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瑾色撩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04.第204章 双胎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苏瑾却不管她那个便宜爹怎么想的,她只要爷爷奶奶开心就好了。

  吃过晚饭,听清茶说:外面的雪下大了。苏瑾就想出去看看,顾辰说什么都不让,怕她会受风寒。反抗无效之后,她坏坏的想着,今天一定不让宝贝踹你,让你不让我看下雪。

  可是没一会儿,苏瑾就顶不住困意袭来,靠在顾辰怀里睡着了。

  轻手轻脚的帮媳妇儿脱去小袄,在帮媳妇儿盖上被子。顾辰才悄悄的抚摸着媳妇儿肚子,贴着媳妇儿的肚子,小声的嘱咐:“宝贝,咱们今个儿不玩了,你娘太累了,咱们都乖乖的听话。”

  没有预期的小脚丫踹过来,却有一丝轻轻柔柔的划过,象微风一样拂过他的脸。这一刻顾辰觉得自个儿的心都跟着颤抖着。

  这种感觉真好,好的他都舍不得移开。“宝贝,听到爹爹的话了,真乖!咱们都睡觉吧,明个儿让你娘给你唱歌。”

  那一丝如微风的触感,再一次划过他的脸,就再也没有了任何声息。

  带着浓浓的眷恋,顾辰脱掉棉衣躺在媳妇儿身边。

  一夜好眠,当苏瑾醒来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睁开眼睛,就看见顾辰正一脸宠溺的看着她。那温柔的目光,不停的在她的脸和肚子上徘徊。

  “醒了媳妇儿!”

  “恩!大郎你什么时候醒的。”

  “醒了有一会儿了。要不要在睡会儿,还是现在起来。”

  “不想再睡了,我要起来。”

  “好!”顾辰把媳妇儿扶起来,又帮她穿好衣裳。外面传来轻轻的响动,应该是有人在铲雪。

  “今天哪儿都不去,就穿件小袄就成了。”

  “那怎么成,外面都下雪了,这样的天气可疏忽不得,小袄外面再加一件毛坎肩吧。”

  “好吧,听你的!”

  顾辰笑着在衣柜里拿出来一件毛坎肩,帮媳妇儿穿上。这件坎肩是珍娘新做的,肥大了不少,可是也刚刚够遮住肚子。

  “这才刚做几天呀!又这样了。”

  “没事儿,大不了过几天再让珍娘做一件。”

  “还是别做坎肩了,要做就做件斗篷吧,那个比较实惠。”

  现在苏瑾到是挺喜欢古人的披风和斗篷的,这大斗篷不管你肚子多大都没关系,都可以给你遮住,省得肚子着凉。

  吃过早饭,顾辰和苏豪去了书院,绵绵抱着针线笸箩来到上房,陪嫂子说话。

  “嫂子,你这肚子是不是有点太大了,我前天去看表嫂,我觉得你的肚子都有表嫂肚子大了。”

  “我也觉得自个儿的肚子有点儿大。”苏瑾心里也有疑惑,自己的肚子比同月份的孕妇大多了。吓得她现在都不敢多吃东西,每天吃完饭,她都强迫自己在地上溜达。

  这个年代可没“刨腹产,”医疗条件很是落后,这里的女子生产,就如同一脚迈进了鬼门关。

  她怕孩子太大不好生产,她现在都竭力控制着自己的饮食了,可是这肚子还是跟吹气球似的,长的飞快。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苏瑾正在胡思乱想,田嫂子进来回话,说方郎中来了。“请他老人家进来吧!”

  至从知道苏瑾怀孕之后,顾辰就请方郎中每十天过来一次,给自家媳妇儿诊脉。

  今个儿又到了十天之期,方郎中又到家里来诊脉。今个儿方郎中诊脉的过程有些凝重,复又诊了一次脉,才迟迟的开口。“顾大少奶奶,老朽有些疑惑,老朽怀疑,顾大少奶奶怀的是双胎。”

  “……”

  半晌之后田嫂子才惊喜的问道:“方郎中,这是真的?”

  “十有八九!”方郎中的话音落地,众人是一阵欣喜。包括在堂屋里等候的六郎,送走了方郎中之后,就跑去书院给大哥送信儿。

  当顾辰听说,媳妇儿怀的是双胎的时候,都惊呆了。随后想到昨晚上那轻柔的触摸,那一定是女儿,他的女儿。

  要不是理智还在,他一定现在就跑回家去,抱着媳妇儿的肚子,跟自家小女儿一定好好唠唠,女儿可比儿子暖心多了。

  顾辰好一会儿才稳定了心神,郑重的吩咐六郎。“六郎,你替哥回下柳村去,把咱娘接来吧!”

  “知道了哥,我现在就回去。”

  可想而知,当毛氏听小儿子说:大儿媳妇怀的是双胎时,二话没说,就把家里的事情交给了周氏,自个儿回屋收拾了几件衣服就坐上马车来了。

  还好,昨天的雪还不算太大,今天太阳出来一晒,又融化了一些。马车走在路上,还不算艰难。

  可是马车到家的时候,天也黑透了。

  看见大儿媳妇的肚子,怎么看是怎么稀罕。婆媳俩就因为肚子里的孩子,有说不完的话。

  旁边被忽略的几位,都乖乖的坐在一旁,耐心的听着婆媳俩的对话。终于,婆媳俩的交谈告一段落,绵绵在旁边才装作吃味的说道:“娘啊!您眼里只有大嫂,您来了这么半天,您可都没看见我呢!”

  听见小女儿打趣,毛氏却笑着说:“你大嫂不是怀着你小侄子吗?前些日子家里太忙,都顾不上你大嫂,现在娘来了,还不得把之前的补上。”

  毛氏的话,惹来一屋子的笑声,顾辰这才吩咐开饭。知道自己怀的是双胎,苏瑾才敢多吃了一些,但也没敢放开了吃。

  饭后,苏瑾把一把钥匙递给毛氏。“娘,这就是您那屋的钥匙,您自个儿在看看,缺什么再让田嫂子给您添上。”

  “不用给我钥匙,我跟绵绵住一个屋就成。”

  “娘,你想住哪个屋都成,但是东西什么的,您得看看,缺什么东西,明个儿就让田嫂子出去给您买回来。”

  “好,娘知道你孝顺!”毛氏接过来大儿媳妇递过来的钥匙,跟着小女儿一起去了东厢。

  既然瑾儿总让自个儿看看,那咱们今个儿就看看吧。进了东厢,毛氏用手里的钥匙打开南屋的门。

  这屋的摆设与布置和绵绵那屋很相似,唯一不同的是颜色。绵绵那屋以粉色为主,而这屋以米黄色为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