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子传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章:《证道诗》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翌日清晨,当第一缕阳光照耀大地,庆国南部,一处低矮的小山坡下,早已围满了各形各色的证道人士。

  他们中有许多人,天还没亮,就千辛万苦的赶来此地,占据有利位置。等会儿大道之源降临时,最早来的那批人,将先行证道,向众人证明他们所钻研的“学术大道”。

  秦洲默默地站在人群中,和煦的阳光撒落在他脸上,让他感觉到有些温暖。周边的众人,有的在互相探讨自身学术,有的则默默不言,闭眼等待。

  秦洲观察那些探讨学术的人士,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不同观点,不同信仰的人聚在一起,吵架只是时间问题。哪怕就算现在聊得投缘,等到双方观点相左之后,必定会争吵个面红耳赤。而且,这一现象不论老少,不论男女,果然符合“学术分子”特征。

  就在秦洲观察着众人的时候,忽然,身旁一位青年大声的指着天空喊道,“快看!大道之源降临了!”

  随着青年的手指望去,只见原本湛蓝的天空中,一道七彩绚烂光幕,透过蓝天,透过白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降落在山坡之上。

  此时,一些情绪激动的证道人士,纷纷对着光幕又跪又拜,表现得相当虔诚,“大道之源降临,受吾等一拜!”

  这是秦洲第二次见到大道之源降临,所以表现的还算镇定。他悄悄握起手中的《论语》全篇,暗自祈祷待会证道之时,希望能出现天地异象。这样,他以后在异界发展,就完全没有问题了!

  正当秦洲这样想着的时候,证道之地山坡外,三百米处,浩浩荡荡的行驶来数队人马。仅见他们一个个都骑着高大骏马,表情隐约带着一丝高傲与自信。每队为首之人,手里拿着颜色各异的旗帜。三角形的旗帜上,绣着属于各自学派的图案……

  随着数队人马的出现,山坡处的证道人群,忽然开始骚乱起来!

  “哇!快看!那不是诗道一派的逍遥子吗?今天居然亲自来观摩证道?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

  “不不不,别说诗道一派的逍遥子了,就连庆国书法道派的书安子,茶馨一派的青堰子,今天都来了!看来这是我们入派的大好机会呀!等下一定要好好表现才行!”

  ……

  众人之所以这么兴奋,原因是因为,但凡有名有派的学术,那入派条件都是相当苛刻的。除非真的是该派学术方面的天才,不然普通人只能靠着野路子,做一些无用功。没法学到名门名派的精髓。

  秦洲望着那些骑在马上的男男女女,英姿飒爽,表情倨傲的缓缓朝证道之地驶来。不知道是自己错觉,还是受到熏陶,只见那些名门大派所骑着骏马,都似乎有些不把路人放在眼里…

  这时,山坡上,离彩色光幕站得最近的一名白衣书生,见到名派来人之后,大笑着自显说道,“哈哈哈,没想到今日证道,居然连诗道一派的逍遥子前辈都来了。小生不才,下面就由小生第一个来证道吧!”

  研究学术之人,虽然整天喜欢跟人辩论是非,但在遵守礼仪,注重品行方面,却都相当自觉。白衣书生,是第一个来这里等候大道降临的,所以默认由他第一个证道。

  “诶?那个书生,背影怎么看起来那么眼熟?好像三个月前,他以诗论道,受大道本源认可过吧?”秦洲身旁,一位穿着淡黄色长袍的中年道人,捋着胡须的跟周围友人交流道。

  “好像我记得有这么一个人,是他没错,他的那首《证道诗》,获得了道之本源的一丝认可。看来经历了三个月的磨砺,他这一次是有备而来啊!估计他等下加入诗道一派有望了…”

  秦洲,听着附近人议论,然后看见站在不远处的白衣书生,背过双手,接着大声向七彩光幕吟诗道,“天地至尊吾更尊,指挥天地入枭门。先驱怒浪冲尘垢,再命春阳照覆盆……!”

  一席慷慨激昂的吟诗过后,大道之源还没作出反应,而诗道一派的逍遥子,则率先在马上略微颔首的沉吟道,“诗还不错,从诗中,我看到了求道天地的影子。”

  逍遥子刚评论完,只见山坡上方的彩色光幕,忽然发生阵阵变幻!紧接一道拇指粗细的红色霞光,不偏不倚地射在白衣书生眉心。代表着他证道成功。

  “快看!那是赤色霞光,说明刚才的诗,被道之本源认可了!上次我记得他引发的霞光,只有针线粗细,没想到这次,居然……”

  白衣书生的证道成功,引来周围众人的一片羡慕。这代表着他将有资格,以诗论道,正式踏入修行。并且大道之源,还会赋予白衣书生的《证道诗》本源之力。只不过该本源能力,没有定向,任何能力皆有可能。

  “兄台,不妨闭眼试下,你所获得的本源之力,让我看一下?”骑在马上的逍遥子,对白衣书生感兴趣的问道。

  获得大道之源认可,是在异界修行的第一步。而修士所获得的本源之力种类,也有高、低之分。高的天禀异赋,对修炼十分有用。低的则沦为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白衣书生听后,对逍遥子拱了拱手,然后他闭上双眼,感受着体内所获得的大道本源。接着念出他所悟的《证道诗》道,“千秋绝学归东海,中夜心光射斗牛。富贵怡怡穷亦乐,从兹无处不风流……”

  整首诗词念完,众人只见书生头顶,忽然显现出一轮金黄色的朝阳!而朝阳所照耀出的光芒,则带着一丝庄严与初生的韵味。让人见后,心中不由得生出肃穆与希望…

  “逍遥子前辈,小生的道之本源,可行吗?”白衣书生,这是第一次正式获得法则认可。所以也不知道自己头顶上的朝阳,到底到了哪种程度。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