女太监全都遣散出来。秦薇薇的的还观望四周,之前就听说了厉峥衍去的觐见的时候,皇帝会把宫女太监都遣散,原来都是真的。

  等两人进去了,贺万青也好奇,将这封薄薄的的红纸包到角落打开一看,吓得眼珠都快掉下来了,这可是足足白银一千两的银票。

  这钱收的,退都退不回去,若是让皇上知道了,还指不定怎么说呢。

  这还是秦薇薇第一次来东暖阁这种地方,一般来说女眷是不能进来的,就连妃子也只有最得宠的妃子才能来。

  这个地方外门女眷总共来过两人,一是秦薇薇,二就是秦薇薇的母亲红百合。

  不过这件事情,秦薇薇就不知道了。

  东暖阁摆放的很有皇家威严,哪怕秦家的书房都没有这里来的华丽。四处看上去都是皇家仪态,所有东西用的也是贡品。

  厉稷正在埋头批阅奏折,外面有两人进来,跪下道:“臣厉峥衍叩见皇上。”

  “臣女秦薇薇叩见皇上。”

  “快起来。”厉稷连忙叫两人起来,他是没有注意,若是注意到了,可舍不得让厉峥衍跪下。

  厉峥衍起来的时候抬手扶了秦薇薇一把,两人恩爱的样子让厉稷也是欣慰。

  多年来再次见到这个儿子,担心的问题终于解决了。

  厉稷道:“看见你夫妻二人琴瑟和谐,朕也就放心了。”

  秦薇薇好像是重新认识了厉稷一番,她从来都没有想到,在大周这个亲情淡薄的地方,厉稷竟然还会如此有情。

  厉峥衍道:“是内人好。皇上,微臣和内人是来谢恩的。”

  “这些虚的就放一边去。”厉稷的最是厌恶厉峥衍说这些见外的话,他道:“昨天夜里异象,你二人听见没有?”

  厉峥衍躬身,也没说话。

  秦薇薇先是道:“皇上,莫非皇上相信江湖上传言?”

  “朕原本也是不信的。现在看来……”厉稷若有所思,彩凤从未出现在世上过,从来只出现在神话传说里。如今自己亲眼所见,厉稷毕竟也是皇家,也有钦天监,他道:“不得不信,就连钦天监也说,昨日是彩凤贺喜,上天异象,有新君王即将临世。”

  新的君王……

  这皇帝还健在,身体也好,钦天监说这话,怕是不要命了吧。

  厉峥衍难得关怀的,道:“皇上身体康健,新的君王即使临世,应当也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朕原本不喜欢太子,也知道太子无能,好大喜功。一直没有把事情交托给太子,各中原因,你们二人应该也能体会。”厉稷在说的时候,不觉有些心酸,随着时间渐渐推移,他也逐渐感觉到力不从心。

  秦薇薇对厉稷说的话的有些的看不懂,皇帝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让峥衍做些什么事情。

  “峥衍,若是太子当了皇帝,你会选择做什么?”厉稷忽然明白问出了这句话,他原本在心中打好了无数腹稿,后来一想,还不如明着说好。

  厉峥衍才和秦薇薇说过这个问题,他很是明确,道:“辞官,归隐,大周一切与微臣不相干。”

  “这江山,可是你打下来的。”厉稷旁敲侧击,这江山有几次差点灭了,都是厉峥衍的功劳。

  “与我无关。”厉峥衍说的很淡,百姓生老病死是常事,既然有了秦薇薇,什么事情都不管他的事情。

  这种事情,若是碰上了帝王,帝王分分钟就砍了你的头。可是两个人的关系太过匪夷所思,令人意想不到。

  厉稷也没有办法,道:“你这样想,便这样想吧,”

  厉稷始终对他有所亏欠,无论厉峥衍作出怎么样的选择,都不会怪他。

  外头敲了门,贺万青轻轻说道:“皇上,太子妃求见。”

  沈凤君来了?秦薇薇心中升起一计,跪下道:“皇上,有句话叫做人定胜天,既然皇上知道太子无德,一个无德的人,百姓如何安居乐业。仅仅凭着一句话就下判断,皇上,你有是否真的去验证过那个凤麟?”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