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覆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进退而定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居然被议罪了吗?”烛光侧,一个映照在墙上的高瘦人影闻言稍显一怔,然后便不禁黯然摇头。“不想离家数年,却如此有失管教,也不知将来卸任归家,该如何面对宗祠香火?”

  “老师不必苛责,师兄也只是和其他世族豪强一样,借着家世对不法之徒有所藏匿和庇护而已。”对面一身材高大健壮人影倒是有些不以为意。“如今这天下,如此行事倒像是理所当然一般。便是方伯也只是因卢氏为当地世族之冠,若不处置则难以对他人下手,这才稍加惩戒……即便如此,也只是有所罚没而已,并未失了体面。”

  “郭刺史遣人破我家门擒拿你那位师兄时,你在何处?”高瘦之人,自然也就是卢植了,盘腿坐在蒲团上,闻言不喜不怒地看了眼前人一眼。

  “我……我在别处擒拿不法之徒。”身材健壮之人,也就是公孙珣了,不由顾左右而言道。

  “为何不是你去擒拿你那位师兄?”卢植紧追不放。

  “哈!”公孙珣一时尴尬失笑。“天下哪有打破自家老师大门的学生?”

  “为何不能有?”卢植继续追问。

  “因为天下无不是的老师!”公孙珣肃容以对。“最起码天下人都是这么想的。”

  “你今晚过来便是想说这句话对不对?”卢子干平静的反问道,一如一潭深不可测的湖水一般波澜不惊。“你知道前些年你的任职是我在作梗,最起码从辽东到赵国,都是我在背后调度,所以现寻我要个说法,露点委屈,然后想让我在选帅一事上避让三分,助你成事……对否?”

  公孙珣半响无言,这就是他为什么讨厌跟这种聪明人说话了,憋不死你也总能噎死你。

  “文琪。”卢植继续问道。“你以为我会应许你吗?”

  公孙珣若有所思,良久方才在灯下喟然应道:“老师满腹才学,一腔忠诚,只为安邦报国,连家人都弃置十余年,又怎么会因为我的私情请托而放弃为国平乱呢?”

  卢植端坐不动:“既知如此,那你为何还来找我?”

  “总是想试试的。”公孙珣摇头苦笑。“下午我已经去寻过我岳父了,希望他能避开一二,省的我此番白来一趟。一番苦劝之后,岳父大人还真就应许了我,我这才想着再来老师你这里试试,或许有万一希望……”

  “文琪。”卢植正色言道。“你岳父虽然忠心可嘉,却只有一个独女,自然会应许你。可你若是以此推断我会因私情而枉公事……”

  “老师。”公孙珣忽然起身打断对方言道。“我来为将,如何就是枉公事了呢?论人,难道不该论迹不论心吗?如今国家到了这种局势,你难道还要因为谁谁谁平日心中对谁没有畏惧便要有所抑制吗?此人再怎么如何,也比那些纯儒君子却一事无成之人要强吧?国家到了如此局面,到底是谁所为?!”

  “我非是说你不行。”卢植半响方才答道。“乃是说,我既然可以自身前往,又何必再用你如何呢?我此番争将,只是恰好对上你而已,确实没有格外抑制你的意思,实在是无愧于心……”

  “老师你之行事无愧于心,我之行事也无愧于心!”不等对方说完,公孙珣便愤然拂袖而去。“且观之吧!”

  纷乱烛火之下,卢植依旧巍然不动。

  话说,卢植所居的地方依然在南宫东侧,这片区域是朝廷给入洛的大小郎官们提供的所谓‘公房’,然而实际上除了一些家中穷困或者远道而来在洛中呆不长的人以外,很少有人会长居于此。当然,卢子干是个例外,他从当年被征调到东观修史开始,到后来进位吏部曹尚书,主管天下官员选举调用,却一直都一个人住在这个地方,只不过后来有了侍中的加官,居所档次高了些许而已。

  “文典。”

  “兄长”

  公孙珣立在卢植居所门前,却是招呼了一声候在此处的公孙范,而后者也立即应声而前。

  “你久在洛阳,”公孙珣负手而言,让人看不出喜怒。“有件事情托付于你。”

  “兄长直言便是。”

  “去给卢师买几个出身什么都挺干净的侍妾美婢过来伺候。”公孙珣面无表情的盯着对方言道。“要能生养的那种……”

  公孙范怔立片刻,几度欲言又止,但终究只能在自家兄长的逼视之下拱手称是。

  说完如此一桩尴尬之事,兄弟二人也不坐车,也不骑马,只在几名侍从的环绕下步行出了南宫东侧这片区域,一直到了灯火阑珊、车马不息的大街上这才坐上车子,而侍从们也才纷纷上马,护卫着自家主人往刘宽那里去。

  三月底的洛阳并没有因为黄巾大起义扫荡了大半个关东而有所萧条,恰恰相反,因为某种怪异而紧张的气氛,洛中居然显得有些超出常规的热闹,放眼望去,到处都又豪门奴仆四面开道,车马仪仗也各处蹿行。

  不知道的,怕是以为年节将至呢!

  车子行的很慢,公孙珣和公孙范坐在车上闲谈不断,此时说的正是洛中之前的各种新闻,而大概是眼下的局势太过严肃和紧张,而且还晦涩不清,二人说着说着却发现根本进行不下去,反而只能聊起黄巾起事前的一些洛中逸事。

  “兄长不知道。”公孙范晒笑言道。“洛中常常有锋锐新人名扬于世,而在黄巾贼起事之前,正如昔日兄长的白马中郎名动洛中一般,当时御史台也恰好出了一位人物,因为喜欢骑骢马,所以号称骢马御史,此人屡次弹劾宦官、纠察宦官子弟,恰如曹孟德当日出山时杖毙蹇硕叔父那般不留情面……”

  “我听过此人。”公孙珣倒是也有耳闻。“桓典嘛,人家祖父是太尉,家族与袁杨联姻数代,乃是天下知名的经学世家,若非是桓典父亲体弱多病,未曾出仕,如今也是历代公卿了……这种人家的继承人出来做官,便是阉宦也要给些面子的。”

  “兄长说的极是。”公孙范坦然答道。“不过,其实也是这些年阉宦气焰过于嚣张,几乎无人可制,所以这位骢马御史稍一针对阉宦子弟,便得了好大名声。”

  “我晓得。”公孙珣闻言不禁叹气。“我数年皆在河北,焉能不晓天下不直北宫久矣?!”

  这句话隐隐约约有些歧义,再加上又在大街上,公孙范倒是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接口了,而公孙珣也有所察觉,不由一时干笑掩饰。

  兄弟二人各自无言片刻,而等到公孙范缓过劲来,准备再换个话题之时,却忽然身体一晃……原来,居然有辆车子突然间拦到了二人车驾前面,逼停了车驾不说,对面车上之人还直接攀着车檐起身呼喝起了公孙珣的字:

  “文琪!可是文琪来了洛阳?”

  身后数名骑士纷纷面露怒容……到了公孙珣这份上,其实已经很少有人能再直接喊他名字了,何况是像眼前这人先当街拦车,又直呼自家主公之字呢?而且看对方形状,身上并无印绶,梁冠也不过是区区一架梁而已,俨然是个白身!

  不过,公孙珣听到这声音后倒完全不以为意,反而嘿然一笑:“子远兄别来无恙!”

  “哎呀,无恙又如何啊?如何比得上文琪你紫绶金印,年纪轻轻便封侯拜将啊?”对面车上的许攸装模作样,捻须而叹。

  公孙珣愈发失笑,却是朝公孙范打了个眼色,然后居然直接下车,去了对方车上。而公孙范无奈,也只好微微拱手告辞,先行回去了。

  公孙珣与许攸一起,目送着公孙范的车子消失在路上,这才相视一笑,然后就让车子径直驶向了路边……原来,这二人臭味相投便称知己,素来都是知道彼此的:

  公孙珣知道只要许了钱,这许子远就一定会尽心尽力帮你做事;而许攸也知道,这个公孙文琪乃是一个诚信之人,只要你帮他做成了事,或者提供了有价值的讯息,那总不会少了你的钱!

  故此,二人居然没有半点前戏试探,直接就趁着晚间暮色做遮掩,在这洛阳城中的路边巷口处开门见山的交易起来。

  “文琪还不知道吧?”许攸不禁低声笑道。“前日皇甫嵩奏疏送到后,天子也知道党锢之事要听一听阉宦们的意思,于是今日下午便召见了诸位常侍询问此事,刚一开口,吕强吕常侍便直言如今局面危殆,若不能开党锢,则党人或将与黄巾贼合流,届时汉室天下难保!”

  “天子和其余诸位常侍都是何反应?”公孙珣正色问道。

  “能有何反应?”许攸依旧不屑。“天子当即失色……他这些天本就吓得不行!而诸位常侍虽然对吕常侍愤恨不已,却也居然无可反驳。不瞒文琪,凡数十载,这党锢一事终于要有个了结了,朝堂局面将来也不比往日了。”

  公孙珣缓缓颔首……受党锢的党人本来就集中在河南的汝颍宛洛和河北的清河、魏郡一带,如今正是黄巾军主要的盘踞地点,从天子的角度来说,也就难怪会有所担忧了。

  不过话说回来,若非是汉室在这些地方人心尽失,又怎么会让黄巾军速速扫荡这些地方呢?

  一念至此,公孙珣倒是忽然问了个有些荒唐的问题:“子远兄,你与我说实话,黄巾贼骤然夺取清河,扫荡颍川、汝南、南阳,这里面有没有你们的缘故?”

  许攸闻言也是一怔,但旋即摇头:“文琪的意思我懂。其实,你若说有意无意放纵一二,或许也是有的,但若是说起暗中勾结,以此来逼迫汉室,怕就是有些高看我等了!别的不说,如今黄巾贼起事一月便扫荡二十余郡,若真是有所勾结,我们也不会让人求开党锢了……直接放彼辈入洛阳不好吗?”

  公孙珣也不禁摇头,俨然是觉得自己确实有些想多了:“那子远兄……再问你一事,皇甫嵩是你们暗中联络的吗?”

  许攸依旧摇头:“这件事情我可以与文琪作保,确实也与我们无关,乃是皇甫义真自己突然上书……其实不瞒文琪,本初那里之前确有此论,而负责此事的正是我许攸,我们本是要等诸将入洛以后再私下联络的,谁成想皇甫义真居然有其叔父之遗风,行事如此有眼光!”

  许攸说的什么叔父遗风,指的乃是皇甫嵩的叔叔,昔日凉州三明之一皇甫规的故事。

  话说,当年桓帝发起第一次党锢之祸时,众人避之不及,但皇甫规居然主动上书朝廷,说自己向来羡慕那些党人的学问与道德,请朝廷把他也当做党人来对待……桓帝可不是如今这位天子,心里比谁都明白,于是理都不理,直接把奏疏给扔了。

  不过,从那以后,士人就再也没把皇甫氏当做是单纯的边将世家来看了,而是视为自己人。

  换言之,无论是真的想向士族靠拢也好,还是善于投机也罢,皇甫氏从来都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

  至于说公孙氏?若真有人有相应眼光,也就不需要公孙珣当日拼上性命陪着阳球在洛中拿王甫当饺子馅来剁了。

  而如今,人家皇甫嵩又轻飘飘的一封奏疏再度将公孙珣压了下去……只能说,单以投机而论,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也就难怪公孙珣闻言连连感慨不已了。

  “文琪。”许攸见状捻须笑道。“党锢大开既然已成定局,那么接下来朝中必然大举征发动员大军出关迎战,你此番虽然先至,却被人后来居上……如此还想要为一路主帅,怕是要有些难吧?!”

  “子远兄还是那么聪慧过人。”公孙珣闻言倒也干脆。“皇甫嵩我是不准备与他争了,但总不能让洛中诸位贤达忘了我吧?不知子远兄能否替我造一造舆论?”

  所谓造舆论,乃是要求党人、士人那边最起码不给公孙珣拖后腿的意思,许子远怎么可能不懂?

  “若只是造舆论,倒也容易。”果然,许攸闻言稍一思索,便不由再笑。“如今党人将起,我在袁本初处又算是得力之人……只是你眼前局面,一个老师,一个岳父,倒也挺为难吧?”

  “你只管‘造舆论’便可,别的不要你管,我自有方略。”公孙珣忽然打断对方,凛然而言。“若事成,珣为一路持节主帅,何妨许你五百金?而若事不成,我这里钱虽然多,却没有一文与你!”

  许攸当即肃容,然后与眼前之人击掌为誓。

  三月匆匆而去,四月惶惶而至。

  到了四月初,果然如各路小道消息所猜度的那般,当今天子实在是忍受不住黄巾军的愈发做大,更不允许黄巾军对洛阳的威胁日益增强……须知道,颍川黄巾已经试图攻打阳翟,叩问擐辕关了……于是乎,天子和朝廷终于决定放开一切,动员所有力量应对眼前局势。

  四月壬子日,天子经黄门监、尚书台正式连番下诏:

  解除党锢;大赦天下,并召回所有徙徒,唯黄巾贼不赦;发西园藏钱、廊马以资军用;令公卿世家捐出家中马弩、资材;整备北军五校,征发三河骑士、天下各路精兵;又诏令朝中各路公卿大臣举荐军事人才,推举将门世家子弟,甚至允许任何有报国之心,又自问有将才之人前往公车署自荐为将!

  公孙珣不甘落后,来不及拜会洛中故旧,便匆忙上书言事,除了自荐之外,又直接从公车署上书,连番举荐位于雁门的程普、高顺、成廉,以及正位于北军的校尉徐荣,还有位于赵国的董昭!

  这几人乃是朝廷命官,必须要提前上书以作应对。

  而仅仅是两三日后,随着皇甫嵩等关西将门世家出身的子弟们赶到洛阳,朝廷便正式大开朝议,公开讨论进兵方略,并选拔将领。

  这不是一次正式大朝会,如今也没有那个时间进行那种仪式性的东西,但会议依然囊括了几乎所有在朝两千石……其中,公孙珣、皇甫嵩、朱儁三人,因为本身身份就足够高,得以直接前往南宫嘉德殿列席讨论。

  会议开始后,皇甫嵩几乎抢尽了风头,因为几乎所有的公卿大臣都第一时间推举了他,而皇甫义真本人也向高据陛上的天子面陈方略,说的头头是道。

  对应的,天子也毫不犹豫,第一时间就定下了皇甫嵩为南面主帅,持节,引兵迎击颍川黄巾的方案。

  没办法,换成谁是天子也应该都会选择皇甫嵩的,这不仅是因为此人世出将门,军事才能被大家公认;也不仅是因为此人年愈五旬,看上去便更可靠一些;更重要的一点是,吕强之前提醒要防止党人与黄巾贼合流之言尚在天子耳畔,故此,面对着到处是党人的颍川、汝南,受党人信任似乎才是这一路主将的最大前提。

  这一点上,无人能与皇甫嵩竞争……天子都是没法更改的。

  接下来,是第二路主帅……这一点同样极度重要,因为无论如何,都得有人持节去河北主持大局!

  那边可是张角的主力,而且昔日汉室向来倚重的河北腹地冀州,如今已经糜烂一多半了。

  不过,从这里开始,事情似乎变得有趣起来。

  “臣,宗正刘焉,推荐涿郡太守,无虑亭侯公孙珣。”上来出言推举公孙珣的人乃是宗正刘焉,数日前便被公孙珣打过招呼的刘君郎言之凿凿。“公孙太守历任邯郸令、中山太守、涿郡太守,素知河北地理;此番更是当先覆灭广阳黄巾,光复幽州,战绩出色;而且其人当先请战,忠勇之心,天下人尽皆知;更有一事,当日黄巾贼未乱之时,公孙太守尚为中山太守,便曾上书直言太平妖道之险恶,请求治罪,可见其人对太平道颇有知晓……”

  “还有这等事情吗?!”天子倒是颇为惊愕。

  “臣涿郡太守公孙珣,回禀陛下。”脚上只有袜子的公孙珣手持笏板,当即排众而出。“太平道之险恶非只臣一人所知,太尉刘公,司徒杨公,前尚书刘陶刘公,还有……宗正刘焉刘公,俱曾上书言及此事。而宗正此番所言,应该是当日臣赴任中山前往洛中而来,先受时任冀州刺史的刘公所托,后请见司徒杨公,然后联名上奏那一次。”

  “原来如此。”天子色青形瘦,闻言看了眼闭目养神的杨赐和一脸恳切的刘焉,却又暂且按下此事,然后趁势询问起了公孙珣破敌方略。“若以卿为将,当如何应对河北局势?”

  “回禀陛下,当斩其首而已!”公孙珣倒也有所准备。“河北糜烂数郡,失城数十,若是徐徐图之,怕是失之缓慢,将有后变!所以,不如聚集兵力南北齐发,一路以幽州兵马取北面张宝,一路以朝中精锐汇集凉并精兵,取南面张角、张梁。若三贼俱下,则河北失地便能一朝而复。”

  天子缓缓颔首,似乎颇为认可。

  然而就在此时,一人忽然排列而出,居然是一直在城外驻扎的大将军何进:“陛下,臣,大将军何进,有一言容禀。”

  “大将军请讲。”天子当然会给自己大舅子面子。

  实际上,若是天子信不过自己这个大舅子,又如何会在乱起后第一时间封其为大将军呢?用人唯亲,本就是人之常情。

  “陛下。”何遂高今年刚过三旬不多,端是玉树临风,仪表堂堂,只见他昂然立于殿上,倒也是一番气势所在。“公孙太守所言方略我以为极佳。但如今贼军势大,而朝廷仓促应战,却也须有所谨慎。”

  “大将军的意思又是如何呢?”天子不由蹙眉。

  “臣意方略极佳,但公孙太守过于年轻了一些,不宜为将。”何进当即回复道。“陛下,我与公孙太守素有交往,固知其人虽善用兵,却只是善用骑兵野战,而非长于攻坚围城……河北多坚城,所谓斩首,怕也是要围攻大城才行。既如此,不如采用公孙太守所谓‘斩首’之策,再换一名年长宿将去北面督军!”

  殿上诸位公卿大臣一时纷纷颔首……说到底,公孙珣太年轻了,虽然之前呼声很高,可这种国家兴亡之事交给他,这万一在河北败了,张角大军压入洛阳又怎么办?

  “那大将军可有人选?”天子稍作思索便当即点头称是。

  “臣以为,光禄勋赵苞赵公素来知兵,又是清河出身,或可出任北面持节主将!”何进当即举荐了一人。

  此言一出,赵苞也是当即慷慨请战,不少公卿,甚至中常侍也纷纷称赞这个人选。不过,其中吏部曹尚书卢植倒是不及表态,反而是不由瞥向了自己那个立在殿中,依旧面无表情的学生。

  话说,到了此时,卢子干哪里还不明白,自己分明是中计了!

  公孙珣根本没有说服他的岳父,他岳父赵苞分明也是一腔忠义,凛然不让好不好?当日这厮去见自己,根本就是被他岳父所吓倒,然后刻意刺激自己主动争将,以抑制他岳父赵苞!

  毕竟,若自己为将,公孙珣还能在别处为将,可若是赵苞持节,那朝廷又怎么会同时举用翁婿二人呢?

  只是不晓得这小子后来的安排在何处。

  然而,来不及多想了……就在此时,以太尉刘宽、司徒杨赐、司空袁隗为首,诸多受了卢植请托的公卿却已经纷纷出列,并推举他卢子干北面持节应对张角了。

  卢植本人报国心切,也只能暂时按下心思,当即出列自请为将。

  果然,赵苞看了卢植一眼,又看了看自己的女婿,倒是干脆请让了——他虽然不会因为女婿的私下请求而主动推辞,可卢植既然来争,他就没必要再如何如何了,因为他对卢子干也是服气的,而且这三公齐出,自己又怎么可能争的过呢?

  更不要说,这样终究也不用担心会耽误自己女婿建功立业了。

  随即,公孙珣也以师生之仪,请卢植为将。

  见到这一幕,卢子干心中更加恍然,但事到如此也无法多想,反而只能愈发昂首挺胸,慷慨请出河北了。

  天子本就对卢植颇有好感,而且向来非常信任,如今公卿大多推举于此人,其余二将又主动请辞,便在大加勉励之余,直接定下了卢子干持节北上,总揽河北军事一事。

  而接下来,公卿们又纷纷推举朱儁为南方次将,公孙珣与郭勋为北面次将,各自在扬州和幽州募兵,然后辅助皇甫嵩和卢植,两面夹击……这种事情合情合理,似乎就要成为定局。

  不过这里面有个问题是,南面黄巾军主力分散三处,所以颍川之后朱儁将来一定会和皇甫嵩分兵,故此应该予以持节。可幽州军那边,却只要面对一个防卫后方的张宝……郭勋和公孙珣两个人,一个年长的幽州刺史,一个封侯的太守,谁来持节?

  支持公孙珣的公卿大臣其实不少,但一番争执之下,却又是公孙珣主动请让,以郭勋本就职责所在为由,建议由对方持节总揽幽州兵马,他在涿郡安心做后勤便可……事情似乎再次皆大欢喜了起来。

  但就在这时,大将军何进却再度出列请言:“臣还有一策,或可使黄巾贼速平。”

  “大将军请讲。”天子当然不无不可。

  “陛下。”何进正色言道。“南阳是臣故乡,颍川是臣任职的地方,故此臣向来知道彼处水网纵横,不利骑兵。那么,何妨调度其中骑兵,集中用于他处呢?”

  “大将军的意思是,要将骑兵集中用在河北吗?”一直没有开口的五官中郎将杨彪忽然插嘴,引得他那自从举荐了卢植后便一直闭目养神的父亲陡然睁开了眼睛,却又旋即闭上。

  “非也。”何进凛然对道。“我意,公孙太守善用骑兵,以其将才为次将之辅,未免用人不当。而东郡黄巾贼卜已连陷十二城,拥兵数万,似乎有糜烂兖州,连结河南河北,成心腹之患的趋势。如此,何不以公孙太守为将,总督河内、并州、洛中骑兵,速速沿河而下,扫荡东郡,割裂南北,以定局势呢?!若事成,可可以借骑兵之速,支援其他各处局势。”

  公孙珣当即再度顺势请战,当然这次是自请出东郡!

  “可如此,又要调度多少骑兵呢?”杨彪似乎跟大将军杠上了。“调度太多,会不会影响颍川战局?”

  “不会。”何进当即回复。“公孙太守自幽州本就带来三千骑兵,并州那边还可以从雁门、太原调来两千,而洛中,也不是要出什么精锐骑兵,乃是要陛下发西园廊马数千,然后就地招募三河骑士便可……以公孙太守之能,三千骑兵便可破广阳黄巾,并扫荡太行,若与他七千骑兵,想来便足以横行大河上下了!”

  杨彪一时无言,只是一副若有所思模样。

  其实,和诸位公卿大臣一样,天子也一时反应不及,因为他本意乃是先定颍川,再去扫荡他处。但依照何进所言,只需要七八千骑兵,尤其是去掉公孙珣带来的三千幽州突骑,再去征召两千并州兵马,如今更是只要三四千廊马便可,就能够扫荡东郡,防止黄巾贼连成一片,倒也让人一时有些犹豫。

  而且除此之外,天子还需要考虑协助树立起大将军威信的事情,刚刚何进推荐的赵苞,便已经被众人联手否了,此番又如何呢?

  对应的,朝中诸大臣此时也有颇多心思,比如他们要考虑公孙珣的心态,人家屡次退让,这次还要再让人家退吗?最起码这种得罪人的话还是不要自己开口来说好一些吧?

  于是乎,种种心思之下,天子和殿上诸多大臣居然全都没有反对,反而有些意动……引骑兵沿大河出东郡,割裂南北,自成方面,或许的确是个好主意!

  实际上,便是皇甫嵩、朱儁二人也没有因为自己要被抽调马匹而出言驳斥,因为他们也需要尊重新任的大将军,尊重同为两千石且名声在外的公孙珣。

  不过,这些潜在的反对者之所以没有出声,却有着另外一个最直接的理由——五官中郎将,杨氏嫡子杨彪此时莫名其妙的充当了反对者。

  这个反对者分量足够,似乎不需要他们开口。

  “若只是七八千骑兵。”正在此时,作为貌似唯一的反对者,五官中郎将杨彪却忽然向天子躬身行礼。“臣以为可行!而且,东郡遥远,又失陷十二城,当请公孙太守卸任涿郡,以五官中郎将之名持节而往,因为按照礼制,五官中郎将正是都督车骑的职务……国事危急,臣愿意辞职让贤。”

  一瞬间,殿上众人几乎是本能的为事情顺利‘解决’而对杨彪交口称赞,天子也是一时大悦。

  唯独司徒杨赐不禁再度睁眼,面无表情的看了看自己的儿子,他哪里还不晓得,自家这个儿子素来想求士人之名,此番解除党锢一事被皇甫嵩所得,心中不免失衡,却是被公孙珣借机利用了起来。

  当然,这终究是无谓之事罢了,杨赐一边想一边再度闭上眼来,和身边始许久发一言的刘宽、袁隗一样,再度宛如木雕。

  于是乎,在大部分人的赞同之中,天子认可此事之余,复加杨彪为虎贲中郎将,依旧宿卫宫廷,以示荣宠。

  当日,天子下诏:拜北地太守皇甫嵩为左中郎将,持节,驻河东,待兵员齐备,出颍川;

  谏议大夫朱儁为右中郎将,持节,先领兵出长社,以求汇合徐杨募兵;

  侍中、吏部曹尚书卢植为北中郎将,持节,驻洛阳,待兵员齐备,出魏郡;

  幽州刺史郭勋,持节,驻涿郡,待兵马齐备,引幽州各部出高阳;

  涿郡太守公孙珣为五官中郎将,持节,驻河内,待兵员齐备,出东郡。

  复三日,天子再诏:以宗元为护乌桓校尉,为郭勋所属;以议郎曹操为骑都尉,为公孙珣所属。

  ——————我是以退为进的分割线——————

  “或曰:董仲颖强暴无度,刘伯安沽名钓誉,王子师刚而无能,杨文先进退无据。”——《旧燕书》卷六十二.列传第十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