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诗与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六十八章 都是你们逼我的!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满场的惊讶,满场的错愕,满场不能理解。欧阳正更是频频回头来看徐杰,显然也对这件事情不能接受,不能相信。

  就如老皇帝所问,这是为何?

  满场没有一人对广阳王夏文有过些许的戒备。这个饱读诗书的王爷,这个见人就是笑脸有礼有节的皇子。这个自小聪慧,文章诗词都是不错的广阳王,弑君弑父?

  这是谁都没有想到的,即便是卫二十三这种狠辣之人,也从未有过这种怀疑。

  老皇帝对这个儿子有许多批评,但是那些批评,更是在教导,教导这个儿子如何当皇帝,希望这个儿子不会重蹈自己的覆辙,能更好的当个皇帝,不去走那么多弯路。老皇帝想在临死之前,一股脑把自己这么多年当皇帝的经验教训都教给自己的儿子。

  这不是批评,这是爱护。

  老皇帝想不通,想不通!

  “来人,把皇后拿来!”老皇帝怒不可遏,怒不可遏的老皇帝,甚至更愿意相信夏文说的是真的,是皇后下的毒。

  “陛下,当把皇后宫中所有人都一并拿来。”一旁的卫二十三,显出了所有的专业性。

  老皇帝大手一挥,说道:“速去!”

  卫二十三一拱手,迈一步就出了大殿之门,瞬间几十上百的金殿卫,跟着卫二十三飞檐走壁往后宫而去。

  拿,自然就不是请。片刻,卫二十三一只手就拎着惊慌失措不明所以的李皇后从后宫而回。跟在卫二十三身后的,还有无数高手,拎着无数太监宫女。

  李皇后最先到得垂拱殿内,被卫二十三放在头前空地之上,看到的是头前不断磕头的夏文,看到的是老皇帝怒不可遏,抬手指着她,怒道:“你这毒妇,朕这么多年待你可有分毫冷落?你为何要帮着外人来毒杀朕?连自己儿子也不放过,虎毒尚且不食子,你这毒妇到底如何能吓得这般狠心?”

  李皇后抬头看着,此时方才明白过来。却也看得自己的儿子一边磕头,还一边惊慌失措看向自己,那双眼,无尽的乞求,无尽的慌张,无尽的哀求!

  李皇后是真明白过来的,双眼的泪,如那决堤的河口。

  再看李皇后,慢慢伏跪而下,慢慢把头埋下,开口答了一语:“陛下,臣妾该死,该千刀万剐,臣妾……万死。”

  李皇后承认了,真的承认了。有人却是大气一松,连忙又道:“父皇,儿臣是真的不知啊!儿臣真的不知晓其中之事啊。”

  李皇后泪如雨下,连连摇头,口中却还说道:“陛下,事已败露,臣妾只求一死!”

  “死,死都便宜了你这毒妇,千刀万剐都不足以平朕心头之恨,千刀万剐,来人,千刀万剐。”老皇帝手在不断的指,不断颤抖,身形已然站不住,跌坐在龙椅之上。

  “陛下,此事有蹊跷,待得臣再审理一番。”徐杰本想说的话语,却被卫二十三直接说出来了,这个卫二十三,心硬如铁,心狠手辣,却也十足的聪明。

  徐杰听得卫二十三之语,口中要说的话语也就没有必要了,而是抬头看着老皇帝。

  老皇帝怒道:“先杀了这个毒妇,其余人稍后再审。”

  卫二十三忠心耿耿,口中再答:“陛下,容臣在殿中稍微审一审,皇后娘娘即便罪该万死,也该证据确凿,如此方才合乎法度。”

  老皇帝闻言看了看那认罪极为干脆的皇后,又看看脚边不断磕头的夏文,还看了看一脸严正的卫二十三。夫妻几十年,恩情岂能没有?震怒之后的老皇帝,心中兴许还想得到一个答案,那就是皇后其实也不知道这件事情,而是李启明在宫中的心腹用李皇后的名义做的。

  这样才是真正的皆大欢喜,一个男人,岂愿意真的让自己的家庭支离破碎?岂能真的愿意杀自己几十年的妻子?只是相比而言,杀妻子总比杀儿子好。

  但是不论杀谁,潜意识里其实都是不愿意的。

  卫二十三见得老皇帝沉默了,已然走入满地的哭泣声中。还有源源不断提来的太监宫女,越跪越多。

  还未待卫二十三开口审问。已然满地都是求饶之语,这些太监宫女,岂能不明白主子一死,自己必然也要陪葬,毒杀皇帝,一宫之人哪里还有活路。

  “陛下,今日延福宫内,从来没有煲过羹汤啊!”

  “陛下,娘娘今日并未煲汤啊!”

  “陛下,今日广阳王来见娘娘,饭都没有吃,只留了片刻,更未带走一物,奴婢等人,都是亲眼所见,陛下明察,陛下饶命啊!”

  “陛下,奴婢所言,句句实属,宫内之人众多,从来不见广阳王从延福宫带走一物。”

  老皇帝抬手抚着自己的额头,又把手握拳去捶自己的额头。

  卫二十三抬头看了一眼皇帝,狠厉一语:“来人,把各宫各院所有伙房之人全部拿来,御膳房所有太监宫女,一个不可少。”

  这宫内,想要羹汤,也就离不开厨房。广阳王不是太子,已然有十来年不住宫内了,他想要羹汤,容易倒是容易,但是不可能自己动手去煮,就算他自己动手去煮,也要地方,也要炉灶与工具。甚至还要人帮手,广阳王可不是那等那把食材切好,能把羹汤调出咸淡的人,君子自古远庖厨,何况一个王爷,岂会做饭?

  李皇后听得卫二十三的话语,已然大呼:“陛下,此事都是臣妾一人所为,一人所为,与他人无关,臣妾但求一死,但求一死以谢陛下恩宠多年。”

  老皇帝把头偏到一边,再也不言不语,只是不断用手捶打着自己的额头,连带一旁上前想帮忙的老太监,也被他拂袖一边。

  金殿卫,成百上千之人,在皇宫里不断飞跃。

  夏文,趴在老皇帝的脚边,四肢瑟瑟。他心中大概是知晓了,事情看来是难以躲过去了。夏文来做此事,只算过成功,从来没有算过失败。若是算过失败,夏文也不敢来做这件事情。夏文更多的是想成功之后,该如何控制宫内之人,该如何控制整个京城局面,该如何登基。

  事情失败了,留下来的漏洞太多太多,夏文看着那为自己顶罪的母后不断出言求死,本是大气一松,也还怕自己母后不明所以会说破,亦或者母后不愿意为自己顶罪。此时,夏文才真的知道怕,是真正的害怕。

  看着金殿卫之人不断忙碌,提来一个一个的宫女太监,看着这座垂拱殿,慢慢都要被塞满了。

  夏文也看到了熟悉的脸,那熟悉的脸,预示着事情真的要败露了。

  夏文抬头看了一眼不断捶打自己额头的老皇帝,手臂忽然不抖了,而是伸入了怀中。

  怀中而出的,是寒光!

  这广阳王,已然孤注一掷了,也不知是何人教他的还是他自己早有预备。

  就在老皇帝脚边的夏文,竟然就这么把刃而起,刃不长,不过一指的长度,却也足够杀人夺命。

  夏文,兴许真是魔怔了,疯狂了!

  老皇帝甚至都没有看到脚边儿子的动作,还是闭眼捶头,满脸的难受。

  听得“叮”的一声,老皇帝方才低头看了一眼,一柄长刀横在老皇帝面前,刀身之外,一只手握着的短刃停在空中,不得寸进。

  拿着短刃的手,也被一只手捏得紧紧。

  短刃的主人,视线而下,正是刚才还在不断求饶的夏文。一个饱读诗书之人,竟然能拿刀杀人,还杀的是自己的父亲。夏文似乎也被吓到了,口中还念念叨叨:“都是你们逼我的,都是你们逼我的……”

  横在老皇帝面前的长刀来自卫九,此时已然拔刀收手。

  捏住夏文刺杀之手的那只手,来自徐杰。

  夏文想在这种环境之下刺杀老皇帝,岂不是痴人说梦?徐杰隔了十几步外,还有许多台阶,都赶到了,何况一边不远的卫九?

  老皇帝看清楚眼前发生的一切,一口老血从牙缝喷涌而出,还开口在问:“这是为何啊?文儿,这是为何啊?朕有哪一点对不住你?为父有哪一点对不住你?”

  那夏文,已然被徐杰抓着手臂,甩到了台阶之上。

  此时的夏文,半趴半坐在台阶上,双目呆滞,口中喃喃而答:“为何不立我为太子?为何不立我当太子?为何还要我与他们去争,他们哪一点比得上我?这皇位除了我还有谁?”

  老皇帝好似痛彻心扉,又是吐血不止。口中只答:“几天,几天你也等不得?几天你都等不及了吗?”

  在场所有人,动作全部都止住了,连带卫二十三都不再去提审人了,而是愣在当场一动不动,连带他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连带卫二十三,多少也如老皇帝一般想,想要弄清楚事实真相,想着兴许李皇后也不一定就是主谋。

  李皇后呢?起身就想往台阶而上,兴许是想去看看自己的儿子有没有摔到,却又上不去,左右金殿卫,早已把她按得动弹不得。

  “什么几天,我都等了多少年了,人人都说我是太子,人人都说我要登基。为何你却一直不把太子给我,是你逼我的,是你们逼我的,是你想借我掩护别人登基,都是你………………”夏文竟然在台阶上站了起来,指着老皇帝,也转头指着在场众人,似疯似魔。

  “带下去,把他带下下去,把这个不孝之子带下去。”老皇帝怒不可遏,怒到这般,竟然还只是带下去,而不是斩首之类。连喊几句,又道:“把所有人都带下去,严加看管。”

  卫二十三得令上前,提着夏文就走,金殿卫也全部动了起来,所有人,包括李皇后,全部都往殿外押去。

  站在殿内的徐杰,忽然有一种冲动,有一种想要为老皇帝给夏文解释的冲动。

  解释什么?解释为何老皇帝迟迟不封夏文为太子。

  因为夏文一旦是太子,那就用了名正言顺,不是夏文有了名正言顺,而是打着夏文旗号的李启明有了名正言顺。老皇帝要动李启明,不知多少人要瞻前顾后,不知多少人要阳奉阴违。

  老皇帝防备的就是这些,防备徐杰瞻前顾后,防备王元朗怕狼怕虎,防备金殿卫与金吾卫三心二意。更防备夏文直接用太子之尊,为李启明抛头露面,为李启明去给人到处许诺着将来,到处让人提头颅去舍命搏前程。

  所以李启明死的时候,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就是夏文当太子的时候。

  道理就是这么简单,却也就是这么复杂。

  欧阳正已然在捶胸顿足,一屁股也坐在了地上,头上的官帽都歪斜到了一边。

  徐杰连忙几步上前,扶着欧阳正,不知说什么是好。

  老皇帝身边围着一圈的太监,递茶,送布巾,喊太医。

  老皇帝手在空中挥了挥,把一圈的太监赶出左右,拿布巾擦了擦口边的血迹,口中怒喊:“传令,传令王元朗,明日午后,一定要赶到京城!”

  “徐文远,徐文远!!!”

  徐杰连忙起身:“臣在!”

  “由你执掌金吾卫,严守皇宫城墙,查,彻查金吾卫军将,定要查出那些狼心狗肺之辈。”老皇帝牙齿上皆是血迹,说起话来,格外渗人。

  夏文还不是太子,金殿卫与金吾卫就有人三心二意了,若夏文当真是太子了,这金殿卫与金吾卫,岂不是已然被那李启明执掌在手?

  人伦惨剧,看得徐杰都在叹气,叹气之后严正一语:“遵命!”

  徐杰得令,并未急着出门,便是想听老皇帝还有什么吩咐。

  老皇帝此时闭着眼,捂着胸口,又伸手去拿水,这回当真是要病危的模样,待得喝了一口水,伸手在书案上一挥,把那汤碗汤钵挥落在地,砸得脆响,还有无数奏折,湿落一地。一旁的太监,连忙跪地去捡。

  老皇帝终于再开口一语:“召……召……速召吴王入京!”

  徐杰听得心中咯噔一下,抬头往那龙椅去看,龙椅金光灿灿,还有龙椅之上的牌匾,仁德大隆。

  徐杰慢慢而退,退到大殿门口,抬头仰望天空,吴王夏翰!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