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庶女无敌:王的心尖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01.第201章 喜服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此时的二殿下司马赢听着怀中心肝宝贝哭的那个撕心裂肺的模样,自己也是万分揪心!心疼的不要不要的,想把自己与独孤月之所以成婚的原因告诉自家心肝宝贝,可是又想起自己与独孤丞相大人的约定,一时间很是纠结!

  “乖~容儿~不要在哭了,你这一哭,本王这心啊,都要跟着憔悴了啊!”二殿下司马赢如是说道。

  倚靠在二殿下司马赢怀中的独孤花容,此时梨花带雨一般的控诉道:“呜呜~我也不想这样啊!可是,一想到你就要被月儿给抢走了,我就忍不住的想哭!我就是不明白啊!为什么会是月儿!要是其她的女子,我还是会安然的接受的,可是为什么偏偏就是月儿呢!”

  “乖~容儿~都是本王不好!本王对不起你~”此时的二殿下司马赢很是就揪心的听着独孤花容的控诉,大脑更加是一片空白,看来自己与独孤月之间的事情,还是告诉容儿比较好,至于独孤丞相,真的是很对不起了!

  “你为什么要和我说对不起呢!”独孤花容,泪眼婆娑的抬起头,目光疑惑的看着二殿下司马赢那张俊朗不凡的面容,很是不解的说道。

  “其实,容儿你有所不知!”此时的二殿下司马赢已经被独孤花容那张梨花带雨一般的娇俏面容,给迷得神魂颠倒,什么和独孤丞相的约定,早已经被这二殿下司马赢给网的一干二净了,现在的二殿下司马赢只是想好好的暗卫自己怀中的小人儿!

  “容儿不知道什么?”独孤花容停止哭泣,很是不解的询问着二殿下司马赢,随即就听到自己倚靠的二殿下司马赢轻声说道:

  “其实,月儿你昨天不是不在府内吗!我听你身边的丫鬟说,说你在帝都城外的红叶山庄,你表哥那边!”

  “是啊!因为表哥来帝都有段时间了,我和母亲也抖没有去看过表哥一次,昨天我想着,也没有什么事情,所以就带着牡丹去红叶山庄看看表哥!因为去的时间比较晚,等道红叶山庄的时候,这天也差不多暗了下来,所以我就和牡丹留宿在了红叶山庄!”此时的独孤花容声音沙哑断断续续的说道。

  “真是委屈容儿了!”二殿下司马赢忍不住的摸了摸独孤花容的头顶,接着说道:“其实昨天,本王和三皇弟都来你们这独孤丞相府了!”二殿下司马赢停顿了几秒接着说道:“其实,严格来说,我是来找三皇弟的!你不知道,本王的三皇弟他在得知你那个妹妹醒来之后,自己就一个人跑到你们这独孤丞相府了,本王因为担心三皇弟,所以也就跟着过来了!”

  听着二殿下司马赢的话后,独孤花容随即询问道:

  “那这和殿下与月儿赐婚又有什么关系呢?”

  看着怀中,单纯无比的心肝宝贝,二殿下司马赢轻声说道:“都怪本王贪酒!哎!”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独孤花容疑惑道。

  “昨天,在得知三皇弟来了你们呢丞相府之后,本王也跟着过来了,不出意外,真的在你那个妹妹院子那,看到了本王的三皇弟,只是当时他们两个在喝酒吃饭,本王一时酒瘾就上来了,也跟着喝了些,然后不知不觉就喝的有些多了!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着台能已经黑了,想到宫门也已经关闭,而且三皇弟他又喝的烂醉如泥,若是这般回宫,母妃她一定又要训斥本王!所以最终本王与三皇弟就留宿在了你妹妹隔壁院子星辉阁内!”

  听着二殿下司马赢的话,独孤花容柔声说道:

  “容儿可以理解!只是,殿下与三殿下若是留宿在星辉阁一夜的话,也没什么事,那为什么殿下会与妹妹她有婚约呢!这~这容儿想不通啊!”

  此时的二殿下司马赢极为揪心的说道:“本王也不是很明白!等本王醒来之后,你那个妹妹竟然会出现在本王的床榻之上!而这一切还偏偏被三皇弟给看见了!”

  “你和月儿她同踏而眠,怪不得!怪不得!怪不得殿下要向陛下求赐婚圣旨!为什么会这样啊!呜呜~为什么会这样啊~”独孤花容忍不住的哭泣道。

  “好容儿~乖啊!不哭~本王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啊!本王若是不迎娶独孤月,若是容儿的父亲独孤丞相知道这件事,肯定不会放过本王的!按照父王与独孤丞相的关系,本王最终的结果,也是会被逼着迎娶独孤月!”二殿下司马赢那是越说越激动!

  “本王真的是很为难的啊!容儿~!容儿你能理解本王的难处吗!本王也不想这样啊!”二殿下司马赢停顿了几秒接着说道:“容儿你应该知道的,本王一直以来,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得不到父皇还有母妃的看好,本王不能因为这件事,让父皇还有母妃厌恶本王啊!容儿!本王的好容儿~”

  “殿下不想让陛下还有德妃娘娘厌恶殿下,可是容儿呢~”独孤花容断断续续的哭诉道:“容儿该怎么办呢!呜呜~殿下事已至此,容儿与殿下之间的情分,算是尽了~”

  此时的二殿下司马赢在听到独孤花容的话后,整个人如遭雷击一般,呆滞了许久,当独孤花容挣脱了他的怀抱,他都没有反应过来!

  “容儿!你说什么~什么情分尽了!容儿你不能这样对本王!本王不同意!”此时的二殿下司马赢犹如困兽一般,对着独孤花容嘶吼道。

  站在二殿下司马赢正对面的独孤花容,皱了皱眉头,,压低着声音说道:“殿下!

  容儿的妹妹已经被当今圣上一道赐婚圣旨,许配给了殿下了!这已经是不能更改的实时了!”独孤花容停顿了几秒接着说道:“而且,殿下与月儿也就是在下个月十五号奉旨完婚,殿下这一切已经成为了定局,已经是无法改变了!殿下~你还想让容儿怎么办啊!”越说越伤心的独孤花容,这刚止住的泪珠儿,此刻犹如清泉一般,哗哗的流落了下来,哭的二殿下司马赢那叫一个心疼!

  “本王~”此时的二殿下司马赢,自然是知道,独孤花容说的话,是很有道理的,他在与独孤丞相进宫向自己的父皇请旨赐婚的那刻,这一切就已经成为了定局,就算他想悔婚,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只是他就是不甘心罢了!

  “殿下难道是不甘心?”独孤花容犹如戳中了二殿下司马赢的痛处,接着说道:“殿下难道是想二女侍一夫?殿下就算容儿愿意,容儿的妹妹能同意吗!还有容儿的父亲,殿下觉得容儿父亲会同意这种荒唐至极的事情吗!”

  此时的二殿下司马赢,放佛被独孤花容戳破了自己心中最为阴暗的角落,顿时有些气急,可是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本王没有这样想!”二殿下司马赢立马出声反驳道。

  “殿下!事已至此,容儿与殿下之间,情缘已尽,只愿日后各自安好!”独孤花容泪眼婆娑的看着二殿下司马赢接着说道:“虽然,容儿不知是谁在暗中陷害殿下,以及容儿的妹妹!但是事情已经是这样了,不管是殿下还是容儿,都已经无法在做任何的改变~我们只能选择接受!”独孤花容停顿了几秒接着说道:“殿下~再见~”

  独孤花容很是悲伤的轻语道,随即微微的转过身,一抹泪珠儿,从其面部悄然滑落,正好被二殿下司马赢看见!

  二殿下司马赢看着那滴晶莹剔透的泪珠儿,从独孤花容的面颊之上滑落,随后又低落在娇艳的花瓣之上,此时的心情也沉痛了到了极点,虽然他很想追上独孤花容,可是双腿又像是被灌了铅一般,怎么也无法移动一步!

  二殿下司马赢也知道,独孤花容说的话,是很有道理的,他与她之间,真的是不可能了!

  只是一想到,独孤花容说有人陷害他的话,他也越发觉得,那人有可能就是独孤月她自己!

  因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自己与独孤月成婚的最大受益者,只有独孤月,而且独孤月的母亲又是个半路杀出来的人,不仅抢了丞相夫人夫君,其女更加是抢了容儿的父爱!

  古语说的好,有其父必有其子!那着独孤月的话,应该换成有其母必有其女,都不是个好东西!

  此刻的二殿下司马赢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但是心里也是越发的觉得,这幕后的黑手一定就是那独孤月自己,是她导致自己非迎娶她不可的,如此一想,这二殿下司马赢对于那独孤月,那是越发的不满了起来!

  独孤月~就算你成功的嫁给本王,本王也不会让你好过的!

  抢了自己姐姐的未来夫君,让本王与容儿不能终成眷属,本王饶不了你!

  站在花海之中的二殿下司马赢,殊不知自己此刻的面容是多么的狰狞~

  至于独孤花容此刻,却是沉默的坐在马车内,至于其身边的两个小婢女则是安静的坐在马车外,由玫瑰则是驾驶着马车不敢说话,牡丹虽然不驾驶着马车,但是也同样不敢说话!

  此刻马车之内的独孤花容,不由得嘴角轻轻上扬,哭的有些红肿的眼眸,此刻极为得意的微笑了起来!

  呵呵~二殿下啊!二殿下啊!本小姐在你心里种下一颗怀疑的种子,这种子呀,总有一天会长成参天大树的!

  我的好妹妹,你就好好的等着二殿下的‘疼爱’吧!啊哈哈!

  想挡本小姐的道,不管是谁,都不行!

  虽然自己现在已经与二殿下划清界限,但是,他对于自己还是很有愧疚的吧!只要这份愧疚感一直的存在,就对于自己越发的有利!至于我的好妹妹,你就安心的嫁给二殿下好了!

  呵呵呵~

  啊哈哈哈哈~

  本小姐真的是太聪明了呀!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此刻的独孤花容那是越想越觉得很是得意!不过,对于自家表哥做事这效率,也是越发的满意了起来!

  =====我是小可爱分割线=====

  话说另外一边的独孤月,一大早就被自家两个小婢女给捣鼓醒了,说是什么公里来人了,要给她量尺寸,做喜服什么的!虽然独孤月很不想起来,可是耐不住自家两个小婢女一直在自己耳边唠叨,更为主要的是,那宫里来的嬷嬷,此刻正站在楼下,等着她!

  貌似对方还是宫里的一个女官来着!

  “宫里来的人!现在是不是在楼下呢!”此时的独孤月穿着中衣,坐在床前看着春花,轻声询问道。

  春花:“回主子~是的~宫里来的人,现在正在楼下等候呢!秋菊现在正在楼下招呼对方呢!”

  “那嬷嬷吗!”独孤月疑惑道。

  “回主子的话,宫里来的人当中,有几个上了年纪的嬷嬷,但是最大官职的貌似是叫刘司衣,是掌管宫内服饰的一个女官,年纪大约是三十左右吧!看着挺和气的!”春花不由得想起自己之前见到的那个刘司衣,不由得轻声说道。

  “她的名字不会就是叫刘司衣吧!”独孤月不由得吐槽道。

  “怎么起了这种名字!”独孤月轻声嘟囔道。

  “回主子的话!那刘司衣其实并不是其的名字,她是姓刘,因为所处的官职叫司衣,是位正六品的官职,主要是掌管皇宫内所有人的衣服首饰之类的!”春花轻声说道。

  “啊!原来是这个意思啊!啊!我明白了!”独孤月随即站起了身来,对着春花说道:“既然对方是来给本小姐,量尺寸的,就让她上来吧!”

  “是!主子!”春花得到自家主子的吩咐之后,立马一路小跑到楼下,将正在和秋菊说着话的刘司衣给叫上了楼!

  此刻的独孤月,百般无聊的站在窗户前,当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之后,不由得转过身,瞧了过去!

  只见自己面前站在一位很是得体的中年女子,容貌也是很随和,让人看着就特别的舒心,独孤月见状,随即轻声说道:“想必这位就是宫里来的刘司衣,有劳刘司衣了!”

  刘司衣:“二小姐您言重了!这都是奴婢的分内之事!”刘司衣停顿了几秒接着说道:“若是二小姐没什么事的话,那奴婢可以给二小姐量下身高,奴婢也好赶制喜服!”

  “嗯!可以!”独孤月轻声回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