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盛唐再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5章 想不想做皇商?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焦海清一听,顿时喜道:“我就知道你定然会有办法!怎么个不难法儿?”

  韦仁实说道:“你想不想做官?亦或是做个官商?”

  焦海清一愣。

  韦仁实说道:“皇帝如今有重振十六卫的打算,皇太子和皇太孙也有雄心抱负,他们三人对重振十六卫达成了一致。这意味着,重振十六卫这个决策会连续执行下去。而要重振十六卫,需要不少的投入。眼下藩镇已成桎梏,朝廷的税收被藩镇攫取不少。朝廷缺钱,便更加需要能够替朝廷赚钱的人。这其实是个机会。”

  “这……”焦海清犹豫了一下,道:“我也没有门路啊!”

  “你是不是傻?”韦仁实看了看他,道:“这不是有我么?”

  “你……”焦海清说道:“这等事情,恐怕也不是你说得算的吧。”

  韦仁实说道:“我说了自然不算,不过,渭南的绿菜、玻璃坊的玻璃器、包括水泥,这几样产业里面都有一个占份子要么第一要么第二的人,他是广陵郡王。”

  “这个知道,就是你口中的淳王爷。”焦海清点了点头,说道:“既然你这么说,莫非他便是替朝廷占的份子?”

  韦仁实点了点头,道:“他不仅是个郡王,且还是当今太子的长子,皇帝的长孙。”

  “什么?!”焦海清眼瞪了老大,顿时嘴一哆嗦,颤颤巍巍的道:“什么?什么?!那竟……竟……”

  韦仁实看看他,道:“你这么激动作甚?”

  “激动?如何能不激动!那可是皇长孙!是日后的皇……”焦海清没说完,而是顿了顿,又道:“这自然是个极好的机会,可我要如何做成官商?”

  “皇帝想要组建自己的海外商队。”韦仁实张口说道:“不为朝臣所知的,自己的私人商队。”

  焦海清听韦仁实这么说,心中一想便明白了。

  他对韦仁实说道:“你是想让我来操持这支商队?”

  “皇帝肯定不会自己去操持商队的事务的。”韦仁实理所当然的说道:“我要做的事情太多,自然也不会自己跑去操持。”

  “只是不知道我能否……”焦海清皱起了眉头,说道:“我家最主要的生意虽然是跑海商,但其实大多数海商的事情都是我阿耶在主持。”

  “不会可以学。”韦仁实说道:“呵呵,日后说不定你也会成为一方总督呢?”

  “总督?”焦海清道:“朝廷有这个官职?”

  韦仁实笑着也不解释,而是另言道:“想想吧,既是皇帝的船队,那必然用的是最好的海船,收的是最好的人才,一路谁敢为难?而且,我已经说通陛下,以股份来当做主持海商船队的酬劳。这可是不可多得的机会。”

  焦海清自然明白当中的好处,只是他也有一些顾虑。

  “仁实哥儿,常言道伴君如伴虎,我若是替皇家主持了这船队,那也是伺候皇帝的人了。可我这人你也知道,也是个散漫的家伙,若是万一哪一下犯了龙颜,可就……”

  “皇帝其实也没有那么不好相与。只要你老老实实,没有二心,也不会有什么问题。”韦仁实说道:“而且,我之前也给你说过,建设一支海商船队不是短时间内能办到的事情,所以我才先跟你家的商队合作,一边先打开商品的销路,一边也是学习如何建设一支海商船队。等到学得差不多了,一定会组建一支自己的海外商队。这支船队就是皇帝私人的海商船队。倘若是你来主持,那更是得天独厚,一定利于船队组建。既能顺利组建船队,在皇帝眼里便是功劳。”

  “不过自然,这事儿我只是给你说一声,你若真想留在长安城,可以试试走走这条路子。若是不想,也没有什么。”韦仁实又道。

  “机会难得。我干!”焦海清突然张口说道。

  韦仁实早就知道焦海清平日里看着懒散,但是遇事的时候却很是果决。眼下见他这般果断的答应下来,便又笑道:“好!等你阿耶来了长安,商队合作的事情谈好之后,你就可以开始着手组建商队了。到时候你需要什么,只管与我说便是。”

  韦仁实如今的底气还是很足的。

  论钱财,如今一梦楼已然成了在洛阳城中与华春楼分庭抗礼的另一大巨头,每日的进账都十分可观。再加上酒坊的生意,光是这两项,每年的收入就已经十分巨大。再加上洛阳河堤边的街市,当中正正一半,都是一梦楼的产业,便也自然是韦仁实的产业。

  有这些做支撑,韦仁实眼下可以做许多事情了。

  再加上组建商队本就是李适首肯的事情,自然会得到李适的支持。

  有了这些条件,组建商队的最大难题,其实就是对于商队的运作和管理了。

  而焦海清家正是以海商为主,他自己耳濡目染之下,一定是比旁人要强一些的。更何况韦仁实就不相信,他家人听说这件事情之后,会不大力支持他。

  甚至直接将原本焦家的海商商队中的人指派给焦海清用,也是极有可能的。

  海外商队的利润太大了,看看自古以来的胡商就能知道。

  这份利润越快攒到手里,就能越快的用到需要用的地方——十六卫,还有京城军器监。

  通过重振十六卫,得到一支自己掌控的军队。通过京城军器监,革新装备,使这支军队得到远超其他军队的战斗力。

  这件事情若是做成,那还怕什么阉党藩镇?

  只是有一点需要保持清醒,那就是自己绝不能成为这支军队的领导者。

  盖因皇帝是绝对不愿意看见狼还没有赶走,却又养起来了一只虎。

  除非这只老虎只受皇帝一人所控制。

  但韦仁实作为外人,就算是没有二心,可一旦掌控了这支力量,也一定会引起猜忌。

  所以韦仁实才将李淳推到前面来,将自己撇干净。

  如果李淳是这支军队的领导者,那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

  因为李适和李诵顶多也只有一年多的光景了。日后这个大唐,终究是李淳的。

  说到底,韦仁实从来不想跟皇帝争夺权力,那样也太麻烦了。

  他只想做个幕后推手,推着皇帝,让他将这个大唐变得更好,自己便可以逍遥自在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