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江山志远:杨志远飙升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33章 大结局:三年后(7)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游客没有喧哗,但并不代表游客什么都不做,没有离开的游客,都将手机的镜头对准了杨志远,广发微博,以《好人好梦》《您辛苦了,我们的好书记》《杨书记请您多睡一会》为内容的微博,开始通过自媒体飞速传播,在短短的几天内,传遍大江南北,一时感动了无数的人民群众。与那种官员离任,万人空巷送别官员的虚假相比,这种群众自发地关门歇业,只为了让一个书记多睡一刻的情景,更让人感到温暖祥和和力量。

  此处无声胜有声,微博上的画面是宁静了,灰墙碧瓦蓝天,阳光淡淡,溪水潺潺,风摆杨柳,木栏亭榭,杨志远靠在躺椅上面带微笑,酣然入睡的镜头感动了许多的人们。都知道这不是炒作,能让父老乡亲关门歇业静心守护,这种事情乡亲们如果不是心甘情愿,只怕谁安排都没用,乡亲们根本不会搭理。人民群众从心里感慨:这才是人民需要的好书记。

  枕着潺潺溪水之声入睡的感觉真的很好,杨志远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杨家坳的山水之中,自是睡得无比酣畅。睡梦中的杨志远,又看到了杨石叔,看到杨石叔顺着菊花遍地的田野走来,笑呵呵地对他说:志远啊,干得不错,看来你为乡亲们做了这么多,我们从心里为你高兴。这才是我们杨家的男儿,好样的,志远,加油!

  杨志远就在那一刻醒了过来。一看表,都睡了有三小时了,天近正午,杨志远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身体,心想也该走了。

  老张头吧嗒吧嗒抽着旱烟,远远地守在一旁,此时一看杨志远醒了,乐呵呵地走了过来:“杨书记,睡醒了。”

  杨志远笑,说:“真是一个好觉。”

  老张头笑,说:“不多睡一会?”

  杨志远笑,说:“不了。”

  老张头说:“到饭点了,杨书记要是不嫌弃,就在我老张头这吃顿饭再走。”

  旁边还真是摆好了一桌饭菜,青菜豆腐,最贵重的菜应该就算那条西临江的鳊鱼了,杨志远一笑,说到哪都要吃饭,既然你老张都把饭菜做好了,那好,我就吃了饭再走。

  老张头一看杨志远点头应承,脸上顿时乐开了花,老张头给杨志远沏好茶,说杨书记,那我让人把你的秘书司机叫进来。

  杨志远是下午二点离开古镇的。杨志远离开的时候悄悄地将伍佰元压在饭桌上。

  杨志远离开老张头的茶馆,老张头将杨志远送到正街:“杨书记真不多坐会?”

  杨志远笑,说:“不能再耽搁了。”

  老张头说:“那杨书记今后有时间就常回会通看看,多来老张头这坐坐。”

  杨志远笑,说:“好!”

  杨志远走在街中的麻石路上,看到杨志远离开,乡亲们都纷纷跟杨志远打招呼:“杨书记,这就走了?”

  杨志远笑,说:“走了。”

  乡亲们都从店里站到店前,向杨志远挥手:“杨书记再见!”

  杨志远挥手:“乡亲们再见!”

  简简单单的对话,却透着浓浓的情谊。杨志远在乡亲们的挥别中,来到停车场,上了车。杨志远在后座,竟然发现有好几盆茉莉花。杨志远问邵武平:“谁送的?”

  邵武平说:“是古镇的乡亲们,不知道名字,放下茉莉花就走了,说你肯定会喜欢。”

  杨志远俯身抱起了一盆茉莉花,不由地想起当年自己体育馆说的那句话:不离不弃,乡亲们若不离我杨志远便不弃。

  邵武平告诉杨志远:“其实在杨书记睡着的那三个小时里,为了让杨书记多睡一会,老张头他们那一片三四十家的门店都关门打烊,不做生意。”

  杨志远惊讶,埋怨:“武平,刚才为什么不说?”

  邵武平说:“古镇的乡亲们说不能告诉你,老张头一直都在一旁盯着,刚才不好说。”

  杨志远说:“不好说就不说了。”

  杨志远看着手中茉莉,清香淡淡,一时感慨万千,心说我杨志远何德何能,让乡亲们如此诚心以待。汽车顺西临江北上,杨志远看着窗外的古镇,眼中有了泪意:谢谢了,乡亲们!是你们,让我杨志远知道,我杨志远这些年所做的这一切是值得的!没有做错!

  而在古镇街头,老张头站在街头直跺脚,说这怎么是好。有乡亲问老张头,怎么了,杨书记落东西了?老张头扬起手中的五张百元大钞,说是杨书记留下饭钱了。乡亲们埋怨,说老张头你怎么搞的,不是说了,这餐饭,由老街人凑份子,每户几角,聊表心意,你自己这么不留意,怎么能让杨书记把钱留下。老张头‘我’了半天,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乡亲们说这伍佰元,咱老街人不能收,一收就显得我们老街人太不讲情谊了。老张头问怎么办?杨书记都走远了。有乡亲说要不这样,咱们从邮局将这伍佰元寄回去,就写:省人民政府,杨志远省长收。乡亲们纷纷点头,说中,就这么干。

  这张汇款单,几天后到了省政府,杨志远让邮局以‘查无此人’为由,直接退回古镇。老街人一时百感交集,有老街的年轻一代,将此事写成一篇《一张无处投递的汇款单》,在互联网上张贴,一时转发者无数,让民众唏嘘不已。

  那天的杨志远,手抱茉莉,把头靠在车窗,所有的景致随着滚滚车轮,一一退去,杨志远在心里依依地与会通道别:再见古镇!再见孵化园!再见荷塘!再见会通!再见乡亲们!

  当汽车顺着国道离开会通地界,杨志远看到路旁‘欢迎您下次光临会通!’的指示牌一闪而过。

  杨志远心想,这个‘下一次’会是什么时候?一年二年?再来,他杨志远就不是主人而是客了。

  汽车前行,杨志远回望,不知不觉,已是一脸的泪。

  (全书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