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超时空超级许愿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65.第65章 幸福噩梦一瞬间 玉人香殒在眼前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为什么要一直放在别人家里?而且他所谓的家还只是一个废弃的仓库!更过分的是他家里居然还没人!你就不怕那些东西放在他那里遭贼被偷了吗?”当女友谢凝云知道了叶高飞是如何处置他弄来的那两大麻袋宝贝之后,不由很生气地问道。

  “遭贼?应该不会吧?”叶高飞被她的这个推断给吓到了。他以前还真没想过那两大麻袋宝贝放在陆红军那里可能会遭贼。不过仔细一想,还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

  “就算没遭贼,但你也说了,他那仓库是别人废弃的,你敢保证这段时间仓库原来的主人不会去强拆仓库吗?不管怎么说,你那些东西放在那里实在是太不安全了!而且你想找人出售那些古董机械表,金银珠宝何必找别人,你忘了你女朋友是干什么的了吗?直接将你弄的那些来历不明的东西卖给老外不是更安全的吗?”谢凝云继续向叶高飞发难责问。

  被女友这么一责问,叶高飞还真有些惭愧了,他当初光想着保密了,一直以为身为退伍特种兵的陆红军应该比自己更有门路卖出这些东西,却忘了也可以让女友帮着直接卖给老外的,反正也不是什么国家级的古董,也不犯法,而且还更安全。

  “老婆大人教训的是,却是我糊涂了。我这就给陆红军打电话,看他什么时候回洪城,好将东西直接从他那里弄回来。”叶高飞将功补过赶紧说道。

  “还等他回来?不行,你直接给他打电话,告诉他我们现在就要将那些东西拿回来!我就不信了,他那破仓库会没别的方法能进入?东西不弄回来,我可是怎么都不放心!”谢凝云脸色一甩道。

  “这不好吧?大家朋友一场,这话让我怎么说得出口?而且反正小曦的病都快瞧好了,他就快回来了,我们没必要再这么催他吧?”叶高飞脸色难色地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等他回来后再告诉我有两大袋价值连城的宝贝寄放在别人家里?反正不将那些宝贝弄回来,我是干什么都没心情了。我就这跟王姐打电话请假,今天不上班了。你也是,今天宠物店不准去了!我们既然马上就要成百万千万富翁了,还上什么班?”谢凝云蛮横地对叶高飞下命令道。

  “这——”叶高飞看看外面已经蒙蒙亮了的天色,有些为难。这么长时间没见上官芳华了,他还真有些想她,一想到等会天亮去上班时就能看到她了时还有些小激动呢,现在女友却命令他不准去上班,自然有些失望。但同时他对自己激动着去见别的女人又有些内疚,觉得有点对不起女友。

  女友谢凝云也不管现在时间还早,直接拿出手机给她的顶头上司王姐打电话请假了。大概是大清早背景杂音少的缘故,电话那头王姐被吵醒言语中的慵懒叶高飞听得一清二楚。

  “小谢啊,什么事啊,这么早给我打电话?”电话那头王姐语带睡意地问道。

  “对不起啊,王姐,吵到你了。我今天有事,所以想请个假。”谢凝云先是谢歉,然后快速地说道。

  “哦,请假啊,当然可以。对了,出了什么急事吗?需要我帮忙吗?”电话那头王姐很随和地同意了谢凝云的请假要求,然后又关心地问道。

  “哦,没事。嗯,或许说是好事。谢谢王姐这些日子对我的关照,我可能以后不再去上班了,嗯,不不,我不是我要结婚或怀孕了。总之,是好事。算了,王姐,以后我再跟你说,好了,就这样,先挂了。”谢凝云语无伦次地说完,挂断了王姐的电话。

  “你呢,为什么还不打电话?老公,我们现在就去将那些宝贝弄回家好不好?好不好嘛,老公——”谢凝云抱着叶高飞的手臂,拉长腔调撒娇道。

  叶高飞受宏若惊。两人相处这么久了,女友还是第一次这样小女儿状对她撒娇呢。

  “好不好嘛,老公——好不好嘛——”女友继续撒娇。最后叶高飞实在受不了了,举手投降,“好吧,好吧,我现在就给陆红军打电话,问他有没有别的办法能进到他家中。”

  “就知道老公你最好了,嗯,吧!”女友小女儿状在叶高飞脸上亲了下。

  叶高飞摸着脸上女友温热的唇印,拿着手机进到了卫生间。

  “难怪男人都喜欢有钱,果然钱是男人腰,一有了钱,多凶的女朋友也会变成会撒娇的小母猫。”他心里这样想着,酝酿了好一会儿,这才拨通了陆红军的电话。

  很意外,电话才刚了不到10秒就被接通了。

  “怎么了,叶高飞?”电话那头陆红军严肃却透着关切的声音传来。

  “那个,是有点事——”叶高飞随阵又有些不好意思了,本来这事就实在太难堪,太掉面子了。

  “警察介入了吗?”电话那头陆红军突然没头没脑地问道,声音中充满了凝重。

  “警察?不不,没警察什么事。是这样的,我女朋友,知道了我放在了你家里的那袋东西的事,她想——小女人嘛,总是患得患失的,我跟她说等你回来再说,可她就是不听,非急着要现在就去弄回家。女人嘛,兄弟我很难拒绝——”叶高飞很扭捏地说道,不过虽然含混,总算是大致意思说清楚了。

  陆红军却一点被冒犯了的情绪都听不出来,一如既往地平静而严厉道:“我当什么事。那两袋东西,你不提我都给忘了。你女朋友想弄走就弄走吧,我临时还放了一把钥匙在家门口,就在——”

  哈,还真让女朋友给猜准了,陆红军还真就将家里的备用钥匙放在了家门附近。虽然叶高飞很想吐槽一句:“大哥既然你都这么大咧咧地将家里的备用钥匙放在家门口附近了,又何必将家门的安保措施弄的那么高档大气?”

  不过最终他却什么都没说。

  一个半小时后,叶高飞与女友谢凝云已经开着临时租来的面包车来到了陆红军的家中,位于郊区废弃工厂的一座废弃仓库门口。

  “老公,这就是你所说的‘安保措施很高’的地方?这破地方,大概小偷就是直接开挖机将这里拆了,估计都没人报警吧?”谢凝云对叶高飞吐槽道。

  叶高飞耸耸肩,实在没什么可反驳的。当初晚上来的这儿,还不觉得周围多荒凉,现在白天一看,到处都是破败的样子,大清早的,一个人都没有,跟末世废墟似的。

  面对这情景,他还能说什么?

  叶高飞顺利地在陆红军告诉他的一块不起眼的石头后找到了他家的备用钥匙。拿着钥匙,他们没走正门,来到侧面,果然有一扇不注意看,根本就发现不了的小门。用钥匙开了,直接就进到了仓库里面。

  谢凝云再次表达了对叶高飞所说的此地“安保措施很高”的无声嘲讽,然后快步走了进去。

  当叶高飞将装满了古董机械表,金银首饰珠宝的两大麻袋的口了打开,暴露在女友谢凝云面前时,她一下子傻了。

  是的,尽管她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一下了傻了。

  “这是真的?这是真的!发财了,发财了!我再也不要超早贪黑地上劳什子的班了!小雨再不用打什么暑假工了!小阳再也不用担心上不起昂贵的强化班了!老爸老妈再也不用家里的果树收成不好而发愁了!他二老羡慕了一辈子的二屋小洋楼我们回去就给他们盖,好不好,老公?”谢凝云像疯了一样拉着叶高飞又蹦又跳,欢喜地连话都说不连贯了。

  叶高飞被女友这种狂喜给吓倒了。他虽然一直也很穷,但可能是身为孤儿,没有太多生活压力的缘故吧,也喜欢钱,但没女友这样表现的对金钱如此渴望。他突然有些明白当初为什么他救过她一次时,她宁愿将他当成能无话不谈的哥们,却都不愿做他的女朋友。她是想找一个有钱的,能分担她身上压力的朋友。

  “但是最后她还是接受了自己做她的男友。虽然是因为自己勇于替她挡挟持着她的歹徒的子弹,出于报恩。但她也肯定因此担了很重的心理负担的吧。也难怪她平时那么爱省钱,那么拼命地上班赚钱。大概也是觉得我这个穷男朋友靠不住,所以只好靠她自己努力了吧?”叶高飞心中如此想道。

  女友很坚强,他早就知道了,但直到现在,他才真正地知道,她是有多坚强!

  承受了那么大的家庭经济压力,她却从未向他这个男朋友抱怨过。当初他失业整天呆在家里,她也一句报怨的话都没说过!

  “云,以前让你受委屈了。以后我会让你幸福的!”叶高飞上前紧紧抱住又哭又笑的女朋友,郑重地承诺道。女友谢凝云在他的怀里一声不吭,不知道是情绪太过激动,发泄过后进入了麻木期,还是被男友的郑重承诺给感动的。

  半个小时后,叶高飞与谢凝云合力担着沉重的麻袋走出了仓库,将之放进了面包车内。其实叶高飞一个人就能搬动的,但谢凝云却坚持也要帮忙。叶高飞于是也只好同意了。

  搬完第一袋后,谢凝云已经累得直喘粗气了。叶高飞提议剩下的那袋他一个人搬,但谢凝云却死活不同意。

  “哈,难道你怕我会因为你没出力搬这最后一袋宝贝而不分你钱吗?哈哈,放心,亲爱的,以后我的全部就都是你的了,等这些宝贝卖了,有钱后我们就马上结婚吧?”叶高飞对女友深情道。

  “好,卖了这些宝贝后我们就结婚!”女友感动地主动上前拥住叶高飞献上了深吻。

  两人拥吻缠绵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叶高飞强忍着冲动将两人分开,“嘿,我还是将最后一袋宝贝给弄出来后,我们再亲热吧。”他伸手在女友丰满的臀部重重拍了下。后者给了她一个妩媚的笑容。

  叶高飞吹着口哨起进仓库,谢凝云留在原地等他。

  一麻袋宝贝还是挺沉的,虽然叶高飞现在体力远超常人,但将沉重的麻袋从仓库里搬出,还是累得他气喘吁吁的。女友谢凝云看到他从小门搬着麻袋出来,笑着跑过来想要过来帮忙。

  啪——一声轻响,叶高飞眼前镜头一下子变成了慢镜头。只见女友的胸口突然冒出了一点红。她脸上笑容凝固,不敢相信地低头去看,啪啪,接连又是三枪。

  一枪补在了已经开始慢慢倒地的谢凝云后心,另外两枪则打在了正疯狂想丢下抱着的麻袋,想跑上前替女友挡子弹的叶高飞左右胸口。

  谢凝云倒地,叶高飞倒地。两人伸手想去触摸彼此的指尖,可惜就只差短短几厘米,两人的指尖却是怎么都触之不到。

  谢凝云动作慢慢停止了。

  “不——”叶高飞用尽最后的力气悲痛地大叫出声。

  他不愿相信事情怎么什么突然变成这样!

  他不敢相信那个刚答应就要嫁给他的女人就这样眼睁睁地死在了自己面前!

  他不敢相信这现实的世界竟也如此地残酷,无情!

  “你跟我是一类人!你最终也会不得好死的!”意识渐渐模糊中,一个被他挑断了手脚筋的男人恶毒诅咒他的画面突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然后——

  然后就是无限的冰冷与黑暗。

  “啊——”

  睢阳城头,一个浑身破烂,抱着一杆血渍斑斑的长杆在城墙垛口下熟睡着的士卒突然大叫着从睡梦中醒来。

  “兄弟,咋得了?又做噩梦了?放心,昨天张大人刚带着弟兄们偷袭了敌人的大营,今天他们应该不会来攻城的了。你们可以睡在好梦了,有中营我们看着呢,不会让那些范阳贼摸上来削了你们的脑袋的。”垛口旁边一个当班值守的士兵开玩笑道。

  那做噩梦的士兵却不理他,这让自认为说了俏皮话的值班士兵有些难堪,于是他朝另一个被惊醒了老兵问道:“嘿,哥们,这兄弟是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那老兵麻木地看了之前做噩梦大叫的士兵一眼,漠然道:“他大概是个哑巴,自从半个月前被许大人送上城墙后,就一直没开过口。大概是被打仗吓傻的。”

  “看他一身细皮嫩肉的,大概上城墙前是个读书人吧。难怪会被吓到。就是我们这些老兵,两年前咱们睢阳人又有谁能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大战呢?”头先开口的老兵开口道。

  “是啊,谁说不是呢。不过我不是睢阳兵,我是雍丘兵。”后来醒来的老兵也不睡了,靠坐在城墙上跟头先的老兵话起家常来。他年纪颇大了,三四十岁的样子,人一老,觉就少了。被吵醒就再睡不着了。

  “雍丘兵?那就是张大人带来的兵喽?失敬失敬,你们雍丘兵个个都是好汉子!”值班的老兵身体仍站得笔直,眼睛来回在防守的城墙段巡视,口中对垛口下的老兵说道。

  “好汉子称不上,只不过没随那些软骨头一样投了贼罢了。要说好汉子,还得说我们张县令,我们谯郡的太守都降了燕贼,他却不降,还带着我们这帮不愿侍贼的丘八,先守雍丘,三千人打败令狐潮的一万五千人。后来又两千人打败了燕军的四万人,张大人带领我们两千人在雍阳同数万燕军对峙了快一年!然后又在宁陵宰了杨朝宗一万燕贼,尸体将汴水都堵住了。然后张大人又带着我们来到这睢阳,与许大人一起,以区区千人对抗燕贼十几万人,嘿,还守了这大半年,你说,张大人算不算是好汉子?”那老兵平淡地说着一场场大战,像是对生死完全不在乎了的样子,但却是对“张大人”充满了敬佩之情。

  “好汉子!张大人当然是好汉子!张大人的丰功伟绩就不说了。你知道我最佩服张大人的是什么吗?是张大人说今天要将他的爱妾杀了让弟兄们吃肉!连自己的女人都舍得杀,这张大人果真是忠君爱国之楷模!”当值的士兵一挑大拇指道。

  一直眼睛巡视着城墙的他却没注意到原先一直沉默不语的那个先前做噩梦的新兵突然一骨碌爬了起来,往城墙转角走去。

  那个不当值的雍丘老兵看到了,却只当他是去方便,也没理会。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