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官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3327:曹永汉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3327:曹永汉

  “不用你说她也不会再回来了,所以,你们俩这辈子可能都见不到面了,这么大年纪了,可能就死在里面了,你说你这辈子过的值吗?”丁长生问道。



  翁长泉点点头,说道:“这辈子是值了,该吃的该喝的该玩的,都经历过了,要是在平淡无奇和我的经历之间选择,我还是会选择我经历过的,人这辈子,就一辈子,怎么不得活值了”。



  “好吧,这些话你还是留着和纪委的人说吧,说不定他们正在赶来的路上了,北原的盖子到了现在没有人敢再捂着了”。丁长生说道。



  翁长泉点点头,说道:“年轻人,能早点撤出来就早点撤出来,将来到了一定的地位,你想撤出来,都来不及了,因为一旦权力到了一定的程度,你自己都舍不得走”。



  丁长生离开了翁长泉的家,他躺在躺椅上,让勤务员去准备饭菜,他困了,想要休息一会。



  站在机场的门口,看着一身大红风衣的宇文灵芝拉着一个简单的行李箱出来,丁长生走过去,毫不避讳的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把箱子放到了后备箱,二人上了车,宇文灵芝一只手挽着丁长生的胳膊一句话也不说。



  “回来了就好,我们现在去哪?”



  “你知道吗,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回来了,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回来看看,我想回家看看”。宇文灵芝说道。



  按照她的指挥,丁长生将车开到了一处豪华的别墅区,这里是北原有名的富人区,而在最中间的位置,一栋最大的别墅就是原来宇文灵芝和祁凤竹的家,可是此时早已是别人的房子。



  “下去看看吧”。丁长生说完率先下了车。



  “算了吧,我只是来看看,现在已经是别人的家了,我还来这里有啥意思?”宇文灵芝说道。



  但是丁长生已经上前叫门了,宇文灵芝也只好是跟着下了车。



  “请问,你找哪位?”开门的是一个女人,看起来很年轻,但是风尘味十足。



  “原来这里是这位女士的房子,只不过后来易主了,我想过来问问,这房子卖吗,这位女士想买回来”。丁长生看看身后的宇文灵芝,问道。



  “买回去?你知道这里的房子现在多少钱吗?”女人不屑的问道,站在门口堵着不让丁长生和宇文灵芝进去,外面虽然有些冷,但是别墅里面的温暖如春,女人穿着一件吊带只是在门口停了一下就要关门。



  但是丁长生一伸脚,挡住了门。



  “你想干吗?”



  “开个价”。丁长生简单的说道。



  “不卖”。女人非常蛮横的说道。



  “这里的价格好像也不是很贵,毕竟这里也是老房子了,这栋别墅大概价格实在两千万左右吧,我出三千万,我看的出来,你也不是这里的主人,麻烦你给你家主人带个话,这是我的电话,他要是还想在北原混,就及时联系我,我会尽快过来办手续”。丁长生说完,给女人递过去一张纸,上面是自己的电话。



  可能是被丁长生的气势吓到了,也可能是被丁长生出的价格惊到了,所以女人接过去纸条,丁长生这才收回了脚,然后带着宇文灵芝离开了。



  “你何必呢,这里现在不知道是谁的地方呢,我不想你在北原再得罪人了”。宇文灵芝说道。



  “你回来了,肯定得有个地方落脚,闫培功也快到了吧”。丁长生问道。



  “嗯,他下午的飞机,晚上一起吃饭吧,我想正儿八经的请你吃顿饭,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这么多年,我的心渐渐死了,以为再也不会回来,再也不可能翻案,虽然你告诉我说一定会的,但是我就当你是安慰我了,所以,我从来不敢催你,就当是你骗我好了”。宇文灵芝说道。



  “我说过的事,就一定会办到,从来不会瞎承诺”。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将宇文灵芝送到了叶家的酒店里,现在虽然不会再那么危险了,可是丁长生依然要小心,一个是零号失踪,一个是北原的事还没彻底落下帷幕,所以该小心的还是要小心。



  夜晚,风尘仆仆的闫培功终于也回到了北原,见面第一件事就是和丁长生紧紧拥抱,他的激动有点都不亚于宇文灵芝,因为他们都以为这辈子都要客死异乡了。



  “来,让我们干一杯,庆祝我们的初步胜利”。丁长生举起酒杯,说道。



  “干杯……”



  “干杯……”



  叶文秋作为酒店的老板也参加了饭局,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丁长生放下手里的东西,看向几个人,他们都看着丁长生,知道丁长生这是要说正事了。



  “就在去接你之前,我去见了翁长泉,翁长泉告诉我一件事,但是这事我不知道是真是假,所以,既然你们都来了,尤其是你们俩”。丁长生指着看向宇文灵芝和闫培功,说道。



  “你们知道曹永汉这个人吗?”丁长生看向宇文灵芝和闫培功,问道。



  “我知道这个人……”闫培功先说道。



  丁长生在等着宇文灵芝的回答,宇文灵芝好像是很努力的回忆了一下,然后说道:“好像是有这么个人,我记不太清楚了,怎么了?”



  “这个人是合山市的首富,你想起来了吗?”丁长生问道。



  “嗯,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合山市,对,好像凤竹和那人做过什么生意,老闫,你该记得比较清楚吧,因为我一直都不太管生意上的事,都是凤竹一个人处理这些事,因为他的身份问题吧,所以我从来不敢多管,怕伤了他的自尊心”。宇文灵芝说道,因为祁凤竹是上门女婿,这事丁长生知道。



  “是,有这么回事,怎么了?”闫培功问道。



  “那和曹永汉做过生意吗?”丁长生问道。



  “没做过生意,但是有过竞争,我们当时以高价拿下了合山市的一个大型煤矿的开采权,当时和我们竞争的就是曹永汉的汉商集团”。闫培功说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