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残阳帝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970 板垣孤注一掷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上个月,日军刚刚下水的一等和二等扬陆舰已经为了配合饭田的进攻,到达指定位置。这是日军最先进的人员登陆舰,根据牧野的建议,提高了生产优先级。在这些舰出现之前,日军的人员登陆必须转乘舢板,现在则可以直接在摊头登陆,大大提高了效率。这些船被调往拉包尔,舰长在途中打开离开长崎时的信封,获得新的航线,所有船只在没有无线电指挥的情况下,转向新加坡,完全利用南亚破碎地带的地理、水声遮蔽效应,躲避了可能的水上水下侦察。饭田这里,时机已经显现,只需等待板垣这里,利用核弹的最后一击,不管能不能摧毁褚亭长指挥部,总之能引起混乱即可。

  板垣一直在等待重新组建的南机关的消息,自从他与影佐祯昭重新修改了通讯规则,使之更不容易泄密后,等消息就变成了最痛苦的事情。撒出去追查褚亭长指挥部位置的小组,必须返回很远,才能使用军队的电话线联络,这功夫,情报有可能已经失效了。

  当然,南机关重建后还是有不少意外之喜。最大的收获,就是收买了一些老挝武装。褚亭长在柬埔寨痛打了王宝的土匪武装后,这股中立童子军渐渐倒向日本。褚亭长则在这股土匪武装的心中,成为不共戴天的敌人。褚亭长并不太把他们当一回事,从未利诱拉拢过,只是派出自己的纠察部队,不断在泰柬寮后方痛打他们,企图彻底消灭。但是这些人仗着本地人以及未成年的优势,很容易渗透到褚亭长的指挥部附近,与褚亭长的作对方式,也渐渐从武装斗争,转向了暗杀军人和情报收集。他们是褚亭长还未意识到的巨大祸患。

  褚亭长建立起雷达早期预警网后,也稍微有些懈怠,从英美方面的情报看,日军的核武器轻量化以及空中平台使用,还有待时间,当然英美的情报来源不明,很多可能是情报人员为了敷衍,蹲在家里分析(编造)出来的,这其实是情报界的通病。

  他个人判断,用轰炸机空投核弹本人还做不到,首先缺乏载弹量足够的轰炸机。日本海陆军的陆基轰炸机都以双为主,海军水上飞机倒是四发,但是载重更差,如果日本人用载弹不足的飞机勉强带弹,那么肯定无法飞很远。

  其次,日本人的夜间导航也就是那么回事,即使提前知道指挥部位置,也未必找得到(他预判如果偷袭自己指挥部,只可能是夜间)。他本人不时发报提醒周有福和陶明章当心敌人核弹偷袭,但是自己的指挥部转移倒是不太积极,他觉得,日本人想要,深入深远地带,袭击他的指挥部,还不太可能。

  褚亭长的判断确实在情理之内,但是唯一的变量来自于牧野,来自于最近这段时间,牧野对春日丸打捞物的整理。

  牧野在研究419丢失在春日丸的那枚潜水侦察器的时候,发现了一些有趣的部分,给了他不小启发。

  这个小东西的导航,分为三部分,当然首先是光纤指令导航,建立在潜艇对侦察器的位置跟踪上,其次是惯性导航,这两部分太过艰深,对现阶段日本,还有数字化、材料、信号调制、自动驾驶等很多坎要过,并不实用。但是该系统还有另一部分的声学导航,这是牧野第一次知道这部分的存在。

  他本人研究*导航,所以突然就有了灵光一现的启示。显然潜艇在水下要很小心地使用声音,因为容易暴露自己,所以深潜器与潜艇之间。只能使用指向性很强的,很窄的波束。

  这种思路本时代也已经有了,但是一直不太实用,日本也从德国得到了所谓“knickersbein”的夜间轰炸系统,可以达到不错的理论导航精度,甚至指示目标。但是因为修正波束太窄,飞机往往因为微小偏航而接收不到窄波束修正信号。反而没有实际作用。、

  目前日军在越南的轰炸,只能偷偷测量盟军导航台信号,但是因为没有距离数据,误差很大,盟军飞机则可以利用与导航台之间的无线电问答,获知精确位置以及与目标的距离关系(得益于褚亭长的组网计划,使得信息共享)。

  深潜器的导航,实际上是一种脉冲修正系统,它并不一直发送信号,只是在固定时间,对固定方向,发送短暂信号,对目标进行修正。一旦深潜器在约定时间未接受到信号,意味着偏航。当然只是备用系统,通常潜艇未必敢使用。

  根据这种思路,他提出了用日本最新的电子器件,进行窄波束信号,精确导航的建议。他建议飞机以严格的笔直航线飞机,使用建立在越南北方的一系列临时导航装置,不断地发射修正信号。这些信号通过圆形侧向天线,进行行波束偏正测量法测量,不再通过或急或缓的音频粗糙表达,而是直接在仪表上显示,提供修正量。

  当然从战术上看,这样利用窄波束导航的问题在于,飞行员几乎没有改变航向的灵活性,一旦改变航向,再修正回来,可能就错过了修正点。而利用缴获的B17修改的核弹平台,是否具有带弹返航能力,目前是未知数。陆军技术部门评估为:有很大概率可行,也就是说,有一定概率不可行。至于强行带弹降落,会不会在机场爆炸?陆军的评估是:机会不大,但是不能说可能性完全没有。

  褚亭长的指挥部几乎无迹可寻。他的指挥部的无线电通讯量只有一般师部水平,这一点上,他和周有福的算计都很精。整个中南半岛有十几个师(旅)部在运转,显然够日本情报机关迷糊一阵子的。但是他的指挥部太过依赖电话线,有时候为了加急布设电话线,反而会漏出一些马脚,最明显的部分在于通常师部电话线,会简单挂在树上,或者用很少的木头电杆,而褚亭长的指挥部,有专门的架线部队和电缆维护不丢,使用美军吉专用架线车和工兵埋设缆线部队,部队后面有卡车装着电线杆紧紧跟随。

  王宝的部队,大部分目不识丁,但是日本人教会了他们一些基本技能,还是足够嗅到一些蛛丝马迹了。。

  游击队被分成了上百个小组,到处撒出去,每一个师或者独立旅一级的部队周围,最近都有大量可疑人物出现。褚亭长的纠察部队,仅仅在最近10天,就在整个战区,枪毙或者吊死了400名可疑分子,他们中有一些人带着武器、望远镜,有一些在笔记本上记录了部队番号,有一些虽然没搜出什么,但是长得贼眉鼠眼活像坐探。

  这些小组中间,难免有一些会摸有到褚亭长指挥部边上的。褚亭长的司令部目前停留在老挝与泰国交接处,其实距离前线并不遥远。很快游击队员就发现了这个指挥部的野战厨房数量较之一般师一级指挥部多,物资采购也频繁。这些当然这并不构成判断要件。但是日本特工楠本还是靠直觉感觉出一些问题,随后楠本本人来到褚亭长指挥部附近,跟踪了外出采购的人员,发现改部队负责采购的伙夫,佩戴中尉军衔。而且开吉普车没去什么农产品集市,而是直接去了几家法国人开设的餐馆,采购半成品,采收数量不大,也基本不还价。

  他由此开始重点怀疑这个指挥部,虽然褚亭长的指挥部,随后进行了转移,但是楠本得意跟踪不断延伸的电线杆再次追查到指挥部。他现在可以确定,这个指挥部决定不简单,周围的警戒部队很混杂,有200师的人员还有从陶明章部调来的准宪兵部队,警戒圈远达4公里,他派出去刺探的小组成员的平均存活时间只有两天左右。通常一个小子派去抵近侦察,第二天就会在兵营附近树上找到挂着的尸体。如果刺探多了,褚亭长的指挥部就会转移,但是楠本仍然可以找到新的位置。

  他通过复杂的情报传递渠道,把消息送到后方,褚亭长的指挥部似乎有眉目了,也给海南岛的特攻队制造了一个巨大的难题,目前载具和核弹,都还没有到成熟阶段。是不是冒险突击一下。

  没人敢拍板这件事,毕竟一旦夜间导航失败,飞机又不能随便扔掉如此珍贵的战争资源,那该怎么办?事实上,B17的弹仓无法适应核弹的几何尺寸,必须全程打开弹仓,航程也没有保证(经过几次带配重模拟弹的试飞,但是每次得到的转场航程都不一样且误差巨大)。

  板垣知道,所有人都躲到事后,到了自己拍板的时候了。船队正在新加坡附近聚集,再拖延下去,意图势必暴露。他仔细询问了新的导航计划可行性,觉得有三四成把握,也可以一搏了。计划中,B17飞机将仍然使用美国机徽,作为迷惑敌人飞机的手段,飞机在凌晨前起飞,争取黎明实施攻击,一旦导航计划失败,则利用黎明的光亮,目视搜索褚亭长指挥部,然后进行自杀攻击。如果目视搜索失败,则飞机返航。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