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江山志远:杨志远飙升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31章 大结局:三年后(5)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新省长正式走马上任,汤治烨率领省委常委们在省委招待所迎接新省长和中组部送新省长上任的领导。双方握手,杨志远位列第三,新省长走到杨志远的面前,与杨志远一握,很是有力。

  新省长哈哈一笑,说:“看来还真让杨省长说准了,山不转水转,转来转去,今天,你我还真的转到一起了。一听到自己要到M省,一想到你我将在新一届省政府里搭班子,我是辗转难眠,兴奋难耐。”

  杨志远笑,说:“彼此彼此,一想到要与省长搭班子,同样是迫不及待地准备与省长见面。”

  新省长笑呵呵,说:“等会得好好喝一杯。”

  汤治烨在一旁笑,说:“怎么?不用我介绍?两位省长认识?”

  新省长笑,说:“认识,老朋友了。”

  汤治烨笑微微,对于这位新到任的省长,汤治烨了解一些,但不多,其是少壮派,49岁,上层资源丰富,颇受中央器重,据说其工作作风比较激进,在外省任常务副省长时,该省省长比较保守,其与省长合作并不太愉快。这次换届,该省书记省长都没有变动,中央经过权衡,将其调任本省。汤治烨这些天一直都在思量新省长这个人,此人个性如此分明,只怕有些不好合作,汤治烨一直都在寻思怎样找到一个切入点,和新省长开诚布公地谈一次,大家求同存异,遇事有商有量,共同为本省的经济繁荣政局稳定努力。

  现在汤治烨一看杨志远和新省长认识,关系看来很是融洽,汤治烨顿时从心里松了一口气,知道这个切入点自己已经找到了,那就是杨志远,有杨志远从中调和,他根本就不用担心本省的政局会出现书记省长剑拔弩张的紧张局面。

  新省长为谁?为在党校没少喝杨志远‘眉儿金’,俩人互为欣赏的省部班的柳学员柳云长。

  杨志远笑,说柳省长真不够意思,这三年可没少喝杨家坳的‘眉儿金’,到本省来,竟然也不知会一声,直到昨天杨志远同志才知道,新省长谁?柳学员?有没有搞错?怎么可能?杨志远同志始终不愿相信,柳学员真要到本省,岂会事先不联系,不通知?现在柳学员真真切切地站在了杨志远同志的面前,这才相信,是真的,不是梦,所以觉得柳省长不够意思。

  柳云长笑,说:“汤书记,这可怎么办,一来杨省长就对我有看法有意见,今后工作怎么开展?”

  汤治烨心情愉悦,直笑,说:“这很好办,如柳省长刚才所言,等会两位省长多喝几杯,一醉泯恩仇。”

  杨志远笑,说:“那还是算了,柳省长喝茶可以,喝酒根本就不堪一击。”

  “杨省长那不是喝酒,是喝水,自愧不如。”柳云长笑,说,“杨省长,我想我还是有必要加以解释,不是柳学员不想告知,而是想给杨省长一个惊喜。”

  杨志远笑,说:“看来效果不错,柳省长的到来还真是让人惊喜。”

  汤治烨哈哈一笑,开始介绍下一位:“省委政法委书记:付国良同志。”

  柳云长和付国良握手,互道幸会。

  半月后,省委正式做出决定:免去杨志远同志会通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同时任命徐海明同志为会通市委书记,刘鑫平为会通市委副书记、拟任市长。

  如刘鑫平当年所言,天上掉下来一个大馅饼。谁都知道,杨志远现在是常务副省长,事关会通的人事任免,省委肯定会充分考虑杨志远的意见,杨志远有绝对的话语权,没有杨志远的首肯,徐海明成不了书记,刘鑫平也成不了代市长,官场说到底就是这么一条线,一环套一环,大家齐心协力,一心为公,那么这一线的人也就越走越高,越走越远,越走越广阔。

  就在省党代会之后,省委对全省地市一级的书记市长进行了重新调整。榆江、会通、合海三大市的党政领导纷纷派往其他地市,会通市的变动最大,市委副书记调任地级市的书记,腾澜接任副书记,寻开平调任某地级市的市长,方炜旻升任常务副市长,余就则到了合海,任常务副市长,而合海的代市长为谁?范晓宁。徐志科接余就,成了主管农业的副市长。

  这天在会通全市干部会议上,杨志远深情地回顾了自己在会通的七年,感谢同志们对自己工作的支持,没有同志们的齐心协力,会通不可能取得今天的成绩,他杨志远也只能是一事无成。

  杨志远说完,站起来,向在座的同志们鞠躬致谢。

  全体自发地起立,掌声雷动,杨志远本来已经坐了下来,一看同志们都站立,不愿坐下,杨志远不得不站起身来,再一次致谢。会场上,掌声经久不息,杨志远坐下,又站起,站起又坐下,到最后,杨志远干脆站着没动,用手压了又压,但掌声依旧,一看无济于事,杨志远不得不下命令,命令寻开平、方炜旻、余就他们这些副市长带头坐下。会场这才恢复平静。

  杨志远说:“离别总是让人感伤,在会通的七年,是我杨志远最刻骨铭心的七年,这里的山山水水都铭记在我杨志远的心里,多余的话就不多了,千言万语就两个字:谢谢!谢谢同志们,谢谢会通的父老乡亲们。”

  这次离开会通,杨志远要想像上次离开社港一样,静悄悄地离开,是不可能的。当晚,在合泰宾馆,市委举行了一个小型欢送会。

  吴彪和杨志远碰杯,吴彪说:“杨书记都成杨省长了,当年你杨省长同志把我调到会通后,一直压着不让我离开,我吴彪无怨无悔,舍命陪君子,一路陪着杨省长,杨省长你说说,我吴彪是不是很够意思。”

  杨志远笑着点了点头,说:“不错,吴彪同志对杨志远同志不离不弃,值得表扬。”

  吴彪说表扬就算了,我吴彪够意思,那你杨省长是不是也该够意思一下,让我吴彪回榆江,总不能你拍拍屁股走了,把我一个人留在会通,这样做是不是有些不地道。余就笑,说吴书记你可不能走,你走了,我可怎么办,这合泰宾馆就我一个人住?哪可不成,杨省长你可千万别心慈手软,得让吴彪同志继续为会通的经济建设保驾护航。吴彪笑,说余市长能和我一样,你还年轻,前途无量,我吴彪都快五十了,老婆孩子都在榆江,我也该回榆江了。

  吴彪因何原因到会通,徐海明和刘鑫平清清楚楚,两人都说这些年会通的社会治安群众满意度极高,在全省年年排名第一,吴彪同志功不可没。虽然杨省长一走,吴彪同志就准备紧随其后,未免显得有些不够意思,但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吴彪同志想回榆江,可以理解,只要杨省长同意,会通人民可以谅解,同意放行。

  吴彪笑呵呵地与徐海明、刘鑫平各干了一杯,说书记市长够意思,杨省长,就看你的啦。杨志远笑,说真想回去?吴彪笑,说废话,你都回榆江了,我不回榆江我上哪找你喝酒去。杨志远也觉得老把吴彪留在会通有失厚道,他笑,说:“行,我跟付书记商量商量。”

  吴彪一听杨志远同意了,很是高兴,说:“这还差不多。”吴彪还有些急不可耐,说用不着商量,也不必考虑职务,能回榆江就行。

  自然不可能这样干,换届后不久,吴彪回到榆江,就任省委政法委副书记。

  杨志远正式离开会通的消息,当晚经会通电视台的晚间新闻传遍了会通的各个角落,会通的经济全省瞩目,成绩实实在在,会通的普通民众也从会通的经济增长受益匪浅,此时一知晓杨志远要离开,既高兴,又感伤,高兴的是杨志远是荣升,任常务副省长,这么好的一个领导,今后任省长书记乃至更高的职务都有可能,自然从心里为杨志远高兴。可另一方面大家都从心里感到不舍,这么好的一个领导,不再是会通的书记了,舍不得啊。尤其是十八总老街、荷塘乡、棚户区改造受益的百姓,心里更是酸酸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