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江山志远:杨志远飙升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29章 大结局:三年后(3)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赵洪福重提旧事,杨志远不由一笑,说:“赵书记一说这事,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来了,这件事,我一直藏在心里,没说,既然赵书记要离开本省,我索性就告诉赵书记了。”

  赵洪福看了杨志远一眼,笑,说:“一看你这样就知道,赵洪福同志肯定是遭杨志远同志算计了,说吧,在哪?难道是张溪岭?”

  杨志远笑,说:“正是。张溪岭那次后八轮抛锚一号峰之事,不是意外,属杨志远同志有意为之,精心设计,就此算计了一回领导。目的简单,就是有必要加深书记对杨志远同志的印象,增强认识。”

  一听杨志远告知真相,赵洪福哈哈一笑,说:“好,这一出戏演得不错,要不是这一出,赵洪福同志又岂会对志远同志印象深刻,予以重任,那个蔡铭扬记者说你杨志远官至省委常委,是他记者的功劳,我看此言差矣,就是没有《内参》一事,杨志远同志只要找着机会,肯定会有办法让赵洪福同志记住。”

  赵洪福赞叹,说:“就你杨志远这些招数,别人想不出也做不来,政治这东西,不一定都得用阴谋,像你这样用阳谋不也挺好,即便知道了也是无伤大雅,像今天这样事后许久才知,还可博得开怀一笑,更好。”

  杨志远笑,说:“看样子,赵书记没有生气。”

  赵洪福笑,说:“有什么好生气的,你杨志远连首长都敢算计,算计赵书记那还不是小菜一碟,我是早有预计,知道自己平日只怕没少遭你杨志远的算计。只是还真是没有想到张溪岭遭遇那一回,你我第一次见面,竟然就在你的算计之中。”

  杨志远嘻嘻笑。赵洪福直竖大拇指,说高。赵洪福还戏言,杨志远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演技一流,实力派加偶像派,肯定火得一塌糊涂。杨志远笑,说以前也曾想过,不从政了,去当个群众演员,现在看来,到了这年纪,想演戏也不成了,自己还是一心一意,当好会通的书记。

  赵洪福看了杨志远一眼,微微一笑,说了两句话:一句是,杨志远这么会算计,玩阳谋,即便是将来新省长上任,也用不着担心,杨志远肯定会和新省长关系融洽,有商有量;还有一句就是杨志远还想在会通当书记,只怕是不可能了,这次换届,杨志远只怕得动一动,不可能再留在会通了。

  这两句话,透露出诸多信息。杨志远暗自思量:新省长上任?那汤治烨省长干嘛去?调离?不可能,一个省不可能同时将书记省长调离,没有先例,唯一的解释就是赵洪福书记离开后,由汤治烨省长接任书记一职。而‘杨志远动一动,不能再留在会通了’,也是很有深意,这就是说中央这次也有意将他杨志远调离,调到哪?肯定是省委省政府,什么职务,那就不得而知了,但肯定是政府这一条线,因为他杨志远对经济在行,没必要让他去党口。而且杨志远一听赵洪福书记这话就知道,这次对他杨志远的调整,中央肯定充分听取了赵洪福书记的意见,让他杨志远离开会通,也肯定是赵洪福的主意。杨志远有一事不明,政府里,常务副省长罗亮也是一把管经济的好手,省政府有罗亮也就是了,还用得着他杨志远去凑热闹。

  杨志远说:“赵书记,这么说来,我离开会通,属板上钉钉之事,不容更改了?”

  “只怕是如此。”赵洪福点点头,一笑,说,“当年你我有约,在会通没有走上正轨之前,不得将你突然调离,现在会通诸事已定,会通只要按照你杨志远既定的大方向走,同样可以蒸蒸日上,榆江合海不容易赶超。你杨志远再呆在会通就属大材小用,你杨志远不是喜欢有挑战性的工作吗,那就换换环境,到省里,站在全省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你杨志远乡镇、县、市这几级的工作经验丰富,是时候到省里去历练了。这么说吧,虽然你杨志远有大局观有前瞻性,看问题具有广度和深度,能力在这,即便是当个省长也不为过,但按照现在的规律,你杨志远如果没有在省政府历练的履历,你今后的晋升就有很大的障碍,想当省长,想想可以,那还真是没戏。所以你还得按部就班,一步一步来。你现在将近42岁,上省里刚刚好,历练三五年,正好为中央重任。”

  杨志远举着伞走在赵洪福的身边,没有说话。赵洪福不置可否,断然说:“这一次你无论如何得听我的,你不可能老是呆在会通,是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

  杨志远说:“赵书记,您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也知道您是为我好,可一旦真要离开,心里还是多有不舍。”

  赵洪福笑了笑,说:“不舍就不离开了?都一样,你的心情我很是理解,感同身受,其实我现在的心情与你一样,对于离开本省,我也是何其不舍,但该离开还是得离开。铁打的官场流水的官,哪能老呆在一个地方不动。”

  杨志远点了点头,说:“赵书记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赵洪福笑,说汤省长就怕你不同意,想邀我到会通来一起给你做工作,我说不用,我一个人就成了,这个工作我做得通。看看,这不就是轻而易举之事。赵洪福还说给杨志远做思想工作,让杨志远离开会通,这才是今天的主题,与杨志远话别只能是其二。

  赵洪福停住,等杨志远垮前半步,他抬手拍了拍杨志远的肩膀:“加油!”

  和赵洪福又往前走了一段。杨志远想了想,说:“赵书记,既然如此,我有一事相问,如果可以,我想请您据实告诉我。”

  赵洪福笑,说:“你问。”

  杨志远问:“我去省里,任何职?接谁?”

  赵洪福笑,说:“就知道你会问这个,告诉你也无妨,中央已经同意,你接罗亮同志,任常务副省长。”

  杨志远问:“罗省长呢,去哪?”

  赵洪福说:“外省,代省长。”

  如果说赵洪福调离,杨志远是有预期的话,那罗亮也将调离,这事情来得突然,有些意外,难怪汤治烨省长想让赵书记来做他的工作,要知道罗亮一旦离开,即便新省长到任,省政府这一块还真需要一名懂经济对本省熟悉的常务副省长用心辅佐,还别说,他杨志远是这个最佳人选。杨志远直摇头,说:“都说本省是黄埔军校,从本省出去的干部,不是省长就是书记,看来还真是如此。”

  赵洪福笑,说:“看似偶然,实则必然。这都是至诚同志知人善用的结果,本省政治清明,至诚同志手里提起来的这些干部,年轻,德才兼备,明华同志、文举同志、张淮同志在外省的成绩有目共睹,本省干部为中央关注也就势在必然。我敢保证,这一届是罗亮,下一届肯定就是你。”

  杨志远笑,说:“赵书记就这么肯定,要是杨志远同志有负厚望怎么办?”

  赵洪福笑,说:“别人我不敢保证,就你杨志远,我敢拍胸脯。”

  赵洪福让杨志远早就准备,一旦自己离开,汤治烨到了省委,罗亮调离,而按惯例新省长不可能马上到位,省政府这一块的工作需要运转,就需要杨志远赶紧上任。赵洪福说用不了一星期,就会召开全省干部大会。干部大会之后,你的工作就要变动了。杨志远有些吃惊,问赵洪福怎么会这么快。

  赵洪福说:“现在是换届之时,各省都急需具有开拓进取精神的省长书记,这关系到今后五年的政治大局,中央自然巴不得早点安排到位。中央在问起本省的情况时,我拍了胸脯,说将罗亮同志调离,没事,有杨志远同志就行了。”

  那天中午,赵洪福在会通与杨志远共进午餐。餐后,赵洪福与杨志远告辞,说自己得赶紧回去,有许多的事情要抓紧处理,到时全省干部会议一开,他就得赶紧上任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