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民国之谜图武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零五章 好事成双(二)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好不容易挨了一个时辰,林二妹之前借口做老母鸡汤,就在厨房拖延着时间,免得父亲发现端倪。

  她看父亲已经睡了,于是悄悄摸索到楼上,听见姐姐的房里不再有动静,她使劲的推门,门却反锁了,不得已又从那缝隙往里观看,却见他们二人已经呼呼大睡,这药力真是强劲,自己也有些后悔,无非是看了李师兄他们恩宠蓝笙师妹,听见他们那犹如打趣似的话语,就以为他们在讽刺自己……为什么想要教训蓝笙呢?反倒把姐陷在坑里,将来如何面对姐姐?

  姐姐之前几次三番的告诉自己,这怪脾气得改一改了,可是她却不听劝,如今这可如何是好……

  正思量这些事的时候,蓝姑娘开门出来了。她口渴,想到楼下找点水喝。

  走廊里灯光非常的昏暗,她见有人趴着附近一个房间的。门那边,鬼鬼祟祟的。

  蓝笙以为来了一个窃贼,稀奇的是这窃贼竟然没有穿着夜行衣,竟然有人如此胆大妄为,闯进了客栈没有被发现。

  于是,她大步流星的走过去,一把狠狠捉着她的肩膀,将她背过身去,擒住了。

  “你松开手,我是林二妹,你不要抓我!”她使劲挣脱。

  “客栈老板的二闺女,你怎么不回房里休息?在这走廊里鬼鬼祟祟的做什么……”

  蓝笙刚才看见她在那里,偷偷摸摸看着什么,于是走到那里,从她看着这个缝隙往里观看,不料却看见了自己的师兄和她的姐姐躺在一起,甚为差异,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师兄平时不是这个样子的,他从不贪恋女色,也没有跟任何一个人家的小姐发生过关系,而且离开了这几个师兄的房间,跑到这里来,做这种苟且之事,这究竟是怎么了呢?

  蓝笙察言观色的看着林二妹的神情,看见她有一些犹如做贼心虚似的感觉,问题可能就出在她身上,于是连忙掏出腰间携带的匕首,呵斥吓唬她,林二妹便老实实交代了事情的经过。

  “蓝姑娘,你行行好,我姐姐不是那样的人,今天都是受了那药力的影响,否则的话她绝对不会这么做,就算再喜欢的人,她也绝对不会这么做的,你要相信我,你让你的师兄娶了她吧,哪怕做一个小妾。我的姐姐是真喜欢他,跟我说过对他是一见钟情……”她绘声绘色的描述了一番姐姐是如何欣赏李师兄的。

  “你姐姐可真会挑选,她若选择那房里的那三位师兄当中的哪一个,自然会轻松的娶她,可是你知道吗?李师兄,可是我师傅看为重要的人,想要嫁给李师兄,还要经过打擂呢,这是我师傅的要求。你听说过比武招亲吧,就是这个道理。像我和李师兄,都是被师父所要求的人,因此婚恋对方都要师傅满意……”

  林二妹担忧蓝笙如此大声,会惊扰了楼下的父亲,于是连忙告诉她自己的难处,就把这些事情都拜托给蓝姑娘,希望她能做一回好人,给李师兄和姐姐说媒,因为姐姐毕竟是一个好女孩子,她又解释说姐姐比她的品德要好多,姐姐很少去嫉妒别人,知书达理,还常常教导她不要去发乱发脾气。可是自己今天这么做,无非是吃醋了,因为他们的说话她听见了,以为自己远远不如蓝姑娘,被他们当做了笑谈,一气之下所以才会这么做的。

  真是一个傻丫头……蓝笙无可奈何的笑了。

  蓝笙帮着她把门破开,见他们二人迷迷糊糊的状态,没有清醒的意思,蓝笙使劲把李师兄拉了起来给他运功,他半醒,然后扶着他回去休息,等着第二天,他们几个研究看看如何是好。

  ……

  武校。

  夜里,武教员来了,她搬了一张大椅子,就坐在文燕的床边,细心的照料着,等她醒的时候就连忙问,要不要喝水?又扶着她去起夜,照顾她,就像自己的亲姐姐那样,文燕颇为感动。之前把她当做情敌的那些不愉快,逐渐的犹如随风飘散。

  夜半三更之时,文燕却睡不着了,因为在傍晚的时候就一直在休息睡觉,退烧以后,又得到她们的仔细照料,现在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人也越发的清醒起来,有些饥饿难耐,她看见武教员搬着一张凳子睡在床边,真是不忍心去叫她,于是蹑手蹑脚的起来,她自己有功夫,在这武校也相对比较安全,所以也不害怕,打算走到外面厨房那里去找点吃的。

  厨子以前就跟他们说过,有些学员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如果夜里饿了,就到厨房那边去找吃的,厨房那边的门经常是不上锁的,只是有些柜子上了锁,有一些小糕点,就放在没有上锁的柜子里面。他也反复交代过,每个人只能拿一个小盘子里的糕点,多了不许拿。

  文燕已经饥肠辘辘。正当她往厨房方向走的时候,路过一处拐角,却发现练功房仍然灯火通明,是谁在里面?

  她又饿又好奇,看这个地方,还没有到达厨房那里,先看看再说。于是蹑手蹑脚的走到练功房窗户那里,破开窗户纸,往里好奇的张望。

  那耀眼的九浮台闪耀着火光,上面一个人光着脚丫,正在其上,汗水淋漓的飞舞招式。她揉了揉眼睛,借着那火光,仔细打量,原来正是江教员,这么晚了他还在练功,真是让她佩服不已。

  如今的江程,可谓是大有长进,文燕在门外蹑手蹑脚的声音,犹如猫走路,他都听见了,大声道:“谁在外面?!”

  文燕感觉,要么就立刻走,要么就留在这里,刚想快步逃走的时候,门就开了,江程什么时候过来的?难道是飞过来的吗?她诧异不解的回身观看,在月色之下,他穿着白色的练功服,汗水微微,十分英武,却气道:“你在这里有一会儿了,刚才我就知道,你是不是也偷学了我的招式?”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