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庶女无敌:王的心尖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02.第202章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得到回复的刘司衣,不由得抬头看了看自己面前的这位,未来的贤王妃,只见其穿着中衣,不卑不亢的站在自己的面前,面色很是平静,看不出半点不妥之处,此时的刘司衣,不由得暗中,对这位未来的贤王妃,多了几分好感!

  至于独孤月,此时则是安静站的屋内,极度沉默的看着自己身边的刘司衣,拿着软尺就给独孤月开始的量了起来,不过独孤月也并不是很反感,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任由刘司衣‘动手动脚’。

  大约过了大约半盏茶的功夫,这刘司衣便拿着量好的数据,对着独孤月轻声说道:“既然数据已经拿到手了,那奴婢就不打扰二小姐休息了!”

  哎!这个意思的话,就是说,要回宫去了是吧!回去好啊!反正本小姐也不留你在府里吃饭,既然量好了尺寸,那就回去呗!

  “嗯!那就不送刘司衣了~”独孤月轻声说道。

  刘司衣得到回复之后,便带着自己身边的几个宫内的嬷嬷们,便火急火燎的回宫去了!毕竟聚集二殿下司马赢与这独孤丞相府的二小姐的大婚,也就只有半个月的时间,她们也是很忙的好吧!

  而且,向来皇室成婚什么的,最少也有一个月的时间来准备,而这二殿下司马赢的与这独孤府的二小姐之间的婚事,实在是太突然了,导致这时间,整整的缩了半个月的时间,她们这些宫内的负责喜服或者是其他事宜的女官,也都是忙的晕头转向的!

  光是喜服上的,各类花鸟绣制,可是都是要宫内的绣娘亲手绣制而成的呀!现在也只能让宫内的几十位绣娘,轮流休息,加班加点的赶制,只有这样才能在下个月十五,二殿下大婚的那天,不耽误,不然误了吉时,那可就是她们这些个小女官的责任了啊!

  此刻的独孤月,静静的站在窗户前,低眸看着渐渐远去的刘司衣一行人,不由得打着哈气说道:“啊哈~真的是,一大早就过来了,本小姐,都没没有来得及吃早饭呢!”

  独孤月这话刚说完,就听到一阵咕咕声传了过,独孤月低头看了看自己干瘪的小肚子,随即开口说道:“小春,早饭好了没有,你家小姐我饿了呀!”?

  春花:“回主子~早饭好了,主子可以下来吃饭了!”站在一楼大厅之内,布置早点的春花,在听到自家主子的话后,立马回复道。

  哎呀!早饭好了呀!那可真的是太好了,本小姐的五脏庙可是已经开始抗议了呢!’

  这般一想,独孤月便极为欢快的下了楼梯,抬眸就看到了自家两个小婢女,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独孤月不由得轻声询问道:

  “你们两个有吃过早饭吗?”独孤月轻声询问道。

  秋菊:“回主子的话,奴婢和小春姐早就吃过了!”独孤月闻言,便也不在说些什么,利落的坐在了餐桌旁,慢条斯理的吃起了早餐。

  “对了,我最近怎么没有看到逸轩啊!”想起自己醒来之后,除了醒来的当天有见过逸轩,后期就在也没有看到那家伙的身影了,也不知道是跑哪里去了!

  听到自家主子的话后,不待春花回话,一旁的秋菊率先开口说道:“回主子的话,逸轩他最近一直都是在帝都城外的老宅院呆着呢!”

  老宅院?怎么跑去哪里了,而且一待就是好几天,这是个什么情况?难道是玄器了出了

  什么事情不成!

  独孤月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很是不解的询问道:“逸轩去老宅待的时间也是有些久了吧!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春花:“回主子的话,好像是玄器他感染风寒了,所以逸轩那孩子一直在老宅院那边照顾!玄器呢!”

  秋菊:“是的呢!主子!主子醒来没有多久,就有人来府里找逸轩,说玄器感染风寒,逸轩想着老宅那边也就是玄器一个人呆着,现在玄器自己又自己病着,所以担心没人照顾玄器,所以逸轩就去老宅那边照顾玄器去了!”秋菊停顿了几秒,接着说道:“主子!要不要奴婢去城外老宅,把逸轩给叫回来啊!”

  把逸轩给叫回来,拜托,玄器还生着病呢!自己怎么可以再把逸轩给叫回来呢!再说她,特没有什么特别要紧的事情,让玄器回来干嘛啊,独孤月低着头,想了想,接着说道:“还是不要了吧!就让逸轩在老宅那块,好好的照顾玄器吧!反正我这里不是还有了你们两个吗!”独孤月停顿了几秒接着说道:“而且,父亲大人也不让我出去,只能窝在自己这个院子内,让逸轩回来,也不能让我出去,算了,还是让他在老宅那块好好的照顾玄器好了!”

  片刻之后,吃完早饭的独孤月,甚是无聊的来到了院子内,看着院内满目桃花,这压抑了许久的心情,也变得格外的愉悦了起来!

  春花,秋菊则是被独孤月勒令她们两个站在走廊内,并没有让她们跟着自己,其实也就是让自己身边的两个小婢女该干嘛,干嘛去,只要别呆着她身边就好了,当然春花以及秋菊这两个小婢女,也是很识趣的没有跟在自家主子身边!

  在春花以及秋菊的眼里,她们家的主子,突然间就和那冷面冰山二殿下司马赢有了婚约,而且这婚期就是在下个月的十五号,这简直就是让人很难接受啊!

  春花以及秋菊也不由得想着,她家主子,现在心情也一定是很烦闷,很是需要一个人的好好静静,她们作为婢女的也是可以理解的!

  而且春花以及秋菊,一直以为,就算自家主子会嫁入皇室,那也只可能会与那三殿下司马炙有关啊!毕竟自家主子昏迷了这么久的时间内,也就是那三殿下司马炙会时不时的抽出时间,从宫里来到独孤丞相府,来看望她们的主子!

  至于二殿下司马赢,春花以及秋菊可是很清楚的明白,那二殿下司马赢可是很不待见自家主子的,而且那二殿下司马赢可是一直都是与她们独孤丞相府的大小姐,可是相处的很不错的!

  府内的很多丫鬟以及小斯都是知道的,二殿下与大小姐青梅竹马,也一度以为

  ,这二殿下会有朝一日的迎娶她们的大小姐,可是哪里知道会是她们家的二小姐!

  说句实在话,春花以及秋菊也是很难接受的啊!

  冰山冷面二殿下与温柔可爱的三殿下,两相比较的话,她们这些个小侍女,还是更加的倾向于三殿下司马炙的啊!

  可惜的是,事与愿违春花以及秋菊想到自家主子与二殿下的婚事,虽然无可奈何,但是也只能坦然接受了!

  此时的独孤月,自然是不知道,自家的两个小婢女,此时正站在走廊内替自己唉声叹气的,而独孤月则是极为欢快的走到院内的一棵长势特别茂盛的桃花树下,独孤月不有的抬起头来,黑白分明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盯着桃花树看个不停。

  忽然头顶上方的桃花树的枝干,突然抖动了起来,吓得独孤月一跳,不由得出声道:“是谁躲在上面呢?”其实独孤月并不知道这桃花树上,是不是真的有人,只是下意识的开口说了出来!

  而此时,一直隐藏在桃花树上的某人,很是无奈的皱了皱眉头,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隐藏的地点,竟然被独孤月给发现了,心里还是有些小无奈的!

  透过桃花树缝,可以清楚的看到下方,那一袭淡粉色的娇俏少女,此刻正专注的注视着自己所在的藏身之地,若是自己在不现身的话,估计对方有可能就自己上来了!

  “是我!”一道清雅至极的男声,在独孤月的耳畔响了起来!

  这声音号熟悉啊!

  哎!好像是天珠凤鸣的声音?

  不会真的是凤鸣吧!

  独孤月还是有些纳闷!

  “是凤鸣吗!”独孤月随即压低着声音询问道。

  就在独孤月话落,在那朵朵桃花之中,冒出了一副半截的银质面具,站在桃花树下的独孤月,在看到这张越发眼熟的银质面具之后,便知道这人,确定是天珠凤鸣无疑了!

  “凤鸣?你怎么会树上啊!”其实独孤月是很想问,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她家的院子里,,只是觉得自己要是这般问了,会觉得会让对方尴尬什么的,所以也就没有问出口!

  此时坐在桃花树上的天珠凤鸣,在听到独孤月的话后,显得有些尴尬,不过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天珠凤鸣也就很快的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

  “那个!我就是听说,你醒过来了,所以就想来看看你!”天珠凤鸣停顿了几秒接着说道:“你也知道的,我这身份还是比较特殊的,所以我想着,要是自己正大光明出现在你们这独孤丞相府的话,我怕会给你惹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就想偷偷的在暗处看你一眼就好了!”

  此刻的独孤月在听到天珠凤鸣的话后,觉得对方说的也是很有道理,毕竟天珠凤鸣可是那听雨轩的大老板,要是突然出现在她这独孤丞相府,的确是有可能惹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毕竟听雨轩那富可敌国的财力,她刻不想给自家美人爹爹惹蛮烦呢!

  不过看着坐在桃花树上的天珠凤鸣,独孤月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小雀跃的,毕竟能被人记挂着什么的,还是很让人激动的好吗!

  不过,现在她倒是很想也坐在桃花树上!

  “那个!我可以上去吗!”独孤月压低着声音,嘟囔道。

  “可以呀!”对于独孤月说的话,天珠凤鸣还是有些激动的,既然对方想上来,和他自己一起坐在这桃花树上,也比他一直低着头,月儿一直抬着头,说话要舒服的多了!

  随即天珠凤鸣便从桃花枝干内,伸出自己的修长的手臂,独孤月见状,不由得也伸出了自己的手臂,天珠凤鸣随即轻轻的握紧独孤月的右手,将其轻轻一提,下一刻在这独孤月便安安稳稳的坐在了天珠凤鸣的身边!

  “哇哈哈哈~好厉害啊!”独孤月有些激动的看着坐在自己右边的天珠凤鸣,极为的激动说道:“凤鸣~你好厉害!一下子就让本小姐,提了上来,好棒哎!”

  “不过~说真的,坐在这桃花树上,视野倒是开拓了不少呢!”独孤月轻声说道,至于天珠凤鸣则是安静的坐在一旁,歪着头,目光温柔的看着独孤月!

  此刻的独孤月,见天珠凤鸣没有说道,自顾自的接着说道:“凤鸣你都不知道,我一昏睡就是整整六年时间,我还以为我就是单纯的睡了一觉,没想到,再度醒来的时候,这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六年的时间,天知道,我从自家小婢女那里得知这一切的时候,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呢!”

  “月儿~”此刻的天珠凤鸣在听到独孤月的话后,心情也是极为沉痛,虽然也想安慰月儿,

  就是不知该说些什么!

  独孤月自然是听到了天珠凤鸣说的那句月儿,也知道,对方,有可能不是很善于安慰人什么的,随即接着轻声说道:“你知道吗!凤鸣!其实我好害怕这样,生怕自己下一次睡觉的时候,不知会睡多久,好害怕自己哪天醒来已经成为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

  天珠凤鸣自然是知道独孤月有这嗜睡症,但是他却从来不知道,月儿是这样的心思,这样的想法,听着他揪心般的疼痛,可是这一切,又是那么让人无奈,已经独孤月这个嗜睡症,很是莫名其妙,就连他也搞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就算他想治疗独孤月这嗜睡症,可是也是无从下手,不知该如何是好!

  “哎!我是不是说了一些比较沉重的话题啊!”独孤月随即对着天珠凤鸣粲然一笑,装作很是愉快的说道:“所以我就一直对自己说,要对自己好一点,开心是一天,不开心呢!也是以天!你说是不是呢!“

  ”月儿说的很有道理!”此刻的天珠凤鸣,忍不住的摸了摸独孤月的头顶,柔声的说道。

  “哎呀!凤鸣你又摸我的头顶!你知不知道,经常被人摸头顶是会长不高的!你想让成为小矮子吗!哼~”独孤月极为不满的嘟囔道。

  听着独孤月那极为不满的声音之后,天珠凤鸣也并没有收回手,依旧是自顾自的揉搓独孤月的头顶,不咸不淡的说道:“这些,你都是听谁说的啊!”随即便语重心长的对着独孤月说道:“道听途说的话,不能信的,知道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