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诗与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六十五章 黑云压城(4200)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长路漫漫,瓜州还有远。种师道赶着车,车里躺着秦伍,车后还用绳子牵着几匹拖车的马。

  种师道有些担心,担心自己没有了向导,走不到瓜州,这大漠之地,即便是看着太阳,也难辨东西南北,方向若是差了一些,那就是差得远了。沿路也还需要补给清水食物草料。

  寻着大致的方向,一切似乎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还好车里有一个理论还不错的秦伍,自小听着走商的故事,知道过了张掖,就该是肃州了,肃州在后世还是有鼎鼎大名的,也就是酒泉。徐杰若是在此,兴许还真要起点兴致,那里是发射火箭的地方。

  种师道可没有丝毫兴致,因为肃州也还有五百里,其中还有几个小城。秦伍大概也知道方向是西北,只是这些都只是理论上的地理位置,真要在戈壁大漠中行走,显然不难么简单。

  种师道皱着眉头,不是抬头去看天上的太阳,生怕一个不留神,就走错了大致的方向。

  秦伍在后,说了许多话语,大多是依照记忆给种师道普及一下这一路上的地理知识。种师道听着,也不是发问几句。

  如此也让秦伍觉得两人关系应该是熟络了不少,所以试探性问了一句:“种大侠,不知你说的大江郡在哪里?”

  “大江郡在大江便,在淮西的最西边,荆州东南,古江夏之地。离这里十万八千里。”种师道随意回答着。

  秦伍听得种师道真的认真回答了自己的话语,便是又问:“种大侠这般绝顶的武艺,那些马贼几千号人,也不敢有人靠前来与你一战,为何大江郡还有人不愿意学种大侠这样的绝顶武艺呢?”

  问出这话,显然秦伍还是在想着学刀的事情,正面乞求不行,便也要想着侧面的办法。

  “他不必学我的刀。”种师道答了一句,这般的大漠,天地之间,好似就这两人,种师道此时似乎并不排斥与秦伍闲聊几句。

  “一山更有一山高,兴许那人也有武艺在身,但是显然种大侠的刀法更好几分,不学是他亏了。”秦伍夸着种师道,也在临时想着到底该如何侧面乞求一下。

  种师道闻言抬头,看着烈日慢慢西落,叹了口气,脸上多少有些羡慕之色,口中惆怅一语:“他已然是先天了,已然就是那高山。”

  秦伍闻言一愣,先天这种词汇,在秦伍认知之中,那都是传说一样的事情,秦州没有先天,京兆长安听说有一个先天,但也只是听说,仅仅是听说。

  “啊!先天?想来此人年纪不小,与种大侠学刀,辈分上有些说不过去。难怪难怪,难怪此人不学种大侠这般的绝顶刀法。”秦伍还在为种师道解释着那人为何不学他的刀,其实也是变相的马屁,兴许也是自作聪明去给种师道留面子。

  “那人不到二十。”种师道聊得相当认真。

  秦伍闻言先是一愣,随后便是笑意,笑道:“种大侠拿我打趣呢?不到二十,三流就不错了,能练到二流就算有天赋的,能进一流,那就是天才了,怎么可能不到二十就先天,这世间岂会有这样的事情?”

  “是啊,这世间岂会有这样的事情!前年冬,他还打不过我。去年我还以为自己大概是要入先天了。天生徐文远啊,羡慕不来,我若是这一遭不死,当与他争锋一世!这天下,再也出不来徐文远了,我也要这天下,再也出不得我种师道!”种师道真的有些伤感,明知十有八九要死,忍了许久的伤感,都在这几句话里面了。

  车内躺着的秦伍,其他的话语没有听懂,就听懂了种师道要入先天,要与那不到二十岁的天才争锋一世,此时他也知道种师道说的是真的,顿时听得他是五爪挠心,听得他对种师道的刀五爪挠心。

  “种大侠若是要收徒,会收什么样的人为徒?”秦伍终于是直奔主题了。

  “不怕死之人。”种师道简答一语。

  秦伍听得大喜,口中立刻说道:“种大侠,我就不怕死。”

  种师道回头看了一眼秦伍,笑了笑,不言不语。

  “种大侠,原先……原先我是怕死,而今我是不怕的,我只想为父报仇,死而不悔。”秦伍急忙解释。

  种师道好似没有听到,只是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刀,摩挲着刀身刀柄,忽然感觉有些舍不得,好似也记起了徐杰的一些话语,活着的意义之类……

  只是马依旧往西北,毫不停蹄。

  山雨欲来风满楼,汴京,徐杰得了老皇帝的旨意,飞快往皇城而入。

  欧阳正与谢昉早就到了,还有卫二十三等几个金殿卫头领,还有金吾卫几个军将,书房里再无他人。

  徐杰进了书房,躬身一礼,老皇帝正在说话,徐杰便也没有万岁的话语去拜见,老皇帝也是摆摆手,示意徐杰坐在一边。

  老皇帝的话语毫不停歇:“王元朗带了五万兵马动身了,想来李启明也收到了消息,他不会再等了,皇城不可失,但凡能调动的一兵一卒,皆入皇城拱卫。从今日起,不早朝,不准一人进出皇城!”

  皇城,就是皇宫,是汴京最里面的城池,也是汴京城墙最高的城池,外城,内城,皇城。老皇帝要确保自己万无一失,一万多金吾卫,加上金殿卫,再加上徐杰缉事厂近千人手。守住这座皇城,应该是不在话下的。皇城墙高,面积小,坚守几日不在话下。

  众人解释点头,并不插话,便听老皇帝又道:“卫二十三,你亲自带朕圣旨往北去寻王元朗,叫他兵马一到,直接入城,先围李启明府邸,缉拿李启明家眷,若是李启明逃出城去了,立马守住各城门,再听号令。”

  “遵旨!”卫二十三上前得令。

  唯有王元朗带兵来了,老皇帝才有信心真的去动李启明,那时候李启明就算亲信心腹众多,老皇帝也有资本与之一战。虽然王元朗只有五万人马,但是老皇帝也有自信,自信城外十几万大军,不可能都随着李启明上阵造反。且不说什么皇恩浩荡的天子威严,就说这世道,还没有到逼着人提脑袋造反的地步。

  李启明有动机提脑袋造反,但是那十几万士卒,再如何也吃得饱穿得暖,这华夏的百姓,只要吃得饱穿得、还有活路,便不可能去造反。几千年来,都是如此。

  此时要防的,就是防止李启明狗急跳墙。

  “卫九,皇宫之内,清洗一番,但凡可疑之人,不论地位高低,一律看押起来,能证实者,立斩。皇后寝宫,严加看管,不准一人进出。”老皇帝安排得井井有条,老皇帝当真怕死,怕死的原因很多,所以不愿给人任何一点漏洞。

  “遵命!”卫九上前领命。

  徐杰再一次见到卫九,这个因为他一辈子都不准出宫的金殿卫先天高手,心中多少有些愧疚,不免多看了他几眼。

  卫九似乎也发现了徐杰的眼神,对视瞬间,便立马低头不再去看徐杰。

  “徐文远,缉事厂内一兵一卒,皆立马调入皇城之中,一干人犯也一个不得少,金殿卫有地牢,都关押进去。”老皇帝在这京城里,能倚靠的人马并不多,不想浪费一人。

  老皇帝待得徐杰得令之后,又看向徐杰,开口问道:“徐文远,你心中有何想法,说来与朕听听。”

  徐杰有什么想法?没有什么想法?

  徐杰犹豫了一下。

  “且说就是,已然到得这个节骨眼,还这般犹豫作甚。”老皇帝说道。

  徐杰便也不再犹豫,上前拱手,便道:“陛下,不知广阳王殿下是如何安排的?”

  “自是一并安排在皇城之中。”老皇帝答道,这个节骨眼,这么个喜爱的儿子,岂能放在皇城之外?若是那李启明大势已去之时狗急跳墙,用夏文拿捏老皇帝怎么办?岂能不防?

  徐杰闻言眉头一皱,直白说道:“陛下,若是广阳王殿下在宫中,那…………便不得不防。”

  老皇帝闻言一惊,面色铁青。抬手一指徐杰,说道:“胡说八道个甚,退下!”

  虽然夏文还远远达不到老皇帝心中对未来皇帝的标准,但是这么喜爱的儿子,这么看好的儿子,自小宠爱有加,自小带在身边长大的儿子,岂容得他人说三道四来离间父子之情?还说的是这般禁忌之语,就凭这句话,若是放在平时,徐杰必然要被老皇帝问罪当场,丢官或是下狱,都有可能。

  徐杰听得老皇帝的反应,低头往一边退去。欧阳正与谢昉都转头来看徐杰,皱眉不止,大概也是想不通徐杰在这个时候为何说出这样的话语去触怒皇帝。

  唯有卫九看向徐杰的眼神,不是疑惑。

  老皇帝似乎怒意未消,瞪着徐杰看了几眼,起身之后,大袖一拂,语气不善说道:“都速速把事情办妥。”

  说完老皇帝气呼呼离了这书房。

  徐杰看得老皇帝如此模样,似也有些后悔刚才话语,摇了摇头,与欧阳正谢昉拱手见礼之后,快步往皇城东边而去。

  人性始终还是有弱点,如老皇帝这般的年纪,大风大浪都过来了,皇帝也当得越来越熟练,但终究还是潜意识里过不了父子人伦这一关。皇家无情,却是难以做到。

  徐杰并非心黑,徐杰也相信自家的人伦之情。但是徐杰却难以相信皇家还有什么人情!

  京城里的变故,看得许多人一头雾水,车架一辆一辆往皇城里进,还有士卒兵丁,还有一些重来都没有见过的人,也毫无阻拦往皇城几个大门而入,比如欧阳文峰与欧阳文沁。

  回到缉事厂的徐杰,也在头疼,头疼缉事厂里还有一个三皇子夏锐,这个自小不受老皇帝待见的皇子。留在内城里?还是带进皇城去?

  夏锐也看见了缉事厂里忙作一团,一车一车的铠甲兵刃弓弩,一车一车的人犯,去的方向竟然都是皇城。

  夏锐已然到得徐杰面前,看着徐杰,并未说话,似乎在等徐杰说话。

  徐杰也未说话,这个节骨眼带夏锐入宫,这件事情做不做?做了,老皇帝会如何想?站在老皇帝的角度,这个时候把夏锐带进宫里,是不是就代表了徐杰有其他想法?非分之想?

  徐杰明白这些道理,所以才为难非常。

  却听夏锐笑了笑,说道:“文远,可是风雨已来?”

  “风雨来了!”徐杰答了一句,并不准备在夏锐面前隐瞒什么。

  夏锐依旧是笑,笑得有些苦,口中说道:“罢了,文远能谋事,又能提刀杀人,比我有用。”

  夏锐大概也能猜到一些,比如徐杰对老皇帝是有用的,有大用。夏锐也知道自己对于老皇帝而言,是个可有可无的无用之人。风雨真要来了,老皇帝大概也不会想到还有这么一个儿子需要安排一下。

  夏锐也就猜到了徐杰的为难,此时的夏锐,真想大笑几声,然后转头就走。

  但是夏锐没有动身,而是就这么盯着徐杰在看。

  夏锐在求生,不说出口,但是双眼的期盼,是徐杰能清楚的感受到。

  夏锐依旧还是想徐杰能帮帮他,不要把他一个人放在风雨之中听天由命。

  这种期盼与憧憬,让夏锐更感受到满心的苦涩,一个皇子,皇帝之子,竟然只能这样用眼神乞求他人的庇护,何其可悲,何其苦涩!

  徐杰是真为难,徐杰在老皇帝面前,本是想能留一个欧阳正那般的能臣忠臣形象,但是徐杰似乎也慢慢知道自己似乎与能臣忠臣的角色越走越远,老皇帝心中的徐杰,兴许是个有谋之人,也是个办事之人。但永远也不可能是欧阳正那般的形象。刚才皇宫中的一语,更让徐杰形象大减。

  徐杰甚至也在猜想自己未来的仕途到底是个什么结局,是不是自己愿意接受的结局。

  老皇帝还活着,徐杰已然有了自危之心。老皇帝若是死了,徐杰更要自危,新皇帝徐杰也惹不起。

  两人就这么沉默了片刻。

  夏锐苦笑更甚,口中又是几句:“也罢也罢,也罢……也罢。”

  也罢几句,却也不见夏锐转头而走,还是看着徐杰。

  徐杰起身,往前走了几步,拍了拍夏锐的肩膀,轻轻一语:“我去给你寻套甲胄来,稍后你持着长枪,跟随士卒们一起走。进宫之后,便与士卒们同吃同住。”

  说完徐杰出门而去,留得那夏锐欣喜不已,回头去看徐杰,满是感激。又是仰天一笑,笑得不苦涩,笑得大气一松,好似真如劫后余生一般。

  是啊!徐杰,终究没有让他失望。

  徐杰,终究还是一个情义在心的汉子。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