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子传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章:儒道论道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当轮到秦洲,站上山坡,只见他身上那件青色的衣衫,被大道之源的七彩霞光,照应得很是绚丽。

  在场众多修士,全都把目光集中向秦洲。心想这位青年,会有怎样的表现。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人群中忽然有人认出了秦洲身份!

  “咦?那个小子,不是上次被大道之源轰出山坡的那个吗?”一位身穿灰色长袍的男子,忽然想起来的对众人说道。

  经他这么一提醒,许多人纷纷回想起,当初那好笑的一幕,“哦!对对对,好像就是他!用什么牛盾论道的?”

  “我这一年多来,都从没见过大道之源,这么无情的把人轰走的!没想到他这么快又来了?真是毅力可嘉,勇气可嘉呀!”

  ……

  由于大道本源,很少做出把人哄走的举动,所以众人对秦洲是记忆犹新。连法则之力都排斥的男人,那在异界是有多么另类……

  不远处的逍遥子,书安子,青堰子三人的徒弟们,看了一上午的学术论道,此时心也有些乏了。本来他们是心血来潮,想跟着师傅来这九品开外的证道之地看看,有没有一些好的苗子。

  但看了半天下来,发现尽是些乱七八糟的奇葩学术,实在有些浪费时间。

  这时,站在书安子身边的一名女弟子,蹙着眉头的不耐烦道,“师傅,时候不早了,我看我们还是尽早回书院吧!这里的学术,没几个能入得了眼的。”

  “是啊,师傅,陆焉师姐说的不错,我们都已经浪费了快一天时间了!”身旁皮肤黝黑的小师弟,也帮衬着说道。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书安子,捋着黑色胡子,教育徒弟道,“耐心点,焉儿,你性情太过急躁,在证道路上可是要吃大亏的。为师能感觉的出来,今日所要等的人,就快出现了。”

  逍遥子,书安子,青堰子三人,今天不约而同的来到此地,这并不是巧合。而是三人在求道之时,冥冥中感应到今天,会有大事发声。所以才纷纷聚集此地,想看看心中的那股不宁,究竟来自于何人、何事。

  陆嫣儿听见师傅教导之后,便再次耐下心来的一旁等待。她刚才也只是无聊,发发牢骚,并没有真的要走。

  “师傅说等的那个人,快出现了,他到底是谁呢?难道是站在山坡上的那位?”

  正当陆嫣儿这样无聊想着的时候,只见不远处的秦洲缓缓抬起头,接着向着大道光幕,开口证道,道,“子曰,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党。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也……”

  秦洲所念《论语》,是异界没有的儒道学术。所以许多人都是第一次听到,这世上居然还有如此具有“道义”的学术!

  这使得山坡下的逍遥子,书安子,青堰子三人,霎时不约而同的抬起额头!紧接眼神便锁定了正在证道的秦洲!

  诗道一派的逍遥子,率先露出惊讶表情的对周围人说道,“此子所悟是何种学术?我居然从没见识过!”

  青堰子反复琢磨着秦洲说出的话,越琢磨,越发现其中至理,“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党…此乃大之道义呐!竟然出自那位青年之口!”

  一直在等待中的书安子,这时为之动容的提醒众人说道,“你们快看那大道之源!这是要出大异象的征兆啊!”

  听到书安子提醒,众人连忙将视线,投向山坡顶上的彩色光幕。

  只见原本静谧祥和的大道光幕,在听见秦洲的儒道论道后,忽然开始颤栗起来!紧接它体内那五光十色的华丽光幕,不断的朝外交织出斑斓色彩!仿佛一股强劲的暗流,正要喷涌而出!

  逍遥子,书安子,青堰子三人,从没见过九品以外的大道本源,会有如此惊人的异象征兆。这恰恰证明了,青年所悟学术,受到天地法则的强烈认可!

  然而就在这时,众人只见一道轮盘大小的白色霞光,以仙姿下凡之势,准确无误的照耀在秦洲身体!使得站在山坡上的秦洲,看起来尤为圣洁!尤为夺目!

  刚才嘲笑秦洲的众人,以及无聊到想回学府的陆嫣儿等人,此时此刻,全都被秦洲所引起的惊人异象,给惊讶到说不出话来!

  而见多识广的逍遥子,书安子,青堰子三人,则凝重的望着那道白色霞光,眼神里充满了复杂…

  “如此圣洁的霞光,他究竟会获得什么样的道之本源呢?”三人不断在心里揣测,直到照耀在秦洲身上的那道白色光柱,渐渐消失。

  三人这才互看一眼的纷纷上前,拱手对秦州说道,“这位兄台,请问兄台刚才所述的是何种道?”

  见逍遥子,书安子,青堰子三人主动前来相问。秦洲也拱手回礼的开口说道,“儒道。”

  “儒道?好名字。”青堰子细细品味着二字,然后发自内心的赞叹说道。

  “请问兄台,刚才所述中的子曰,是何人所说?”书安子有些不解的对秦洲问道。他不解的地方在于,刚才这些话明明是秦洲自己说的。但为什么他偏偏要加上“子曰”二字?

  “是孔子。”秦洲不会大言不惭的将古人学术,说是自己所创。他只是将古人学术,在这异界发扬光大而已。

  “孔子?没听说过,他是兄台你的师尊?”

  面对书安子的问题,秦洲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虽然他学习了孔夫子的《论语》,但并没有师徒关系。

  正当秦洲沉吟着,该怎么回答的时候,还好站在跟前的逍遥子,急不可耐的对他问道,“其他的之后再说吧!兄台,你以儒道证道,请问获得了哪种本源之力?能否给众人展现一下?”

  “那我就嫌丑了!”见话题正好转移,而且周围人脸上,纷纷浮现好奇与期待表情,于是秦洲在众目睽睽之下,缓步来到刚才被逍遥子弄得一片狼藉的大树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