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庶女无敌:王的心尖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00.第200章 梨花带雨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一直在当今陛下司马庆身边当差的李公公,此时正站在寂静的大殿之内,有些紧张的看着坐在上方龙椅之上的当今陛下,也就是他的主子,随即就听到自家主子对其说道:

  “小李子,你和朕说说,独孤丞相爱卿的那个宝贝小千金,容貌如何?比起她的那个长姐独孤花容怎么样?”

  此时的李公公在听到自家主子的话后,不敢有任何迟疑,立马恭敬的说道:“回陛下的话,独孤家的二小姐,容貌自然是倾国倾城,比起独孤府的大小姐,也是不遑多让的,自是人间少有的绝色!”李公公停顿了几秒接旨说道:

  “虽然这独孤二小姐,目前容貌还没有完全的长开,但是其倾国倾城的容貌,还是让人很惊艳的,可以想像,再过两三年,这大桑第一美人的头衔,有可能就要归到这独孤二小姐的头上了!”

  此时的皇帝司马庆,对于一直跟着自己的小李子,说的话,可是很相信的,毕竟这家伙可是一只陪在自己身边,什么样的美人,他没有见过,但是这独孤府的二小姐,可以得到小李子如此高的评价,当今的皇帝陛下,还是有些小意外的!

  当然吗!

  更多的是对于这独孤二小姐独孤月,也越发的好奇了起来!

  当然,还有就是觉得很可惜,可惜这等人间绝色,最后竟然成了他家老二小赢子的王妃,而不是他家老三炙儿的王妃,一时间,司马庆还是有些小失落的!

  “看来,这独孤二小姐,当真是长的不错啊!可以得到你这家伙这么高的评价!”圣上司马庆随即停顿了几秒接着说道:“可惜了啊!如此这般的人间绝色,可惜不是炙儿的良人,当真是可惜啊!”

  站在大殿中央的李公公,在听到自家主子的话后,只是默默的站在一旁,他可不是个随随便便就敢议论皇家事的人,这些年来,他之所以可以一直受到当今陛下的信任,也是因为他有一张沉默是金的嘴巴。

  当今陛下也就是司马庆,皱了皱眉头,接着轻声说道:“既然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说的,大不了,日后多给老三找些美人啊!”司马庆停顿了几秒接着说道:“听说北凉国的美人儿,倒是不少,若是有=机会联姻的话,倒是可以向北凉国的皇室,讨个绝色公主给老三当媳妇,也是不是错的呢!”

  此时的大桑皇帝,也就是司马庆,不由得轻声嘟囔道。至于站在大殿中央的李公公,在听到自家主子的话后,随即轻声回道:

  “陛下圣明!”适当的开口说话,也是很有必要的,若是一直当自己是个木头柱子,他家主子也是会嫌弃他的!

  此时的司马庆在听到自家小太监的话后,也不由的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很不错,不由得轻声笑了起来!

  =====我是可爱分割线=====

  翌日一大早~

  站在自己花容阁内的独孤花容,面色冷峻的看着窗外的天空,神情很是恍惚,在外人看来,自家大小姐,自从昨天回府之后,得知,二小姐独孤月要和当今的二殿下司马赢成婚的消息之后,整个人就显得很是颓废,花容阁的众多小婢女,自然是不敢在自家大小姐面前乱说话!

  独孤花容身边的贴身大丫鬟,也就是牡丹与玫瑰,也都是不敢在自家主子面前提起二殿下司马赢,生怕触及到自家大小姐的伤口处!

  牡丹:“哎!玫瑰,你说,要是大小姐,长时间的这般没精打采下去,会不会对大小姐的身体有影响啊!”

  玫瑰皱了皱了眉头,看了眼自己身旁的牡丹,压低着声音说道:“你要是被自己的妹妹,给抢走了青梅竹马,你会不会失落啊!你会不会情绪低落啊!”

  牡丹:“肯定会啊!哎!要是表少爷在就好了!”此时的牡丹停顿了几秒接着说道:“若是表少爷在的话,一定会逗大小姐开心的!”

  玫瑰:“可惜表少爷现在人在红叶山庄处理生意上的事情,估计是不能来咱们府内了!”玫瑰停顿了几秒接着说道:“好了,咱们两还是不要在说这些有的没的了,还是想想怎么让咱们大小姐笑起来吧!”

  牡丹:“也是哎!不如咱们去厨房,让厨子做些好吃的糕点给大小姐品尝!”

  站在牡丹身旁的玫瑰在听到牡丹的话后,觉得很有道理,就像她一样,只要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她都会选择吃东西,化悲愤为食欲,还是有些道理,当玫瑰想回答牡丹的这个建议的时候,随即就听到屋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牡丹与玫瑰不由得彼此对望了一下,随后二人便将各自的视线投向了房门外,只见一个一个小婢女,急匆匆的往她们这边跑了过来!

  牡丹与玫瑰对视了一下,牡丹率先开口道:“那个不是三等小丫鬟小林吗!怎么这般的慌慌张张的!”

  玫瑰:“或许是有什么事情吧!”

  也就在玫瑰的话,刚说完,三等小丫鬟小林此刻人已经跑到了她们二人的面前!

  “呼呼~呼呼~牡丹姐,玫瑰姐,呼呼~这个~这个这个是二殿下让人送过来的书信,说是一定要交到大小姐的手中!”此时的三等小丫鬟小林,气喘吁吁的对着牡丹与玫瑰说道。

  牡丹:“二殿下的书信?给大小姐的!”

  三等小丫鬟小林在听到牡丹的话后,立马回道:“是的!牡丹姐!”

  牡丹在得到三等小丫鬟小林的回复之后,有些不确定的看了一眼玫瑰,随即压低着声音对着玫瑰说道:“你说,这二殿下送来的书信,我们要不要给大小姐看看啊!”

  玫瑰皱着眉头,想了想,接着对着牡丹说道:“最好还是给大小姐看看吧!虽然这二殿下已经与二小姐有婚约了,但是这二殿下与大小姐毕竟也是青梅竹马,见见面也没有什么问题!”玫瑰停顿了几秒,看了眼,三等小丫鬟手中的信封,随即便对着三等小丫鬟小林说道:

  “既然如此的话,你就把二殿下的书信,送上楼上给大小姐吧!”

  三等小丫鬟小林在听到玫瑰的话后,有些激动的点了点头,随即小跑的往二楼独孤花容所在的闺房跑了去!

  牡丹皱了皱眉头,看了眼三等小丫鬟小林,娇小的小身板消失在楼梯口,不由得对着玫瑰说道:“玫瑰!我们不去送,要那个三等小丫鬟小林,将二殿下的书信亲自送到大小姐的手上,若是那个三等小丫鬟,把大小姐给惹生气了,那该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若是那个三等小丫鬟把大小姐给惹生气了,那她也得受着!”玫瑰甚是无奈的说道:“你没看见那个三等小丫鬟,其实是很想在大小姐面前表现的吗,若是她不想表现,从她一进门就会把二殿下的书信直接交到我们两个人手中了!但是那个三等小丫头却是什么动作也没有!!而且一直说,二殿下要她把信亲手交到大小姐的手上!所以我们两个还是要给人家一个表现的机会吗!”

  “嗯!你这样一说,还真的是呢!”牡丹不由得轻声说道。

  “而且,大小姐与二殿下之间,也的确需要好好的聊聊!有些话,最好还是当面说清楚的好!”玫瑰压低着声音轻声说道。

  牡丹听到玫瑰的话后,觉得玫瑰说很有道理!

  毕竟她们两个人,可是一直陪在大小姐的神身边,所以对于大小姐与二殿下司马赢之间的事情,她们两个还是多多少少可以看出点苗头的!

  而且一直以为,牡丹与玫瑰可是一直认为自家大小姐日后,肯定会嫁给当今二殿下司马赢为正妃的,可是哪里会知道,这半路竟然杀出了一个二小姐!而且大小姐已经及笄有一段时间了,目前更加是正值适婚的年纪,夫人最近也是一直在找机会,想和老爷相谈大小姐的婚事,而且夫人的潜在的女婿人选,可就是那二殿下司马赢以及三殿下司马炙啊!

  可惜啊!这大夫人的第一首选的女婿,却是被二小姐给拦下了,哎!大夫人,现在人已经是被二小姐气疯了吧!牡丹光是想想就觉得很可怕啊!

  牡丹与玫瑰此时不由的看了眼对方,很有默契的叹了一口气!

  而此时的花容阁的二楼,独孤花容的闺房之内,气氛很是压抑!

  独孤花容站在窗户边,静静的看着窗外的天空,只见淡蓝的天空之中,几朵白云,点缀在其间。

  “将信放到桌子上,你可以下去找玫瑰领赏去了!!”独孤花容收回了视线,甚是犹豫的看了一眼三等小丫鬟小林!

  “是!大小姐!”此时的三等小丫鬟小林,在得到自家大小姐的吩咐之后,快速的将手里的书信放在了桌子上,刚想离开,就听到自家大小姐,极度冷漠的声音在自己的身后响了来!

  “有些话,有些事,你应该知道是该说,还是不该说的吧!”

  “奴婢明白,请大小姐放心!”三等小丫鬟小林自然是明白自家大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

  “嗯!如此甚好,你就先下去吧!”独孤花容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三等小丫鬟小林在得到自家大小姐的回复之后,头也不回的快速下了楼,找玫瑰拿了赏钱,就马不停蹄的离开了花容阁!

  牡丹看着火急火燎离开的三等小丫鬟小林,还有反应过来,就听到一阵脚步声,从楼梯口传了过来!

  随即牡丹就看见了自家大小姐,神色忧郁的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之内!牡丹与玫瑰相视对望了一下,然后,快速的来到自家大小姐的身边!

  随即就听到自家大小姐,很是低沉的说道:

  “备车!本小姐要出去一趟!”

  牡丹与玫瑰不敢多言,只能低着头回道:

  “是~大小姐~奴婢这就去准备马车~”牡丹轻声说道,随即对着自家大小姐微微的行了礼,这人就火急火燎的抛出了屋!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独孤花容身着一袭白色衣裙出现在帝都城外的一处花海之内!此处名曰:香雪海!乃是独孤花容与二殿下司马赢经常来的地方!

  独孤花容忧郁的眼眸,极度控诉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俊朗不凡的年轻男子,低沉沙哑的声音,质问着对方:

  “为什么?为什么突然间就和月儿订婚了!司马赢你难道一直都是在骗我的不成!”此时的独孤大小姐,眼眶之内,泪水盈盈,仿佛下一刻就会低落下来,惹得一旁的二殿下司马赢揪心一般的疼痛,忍不住的走上前,将独孤花容给拉入了怀中,语气极度温柔的说道:

  “容儿~容儿~本王的好容儿~本王对你的心,你难道不知道吗!”若不是自己与那独孤月之间发生了那种事情,他也不会,落到如今这种地步,对于要娶独孤月,二殿下司马赢也是很不开心的!

  可是他要是不娶独孤月,那他与独孤月之间的事情要是被独孤丞相和自己的父皇知道,还是同样的结果!

  既然被逼着迎娶独孤月是一回事,自己亲自求取又是另外一回事,因为后者他可以得到独孤丞相的好感,这也是对他最好不过的处理方式,只是苦了容儿了!

  “我想知道答案!你不能这样的对我!呜呜~~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呜呜~“此时的独孤花容倚靠在二殿下司马赢的怀中,极度悲愤的控诉道:“要是别的女人也就罢了!可是为什么偏偏是独孤月!是我的妹妹!”

  “好容儿~都是本王的不好~乖不哭啊~”此时的怀抱着独孤花容的二殿下司马赢,在听到怀中心爱的女子的哭声之后,这心却是无比的煎熬了起来!不由的想着,要不要将自己与独孤月之间发生的事情,告诉自家宝贝容儿!

  “呜呜~为什么是月儿呢!为什么是月儿呢~”独孤花容越说越激动,忍不住用手拳打着二殿下的胸口,哭哭啼啼的控诉道:“为什么是月儿!若是别的女人,我或许还可以接受,可是!可是!可是为什么偏偏是月儿!呜呜!月儿的娘亲抢了母亲的夫君,现在月儿又抢了我的意中人!为什么会这样!呜呜!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独孤花容梨花带雨一般的控诉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