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超时空超级许愿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62.第62章 杀人者人恒杀之 何为天下第一剑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到下一个集市,叶高飞用身上的钱买了两匹马,他本来是想租一界马车的,毕竟骑马赶长途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奈何现在世道太乱,人心惶惶,没马夫愿意接出城的活,更不要说远走千里了。无奈,叶高飞只好买了两匹马,自己骑了一匹,用布带将全身僵硬的夏侯剑给绑在了马上。

  叶高飞出城,正要快马加鞭南下,路边却忽拉潮跳出一堆强人,将他们两人两马给围了。而为为首的一人叶高飞看着眼熟,想想,却正是之前在城内市场上卖马给他的那马贩。不用说,定是之前叶高飞跟他买马时现了白,惹他动了邪心。不过从他这么快就能拉起一伙强人来看,也许这根本就是他的日常:城内市场上卖马,城外再抢回来,然后再卖,再抢,循环往复,倒也算是有头脑的强盗。

  “夏侯兄,以前都是你动手,现在轮到我了。”叶高飞被众强盗所围,却丝毫不惧,笑笑对旁边马上趴着的夏侯剑说道,猿臂轻舒,将他腰间的长剑摘了下来。

  “小子,拿剑难道还想反抗不成?告诉你,你要是跪地献财,哥们就只劫财,不杀人,要是还想比划两下的话,等下将你剁成肉酱拿去喂狗!”为首那双职业的盗首恶狠狠道。

  “好,冲着你这句话,等下我就让你最后一个死。”叶高飞平静道。下马,提剑,一步步向众强盗走去。

  一刻钟后,除为首的强盗外,所有的强盗都死了。每个人身上的剑伤都不多,最多两剑,大部分都是一剑毙命。

  刷——叶高飞收剑回鞘,自言自语道:“哎,还是招式不够纯熟啊,做不到像夏侯兄你那样一剑一个,看来以后还要多练练啊。”

  “求求你,杀了我!”躺在地上,被挑断了手脚筋的盗首用怨毒的目光仰视着叶高飞,恨恨道。

  “不急,这儿离城不远,说不定会有行人过来救了你呢。”叶高飞对他轻轻道。

  “他们只会抢了我身上的衣物钱财然后任由我在这活活流血而死,或被野兽给咬死!我了解他们!”盗首脸带恐惧恨恨道。

  “那也没有你想将我剁成肉酱恶毒吧?那就赌赌你的运气吧,看你是会活活烧干血而死,还是会被野兽给咬死好了。”叶高飞平静地说完,回到马边,上马,一拉驮着夏侯剑的马缰绳,放马而去。

  “你跟我们是一类人!你迟早也会不得好死的!”那被叶高飞丢在地上等死的盗首用尽最大的力气冲着叶高飞背影喊道。

  叶高飞对盗首这恶毒的诅咒毫不在意,如果这方世界天道要真是如此因果轮回,报应不爽的话,这天下就不会如此黑暗混乱了。

  来时,杀人的是夏侯剑,旁观的是叶高飞。现在则反了过来,杀人的是叶高飞,旁观的则变成了夏侯剑。当然,夏侯剑杀人是快意,叶高飞杀人是无奈。这乱世,你不杀人,就要被人杀。虽然来时夏侯剑已经杀过一遍了,但现在他们再回去时,又成了盗贼遍地,黑店处处。夏侯剑不能动,叶高飞只好担当起杀人的任务。

  好在,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熏陶,对于杀人这件事,叶高飞也已经习以为常了。第一次杀人很难,但杀习惯了,跟杀猪宰狗就没什么区别了。而且更多时间,这些被叶高飞杀者办的事还不如猪狗。叶高飞杀起来就更无心理压力了。

  又是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这一天,叶高飞与夏侯剑终于又回到了郭北县兰若寺。

  说起来,叶高飞还是第一次来这兰若寺,之前书生宁采臣与那聂小倩的剧情他也没有经过,不过早看过原剧无次遍的他对这些早就烂熟于胸。两人悲剧结局的爱情故事固然让人感叹,不过与叶高飞这一路上看到过的众多悲剧一比,这根本就不算是什么。

  由郭北县到兰若寺道旁森林里的那些狼野根本就没敢来骚扰叶高飞他们,大概是被他们身上的冲天杀气给吓到了。这世道,连吃人的狼都是欺软怕硬的。

  好巧不巧,叶高飞与夏侯剑来到兰若寺时,又是一个月黯星稀的夜晚,破败倒塌的兰若寺在阴森的夜色中像一头伺机择人而噬的巨兽,让人望而却步。但不论是叶高飞还是夏侯剑都不是常人,所以根本不惧。

  夏侯剑身上的定身术已经被叶高飞给解开了,毕竟后者也不希望他在老对头面前失了面子。而且都到了这里,也不怕他会再任性调头回去。

  “大胡子!燕赤霞!天下第一剑客又来找你挑战了!”一进门,叶高飞就故意如此高声喊道。

  “你——”身边的夏侯剑想阻止他,他终是没开口,他却是担心那样的话会显得他心虚。

  “夏侯剑,难道你又烦我来了?以前不都是一年才来烦我一次的吗?离你上次被我打败还不到一年吧?”一个粗犷不耐烦的声音从寺内西厢房里传出,然后门一推,一个形象邋遢的大胡子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咦,你又是谁?夏侯剑难道你又找了个帮手来一起打我?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啊?就算你们打赢了我,这天下第一剑客的名头你们准备怎么分?你们间再打一场吗?”燕赤霞开口挖苦道。

  “哼,燕赤霞,你还是如此口尖刻薄!”夏侯剑冷哼一声,说了一句便不再开口。实在是他有些心虚,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阁下应该就是曾经的天下第一剑客燕赤霞了吧?幸会幸会!”叶高飞及时开口替夏侯剑解围道。

  “你这小白脸又是谁?听你这话,难道你自认为自己是天下第一剑客不成?”叶高飞的挑衅果然成功激起了燕赤霞的注意,他两条剑眉一挑道。

  “不不,现在的天下第一剑客乃是我旁边的这位夏侯大侠,我只不过是个跑龙套的小角色。”叶高飞“谦虚地”一指身边一言不发的夏侯剑道。

  “他是天下第一剑客?真是好笑,难道他没告诉过他已经连续七年,不,八年败在我手中了吗?离上次他被我打败也才过去了不到两个月吧?”燕赤霞一脸戏谑地说道。

  “非也非也,天下第一剑客又不是非要剑法天下第一才能当,如果一个剑客做下了有利天下苍生,惊天动地的大事,名扬天下,那他算不算是天下第一剑客呢?相反的,即使真有剑客剑法天下无敌,但只是躲在有鬼无人的破寺庙中,只管自己饮酒潇洒,不管天下苍生死活,那他又能算是天下第一剑客吗?”叶高飞摇头晃脑道。他现在只恨手中差一柄折扇,不然就能更好的装逼了。

  “放屁,大胡子我是受够了官场上的尔虞我诈,世道的颠倒黑白,这才躲入这兰若寺自成一统,不理世事的。好,就算我大胡子因此称不得天下第一剑客,那他夏侯剑又做了什么有利天下苍生,惊天动地的大事?”大胡子燕赤霞呸了一口浓痰,喝问道。

  “我来问你,这天下黑白颠倒,人心险恶,流民遍地,盗匪无数,是谁的错?”叶高飞上前一步,大声逼问道。

  “自然是那些当官的错,要不是他们贪婪无能,占着茅坑不拉屎,放着流民不安抚,放着盗匪不剿灭,这天下怎么会变得如此黑暗混乱,民不聊生?”燕赤霞忿忿地说道。他归隐前本是名震关东广西二十六省的辣手判官,最恨贪官污吏,因为奸臣当道,屡受排斥,这才愤而退隐兰若寺,与妖鬼为伴,不与生人打交道。对这天下大乱的原因还是有自己的思索与见解的。

  “是当官的错没错,但你没说到根上。最根本的原因还在于最大的官,皇帝,昏聩无道,这才让得这天下朝纲混乱,吏治败坏,民不聊生!”叶高飞振聋发聩道。

  “皇帝——你——”燕赤霞陡闻他如此骂皇帝,先是一楞,好半天才回转过来了,“不错,你说的倒也没错,根子就在那皇帝老儿身上,要不是他,那些当官的也不会如此肆无忌惮,颠倒黑白,欺压百姓!一切还真是他的错!”

  “那么,如果有人替天下受苦受难的百姓杀了这个狗皇帝,算不是做了泽被苍生的大好事?算不算是惊天动地,名扬天下?”叶高飞步步逼问道。

  原本气势非凡的大胡子在叶高飞的步步逼问下,居然不自觉地退后了一步。

  “这——这自然是算的。”他喃喃道,然后可能觉得失了气势,于是强高声喝问道:“说这么多,难道他夏侯剑竟刺杀了皇帝不成?”

  他本是想借此喝问来扳回自己气势上的弱势,却不料叶高飞却脸现傲然微笑:“不错,那狗皇帝已经被夏侯兄亲手斩了,如果不是他那狗头实在太大,不好带的话,我们就带来给大胡子你看看了,你说是不是夏侯兄?”

  “没错,你是没看到,当初那狗皇帝是如何的荒yin无耻,自己公然在御花园与众嫔妃开无遮大会也就罢了,还想拉我与叶高飞一起侍候他的那些众嫔妃呢?这种道德沦丧,猪狗不如之辈,如果不是为了天下苍生,我夏侯剑都不愿污了我的剑杀他!”夏侯剑回想起当初的情形,义愤填膺道。看他脸上的一脸正气,倒像是当初他真是这么想的。

  “你们真将皇帝给杀了?”燕赤霞一脸震撼地手指着夏侯剑叶高飞两人道。

  “那是当然,我夏侯剑岂是信口开河,虚言欺世之辈?想来这消息也已经传来了此地,你跟我们去郭北县城,应该就能得到证实了。”夏侯剑压制不住内心得意地说道。自从认识燕赤霞来,他就一直被燕赤霞压了一头,剑法上比不过他,行事上也不如他潇洒,这回好不容易能胜他一头了,自然心中得意无比。

  “想不到你们居然真的干下了如此惊人之事!夏侯兄,大胡子我承认,以前是小看你了!自此以后,这天下第一剑客的名头我再不跟你争了。你就是名符其实的天下第一剑客了!只是皇帝被你们刺杀了,这可是要引得天下大乱的呀。”燕赤霞先是郑重地向夏侯剑拱拱手,正式承认了他一直渴望追求着的天下第一剑客的名头,然后又自言自语道。

  “或许也没你想像的那么严重,看那狗皇帝的德行,估计以前也没干过什么正事!他死不死,估计对天下也没太大影响。只盼着再新立一个好点的皇帝,这天下百姓也算是有点盼头!不过,有那霍乱朝纲的蜈蚣精国师在,我看这也够呛。说不过再换上个糊涂的新皇帝还好,要是个精明点的,想为百姓做点好事的好皇帝,恐怕很快就会嗝屁玩完!”叶高飞做羽扇纶巾,智绝天下智者状,不过很可惜,他临时代替羽扇拿在手中的大树叶却多少破坏了他极力想营造出来的卧龙形象。

  “蜈蚣精国师?霍乱朝纲?这又是哪一出?难道我隐居这兰若寺中,真的已经完全与这世道脱节了?”一头雾水的燕赤霞再次开口问道。

  “那当朝国师,却是一千年蜈蚣精,他用妖法控制了绝大多数朝中大臣,所以朝zeng才会如此混乱,乌烟瘴气,以致地方吏治腐败,秩序大失,国乱民难。”叶高飞解释道。

  “没错,当初我们杀了皇帝,出京城时还被一堆小蜈蚣精追杀呢。”一旁的夏侯剑及时做担保道。

  “你们说的这些事实在太过重大,又太过离奇。我要好好去理一理,想一想。”燕赤霞说完,也不理他们,一个飞身,跳到了西厢房顶之上,在夜风中开始坐下沉思起来。

  “可是我们还等着你去救人呢——”夏侯剑急忙开口道。却被叶高飞拦了下来。

  “算了,让他好好想想吧。再说,我们千里奔波,赶了这么远的路,也累坏了,不差这一晚上的,我们先在这休息一晚,明天再出发吧。”叶高飞劝道。

  夏侯剑无法,只得同意。

  第二天,一大早,大胡子燕赤霞就拍开两人休息的东厢房的门,对他们说道:“我已经去县城问过了,皇帝果然被人杀了。你们没骗我!说吧,你们要去救什么人?我跟你们去!昨晚叶高飞说的对,剑法再好,道法再高,只是躲起来不为世人做事,那也一点用处都没有!我燕赤霞也要再次出山为民请命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