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子传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章:集中信仰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接着闭上双眼,淡淡开口的轻声说道,“子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战栗!”

  话音刚落,秦洲身上散发出阵阵白色圣洁光辉。然后众人仅见!原本凋零一片的树木,居然发生神迹一般的!渐渐长出嫩芽来!

  “这是…”

  “这是何种本源?居然有如此伟岸的力量!?”

  但凡被圣洁光辉所照耀到的修士,此时渐渐感到一股浩然正气,从心中涌现。使得整个人,都仿佛得到洗涤与净化那般。

  当白光完全散去,秦洲见到周围修士脸上表情,以及看自己眼神,都跟之前不一样了!

  “兄台!哦,不!前辈!”

  “前辈!在下想加入你的儒道一派,请问能否收在下为徒?”

  一些反应够快的修士,已经急着想拜秦洲为师。毕竟秦洲现在是得大道之人,他的儒道学派,受天地法则认可。加入儒门,以后绝对能飞黄腾达。

  逍遥子,书安子,青堰子三人,看着那群“求师若渴”的证道之人,心里默然的摇了摇头。

  因为在春秋玄界,几乎所有的名门大派,对于收徒,都是非常严苛的一件事。不但要经过精挑细选,而且还层层筛选,最后择优秀者入派。至于那些没天赋的,底子差的人,则让他们自生自灭,谁也不会去管。

  而秦洲本来并没有开宗立派的打算。但是看见这么多人,围着自己要拜师学艺。此时的他忽然觉得,收几个徒弟在身边也不错。一个人在异界,人生地不熟的很容易吃亏。

  不过他所谓的收徒,可跟异界完全不一样。走的完全是秦洲自己的方式。

  “好吧,既然你们想加入儒门。那从明日起,来我私塾报道。”

  话音刚落,站在他跟前的逍遥子,书安子,青堰子师徒众人,瞬间哗然!并且万分惊讶的望着秦洲!

  “兄台!收徒不是你这样收的啊,兄台,快快把刚才的话收回!”逍遥子第一个站出来建言。虽然他并不是庆国“诗道一派”的开山鼻祖,但跟着师尊学习也有多年。自然懂得许多门派里的规矩。

  “是啊,兄台,收徒乃道派大事。如不挑选好授道之人,搞不好道派名誉、声望,都会受损的呀!兄台所悟儒道,将来必定在这庆国,达到举足轻重的地位。所以在收徒方面,还请兄台三思呀!”青堰子也在一旁建议说道。

  他和逍遥子两人,并不是故意针对秦洲,也不是看不起他的意思。而是在他们的认知里,但凡获得大道认可的学术派别,收徒就该像他们那样,只挑选最优秀的学生。

  这时,周围那些自知天赋较差,得到不名门大派赏识的求道之人们,纷纷情绪低落的低下了头。他们被各门各派抛弃惯了,所以心里也觉得,自己不被接受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秦洲,默默的看着众人,心里也在衡量着,用哪种方式收徒,更加合适。

  他的沉默,被众人看在眼里。许多人的第一反应,是秦州估计会收回刚才的话,采用逍遥子,青堰子的建议。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秦洲会重新考虑收徒一事的时候,只见他沉吟过后,缓缓开口的对逍遥子和青堰子,说道,“感谢两位的好意,不过我还是按照原来所说的,但凡想入我儒道之人,明日起皆可来我私塾报到。”

  秦州的话音刚刚落下,仅见站在他跟前的逍遥子和青堰子二人,顿时脸上露出惋惜和疑惑表情的,一直看向秦洲。而周围那些,被其他学派所抛弃的求道之人,脸上则纷纷露出激动神情!甚至有些激动到差点当场向秦洲拜师学艺…

  这时,站在两人身旁,一直默默无言的书安子,则忽然开口的对他问道,“敢问兄台尊姓大名?”

  “在下姓秦,单名一个洲字。”秦洲礼貌回答道。

  “哦,原来是秦兄!敢问秦兄,为何最后还是这般选择?”书安子很想知道秦洲是怎么想的。他不像逍遥子和青堰子二人那样,凡事都先入为主考虑。毕竟秦洲是得大道之人,不是什么市井之徒,肯定有他的想法。

  秦洲,把周围所有人的表情都看在眼里,然后他淡淡开口的回答书安子,道,“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贫而无谄,富而无骄,有教无类也!”

  秦洲最后的那句“有教无类”,意思就是人人都可以接受教育,接受学术,这不分种族,不分天赋。

  他的一席话说完,别人还在反复琢磨着他刚才话的意思。而站在跟前的逍遥子,书安子,青堰子三人,顿时哑口无言的!竟说不出一句话,甚至一个字来!

  “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贫而无谄,富而无骄,有教无类也……”

  三人反复念叨着,秦洲刚才话语。没想到眼前这位年轻人,不但以儒道,受天地法则强烈认可。而且就连说出来的道理,都这么的耐人寻味…

  正所谓众人拾柴火焰高,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秦洲之所以要以私塾授学的形式,发展儒道。那是因为春秋玄界的这些门派,全都忽略了什么叫“人多势众”,什么叫“集中信仰”。

  单单以小国“庆国”为例,名门之派有“诗道一派”,“书法道派”,“茶馨一派”,以及“炼丹道派”等等。但可是这些学术道派人数,占庆国人口比列,仅有可怜的两千分之一。

  换句话说,也就是,如果秦洲有能力,将整个庆国的群众,都纳入儒道。那他将来的影响力,恐怕要比一国之君,还要恐怖得多……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