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特工皇后:陛下请自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7章:闺房趣事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东宫,新晋太子妃刚去了正殿,厉恣凛的一众侍妾就来和沈凤君请安。

  沈凤君手里端着茶盏,差点喷了出来。

  从前的没有了解过,只知道厉恣凛好色,没想到他竟然如此好色!

  这些侍妾,不多不少正好十个。都是没有封号的,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脸上极度讨好,对着沈凤君恭维之极。

  为什么没有封号,就是因为太子还没有娶亲,可以先纳侍妾,等太子妃进宫,再一一主持,维持正宫的位置。

  “各位妹妹请起。”沈凤君的脸都绿了。

  一群莺莺燕燕都起来,有什么好话就说什么好话,一个说太子妃真是好看,另一个说太子妃衣服好,皮肤好,什么都有。

  沈凤君听得头大,脸上依然保持着笑容,她低声问陪嫁侍女彩月,道:“太子去哪儿了?”

  彩月道:“太子殿下一早便去皇上那里了。”

  “他算是勤勉。”沈凤君不着边际哼了一声,只要他不出去,怎么样都行。

  一想到昨天夜里颠鸾倒凤,沈凤君脸都羞红了,一晚上已是不知道翻云覆雨几次,初为人妇的沈凤君差点吃不消。

  只是末了厉恣凛背对着自己沉沉睡去,让沈凤君心里不觉有些失落。

  她也打起精神,不能把时间浪费在这些侍妾身上,想要这时候就得到名份?

  做梦!

  至少要知道,哪些人忠心于她,才能一个个慢慢来。

  沈凤君道:“彩月,陪本宫去重华宫,先参拜母后。”

  “太子妃殿下。”侍妾们着急了,连忙冲了上去。

  要知道在这皇宫里,她们的位置只比宫女高一些。只能和普通女官比,当然想要一个名份。

  沈凤君似乎很累的样子,挥手道:“各位妹妹先回去,好好休息。今日本宫要先去拜见母后,咱们来日方长。”

  “太子妃殿下。”一群侍妾连忙追了上去,沈凤君走的快,她身后的宫女太监们速度更快,一下就把这群宫女太监给拦住了。

  太监们好一顿打发,才把她们给打发走。

  重华宫,昔日宫女太监们看见沈凤君更是尊敬,这可是名正言顺的太子妃,一个个殷勤的很。

  她们叫太子妃很是殷勤,沈凤君只点头就进去了,根本没有多看这些人一眼。

  与桑兰亲近的大宫女奇怪的问了桑兰一声, 道:“姐姐,我倒是觉得,太子妃与往日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桑兰也觉察到了几分,道:“毕竟人家现在是太子妃,正儿八经的主子,和往常的当然不一样。”

  宫女似懂非懂,索性是皇后身边的,也不是东宫,没有什么太大的阻碍。

  “儿媳给母后请安。”沈凤君盈盈落座,她嘴角噙着笑,比往日更是殷勤不少。

  楼兰淳也看见了昨夜的异象,心中高兴极了,她抬手道:“快起来,赐座。”

  “谢母后。”沈凤君如今装扮都比过往华丽不少,毕竟是太子妃。厉恣凛向来喜爱奢华,所赐下的珠宝不在少数。沈凤君虽然是右相千金,从小都是荣华富贵,到底不能和宫里比,这样一来,虚荣心更是满足了。

  “太子一早就被你父皇叫走了,你父皇吩咐了他一些事情做,听说是监察河道。也好,托你的福,皇儿现在也有出息了。”楼兰淳心里高兴不止是因为异象,还有因为厉稷赐下了事情给厉恣凛。

  这才是正经的像一个太子样子。

  “太子现在渐渐忙碌,不能陪着母后,日后就由凤君陪着母后。”沈凤君面上谦虚,心里得意极了。厉峥衍,你不娶我,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楼兰淳平日都是享乐,管理后妃示威,她也不用沈凤君陪着,道:“听说今日秦家那丫头和左相也要来宫中谢恩,你也去找你父皇。省得你父皇一天到晚都盯着那一头。明明不是皇子,仗着点能力,一点恩宠就作威作福了。”

  “儿媳明白。儿媳这就去给父皇请安。”沈凤君心中暗想,厉峥衍,秦薇薇,如今我要看你笑话!

  厉府马车备下,车里两人也不急着谢恩,让马车慢慢走着。车上有些 瓜果点心,还有一些书籍能看,秦薇薇道:“我听说今日皇帝便委托事情给厉恣凛了?”

  “是河道清理。皇城主要河道是一条,分散其他周围小河道。总归是会流向城外主河道的。”厉峥衍翻过一页,这件事情一早就来报了。

  事情不大,但也不算小。

  想当年厉稷当皇子的时候,先皇有意培养也先从河道、督台这些做起。

  秦薇薇手里是一把折扇,女儿家用的檀木片的香扇。进宫不能带武器,赤手空拳就是武器,手里这把扇子也可以作为武器。她想着半天,道:“这人可不地道,怎么样,要不要想法子使绊子?”

  “你怎么想?”厉峥衍也来了兴趣,他对厉恣凛这个同胞长兄着实没有好感。若是把他拉下太子位置,把厉远新扶持上位倒是个不错的抉择。

  秦薇薇先是问了一句,道:“若是厉恣凛当皇帝,你怎么样?”

  “我在缅青还有一些生意,大小钱也足够你挥霍不少。我辞官,咱们去周游列国,去吐谷骑马,烤羊肉去。”厉峥衍忽然看秦薇薇,眼里满是打趣,道:“你要是把钱都花光了,我去放羊,你卖羊肉串去。”

  “去你的。”秦薇薇哈哈大笑,她直接捶打厉峥衍的胸口,道:“诶诶,你有没有派人打听昨天晚上另一边的闺房趣事?”

  厉峥衍面色一青,“你打听这个做什么?”

  “八卦啊!女人就好这口。”秦薇薇边说,自己还抱着厉峥衍的手不断撒娇,“哎呀,相公,好相公,你快说说嘛。”

  厉峥衍面上不好看,他还真打听了,缓缓道:“若是换了常规来说,厉恣凛昨天夜里对沈凤君当真是温柔。和那些侍妾比起来,好了太多,不过最后有些粗暴。”

  秦薇薇不觉有些嫌弃,拿袖子掩面,“咦,他不是有些不好的癖好吧。”

  “这我就不知道了。”厉峥衍继续看书。

  秦薇薇突发奇想,道:“你猜,厉恣凛会宠幸沈凤君几天?然后再也不管她了?”

  “昨天?”

  “不是吧?放着美女不去?”

  “咱们晚上可以去看看。”厉峥衍忽然对秦薇薇眨眨眼睛,秦薇薇心脏猛然受了重击,我靠!这嫁了个啥老公!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