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子传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章:光耀之力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周围那群求道人士,对秦洲如此包容他人的作风,深表感激。纷纷以礼相待的对秦洲拱手说道,“秦前辈,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您的儒门,明日在下一定拜访!”

  这时,一名油头粉面的蓝衣书生,带着道歉的对秦洲说道,“秦前辈,小生惭愧,刚才不该跟着他人,嘲笑您上次的证道的。”

  求道之人,大多心性不坏。只是每个人的道法不同,想法不同,导致在思想上会发生碰撞。

  秦洲自然不会过多介意这种误会,反正解开了就好。他见天色已晚,于是对众人拱了拱手的说道,“各位,时候不早,在下先告辞了。”

  “秦兄慢走。”

  “前辈,我们送送您吧!”

  ……

  秦洲离开证道之地时,他身边多了一群鞍前马后的“弟子”。人数差不多有50多人,年龄最小的十六岁,最大的四十来岁。而且其中还有五位“女弟子”。全都是发自真心的,要送他一程。

  “好了,就送到这里吧,天也快黑了,你们都各自回家去吧!”秦洲虽然获得大道本源,但他骨子里还是一个非常谦虚的人。

  “没关系的,前辈!顺路,顺路!”一位三十岁左右模样的高瘦男子,露出和煦笑容的对秦州说道。他名叫颜鸿,其实家的方向,在另外一边。但出于对秦洲的尊重,男子愿意多陪着秦洲。哪怕就算这一路没有任何收获,他也心甘情愿。

  毕竟秦洲是他这么多年以来,所遇见的第一位,收徒没任何架子,不作任何挑剔的师尊。而且深得大道本源认可,将来必定成为人中龙凤。

  秦洲见随行的50多人,一个没走,自然知道许多人,这是铁了心的要送他。于是他干脆加快步伐,想赶在天黑之前,回到自己城镇。这样身边的50多人,也赶路方便一些。

  但可是天色暗得比他预料的还快!

  众人刚赶到庆国西南部的古韵小镇,天就已经完全黑了,连带着脚下土路都有些看不清晰。

  “秦前辈,前面就是您住的小镇了,我们送您到家门口吧!”比起那些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异界来,显然春秋玄界的修士们,更加知书达理许多。明明送到小镇门前就已经够了,但许多人还是坚持,要一路送秦洲到家。

  秦洲身为一个大男人,被这么多人一路送到家,已经够不好意思的了。加上天色已暗,万一回去路上遇到个豺狼虎豹什么的,那可就是他的罪过了。所以说话语气也加重了一些,“真的不用了!就送到这吧!你们快快回去,明天一早,都来我私塾报道!”

  “那好吧,秦前辈,那我们就先告辞了!路上前辈千万要注意安全!”刚才善意撒谎说顺路的颜鸿,关心的对秦洲说道。明明自己要回去的路,比秦洲还遥远许多。

  然而,正当颜鸿这样说着的时候,只见他一不小心,竟然被路上的一块石头,给绊倒在地。

  “诶哟!”

  颜鸿立马摔了个嘴啃泥,嘴巴、鼻子里全进了尘土。

  秦洲真是拿这群还没正式入门的弟子,没有办法。于是无奈摇头的开口说道,“诶,以后不该逞强的地方,切记千万不要逞强!在你们回去之前,有样东西要送给你们。”

  听前辈说有东西相送,周围的50多名“弟子”,表情瞬间为之一振的纷纷朝秦洲瞧来。从他们的眼神中能感觉得出,他们对此很是期待。

  这时,秦洲默默感受着体内的“光耀之力”,然后口中念念有词的轻声说道,“子曰,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是为君子,就该光明磊落。”

  一席话语刚刚说完,众人只见秦洲缓缓张开的五指之上,忽然涌现出一团团明亮耀眼的白色光团!这些光团在出现之时,便瞬间朝在场的每位弟子飞去!

  并且将他们原本看起来模糊的面容,全都照耀得异常清晰!甚至连每个人脚下的路,此时都照亮得莹白一片!

  圣洁的白光,照耀在每个人脸上,让几乎所有人都感受到来自秦洲的“关照”。

  包括他教会众人的那句,“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是为君子,就该光明磊落…”也一直被众弟子在回去路上,反复默念…

  通过刚才对弟子们的教诲,回到家后的秦洲神奇发现,体内原本没有的修为,此时居然出乎意料的增长一大截!他隐约感觉自己修为离“道初境一层”,还差了将近五分之四。

  “难怪这个春秋玄界,盛行开宗立派,原来教诲徒弟的同时,还能增加自己修为啊…”

  和秦洲理解的差不多,在春秋玄界,门徒、门生以钻研、领悟道派精髓,增长修为。而各派之祖,则在教导门徒的同时,能获取修为。这是各家学术派别,主要的修行方式。

  简单来说,就是各家学术,成为了修士们修炼必须的“灵气”。而领悟更透彻,更彻底的,修炼速度则比别人更快。

  因为有了诸子百家全书,秦洲终于能在这异界好好的心安一番了。

  包括他赠予弟子的那些“光耀之力”,也顺利将众人都送回家。夜路,被一枚枚莹白耀眼的光团照亮。使得一些同样赶着夜路的修士,纷纷借光的一起同行。

  一位樵夫模样的中年男子,在半路礼貌拦下颜鸿的问道,“这位仁兄,在你前面引路的那团亮光,这是何种大道之源?我好像从来没见到过呀!天黑路远,能否借个光同行?”

  “可以啊!不过兄台有所误会,这团莹白光源,并非在下所悟本源!而是秦前辈赠与在下赶路所用。一路上有它相伴,连寒气都驱走了不少!”颜鸿纠正樵夫的笑着说道。

  “秦前辈?哪位秦前辈?他是书法道派的?还是炼丹道派?”樵夫,从来没有听过秦洲名号,也没见证过他证道,所以弄不清楚是谁也属正常。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