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官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562:人性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3562:人性



  万有才打开了文件也只是看了几眼,说道:“许总,看来你是真的没诚意啊,你让我接管,就给我个这玩意,还不知道有没有病毒,或许我洗个澡回来都没有了,再说了,你就是在国外也一样会控制他们,优盘上记录的这些玩意,不值钱”。



  许弋剑说道:“没错,这就是全部的资料了,有才,你以为这是一个多么严密的组织吗,说白了,这里面的人都是人尖子,你要想让他们心甘情愿的为你效力,你还得为他们谋划利益才行,别的不说了,就说这个人吧,我一直都在为他们哥俩的事和丁长生周旋,虽然结果不尽如人意,但是也是有效果的,再有,他能到江都当市委书记,也是我帮着他牵线了安如山,最初安如山可是不认识他的,这都是我做的努力,所以他才为我所使用,明白这里面的道理吗?”



  万有才点点头,说道:“道理我懂,但我不是官场中人,恐怕没有这个运行能力,所以,这个摊子我是接不了了”。



  “别啊,你是商人这没错,但是商人也是人,谁说商人不能做官了,美国人可以选上去,我们可以加上去,你去找陈焕山,让他帮你运作,一开始不敢说全国,但是中南省是可以的,弄个政协委员,政协常委,人大代表,这些都是小事,他可以帮你搞定,这样不就是可以有身份了吗?”许弋剑问道。



  万有才倒真是没想到这一点,他想到的是丁长生那样的官员,对啊,为了统战的需要,新中国有一套这样的体系,那就是政协,所以政协里除了养老的官员们,商人是最多的一个体系,还有全国工商联,这些都是可以进入的部门,不得不说,相较于许弋剑这个老油子,万有才觉的自己真是太嫩了。



  “没门,我和陈焕山不和,你这是知道的,我会去找他帮我?”万有才说道。



  “兄弟,别这么固执,无论是在官场还是在商场,固执都是最大的缺点,你要是想要得到最大的利益,你的态度就要像是湖水里的芦苇,风往哪边刮,你就得往哪边倒,不随着风的方向走,那就是一个结果,折断,这些年我算是看明白了一个道理,当然了,这个经验算是送你的,听不听拉倒,在中国做生意,你要跟着政策的风向走,这个风向最开始的微风就是从新闻联播开始刮起来的,当然了,对于你以后就不用看新闻联播了,你有的是消息比新闻联播早一百倍的时间到达你的耳朵里,你以为那些赚了大钱的人都是先知先觉吗,屁,都是在上面有人指点,为什么指点,还不是利益在里面,为什么巴菲特能成为股神,因为他的背后是美联储,美联储要怎么操作经济,巴菲特早就知道了,所以,哪里都一样,掌握了政策的消息,你就能赚大钱,明白了吗?”许弋剑有些狂妄的说道。



  “是吗,既然这摊子这么有价值,这么好,你为什么要给我呢,我就想不明白了,丁长生说你这是在给我挖坑,上面已经有人知道爵门的存在了,所以必须要铲除掉,我说的没错吧?”万有才问道。



  许弋剑丝毫没有犹豫的说道:“你说的没错,确实是这样,我是没办法,既然要离开这里,我也不想这摊子败在我手里,另外,我也不想这些兄弟没了依靠和连接点,这么说吧,你做好了,你就是掌控他们命运的门主,弄不好,你就是个联络员而已,我们这个门不像是火门,上任门主可以指定,剩下的不服就干掉,但是我们不同,我们要经过长时间的磨合,考察你的能力,不符合这个能力的,自然会被淘汰掉,所以,兄弟,我也就是交给你一个烂摊子,撑不撑的起来,就看你自己了”。



  万有才还以为像是自己这样,标注的明明白白,谁都对自己臣服,不服就除掉,可是这些都是当官的,有的还是手握一方权柄的大员,岂是说除掉就除掉的,所以万有才的第一念头就是,这玩意没戏。



  “本来呢,我是想交给陈焕山,但是又不放心,因为这个人我很了解他,睚眦必报,心胸很小,我担心他会利用这些人做他对付丁长生的炮灰,虽然我也恨丁长生,但是我不能为了对付丁长生把这个组织毁了,所以我一直都是有劲使不出来,不像是丁长生那么混蛋,不管不顾,什么都能干的出来”。许弋剑说道。



  “那你不怕我把这个名单交给丁长生?”



  许弋剑摇摇头,说道:“丁长生不是这样的人,他比你聪明,他已经知道上面开始盯这事了,所以恨不得躲的远远的,才不会趟这趟浑水呢,而且他也不会拿了这个名单去交给纪委,你想想,就算是交给纪委,这些人里也不见得都违法乱纪,单凭这么个名单,就把人抓了?可能吗,谁能保证这个名单不是伪造的,一旦不能彻底查办这些人,那丁长生举报的行为也就没意义,但是这些人会恨死他,早晚合成一股绳绞死他,你说他会举报吗,你也不会,你不舍的,你是个商人,也是个半个江湖人,你知道这个名单的重大意义,可以为你将来铺平道路,所以,你也会死守秘密,对不对?”



  万有才愣了一下,说道:“原来一切你都算到了”。



  “要不是想明白了这些事,我会把这个摊子交给你吗,还是和丁长生关系密切的一个人,退一万步说,这个名单无论是谁得到了,都只会像是当年雍正皇帝烧毁百官行述一样,秘而不宣,或者是暗地里调查,或者是悄悄毁掉,再或者是据为己有,就是这么简单,这就是人性”。许弋剑淡淡的说道。



  万有才点点头,忽然转移了话题,问道:“你的钱转移的怎么样了,别到时候出不去了,我看你还是出去为好,免得到时候连累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