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73章 躲在毛玻璃后窥视那个日夜思念的人…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第1173章躲在毛玻璃后窥视那个日夜思念的人…

  因此,杰克冲跟人对射的雷欧大声命令道,“你带着兄弟们快撤!离开这儿!”

  “不行,老大,要走我们一起走!”雷欧说着就想冲过来带走杰克,然而他刚迈步,沈思哲就命令手下加重火力,丝毫不肯给雷欧任何靠近的机会。

  “走!带着他们离开!这是命令!”杰克厉声命令着雷欧。

  “不,老大,我一定要带着你离开!”雷欧梗着脖子跟杰克呛声,怎么都不愿意撇下受伤的杰克离开。

  沈思哲用手理着自己的红色短发,嘲讽地看着主仆情深的杰克和雷欧,冷声说道,“走?哼哼,你们今天哪个都别想走!”

  说完,沈思哲就扬手吩咐身后的手下,“给我加重火力,生死不论,一个都别想离开这儿!”

  枪火瞬间大作起来,杰克知道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摇摇晃晃指着雷欧,“走!”

  杰克撕心裂肺的怒吼声令雷欧潮湿了眼眶,不得不硬着头皮冲身后的雇佣兵们发出命令,“撤!”

  “咚!”

  “嘭!”

  宽敞的地道里响起爆破声,随之而来的,是呛人的烟雾弹,而雷欧则带着那群雇佣兵飞快撤退。

  等烟雾散尽,雷欧他们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地道里,顺着楼梯往上攀爬。

  沈思哲原本想要命令手下摁下地道里的机关,眼睛却转了下,露出抹残忍地笑,“穷寇莫追,咱们只需要好好招待地上的这个,呵呵,不怕他们不回来。”

  杰克看到雷欧顺利脱险,刚才强撑出来的力气瞬间消散的一干二净,无力地跪坐在地上。

  沈思哲大步走到杰克跟前,不屑地垂下眼睑,“带走,别忘了好好招待。”

  两名彪形大汉顿时走过来,不客气地将受伤的杰克给架了起来。

  杰克被拖行着往前走,目光却固执地看着冷眼旁观者这一切发生的小叮当。

  那是他这辈子最疼爱的儿子,却变成了他最担心会变成的样子!

  他满眸杀机,就那样冷冷的看着杰克。

  小叮当,是爹地不好,居然害你变成了这样……

  等杰克被带走后,沈思哲这才慢悠悠走到小叮当跟前,轻轻拍了下手,轻描淡写鼓励道,“你这次做的很好,但是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立即取了他的性命。记住,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小叮当低下头,没有再说什么,谁也看不出此刻的他心里到底在想着什么。

  沈思哲又看了小叮当一眼,这才弹了下额角的红发,慢慢地走远了。

  走廊内再次恢复平静,小叮当眼神迷惑地看着地上那摊血渍,心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发慌。

  他低头看向自己持着匕首的右手,突然无力再拿着那把沾着血渍的刀。

  “咣当!”

  匕首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小叮当震惊地瞪大了眼睛,不明白自己这种负疚的情绪从何而来,明明这都不是他第一次伤人了!

  刚才的那个男人,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的爹地明明就是阮卓啊,可是那个自称是他爹地的男人,怎么一脸的心碎呢?那种令人窒息的目光,到底是怎样做出来的呢?

  小叮当理不清这些,索性摇头朝练武场走去,连掉在地上的刀子都忘了捡起。

  通道里发生的这一切,都被稳坐在真皮沙发上的阮卓尽收眼底。

  当他看到小叮当将匕首捅入杰克的腰间时,突然觉得自己的腰侧跟着传来一阵刺痛。

  他的手慢慢抚上自己的腰侧,那里有道十多公分的旧伤疤,是当年为了替好兄弟报仇才留下来的。

  也因着这道伤疤,他这辈子,都不能拥有流淌着自己血脉的孩子……

  阮卓低头忆起当年,错过了小叮当最后在通道里迷茫的眼神,等他从当年血腥的回忆中清醒后,才发现已经到了深夜。

  每次的回忆都会令阮卓心情不好,他沉郁的从沙发上站起,起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打算好好洗个澡放松下。

  很快,阮卓就迈着沉稳的步子走回自己的房间,随意带上门,拎起浴袍走进浴室。

  这间浴室是沈思哲为他亲自设计的,里面有超豪华的按摩浴缸,就连喷淋头都是用的最奢华那种。

  按照沈思哲说的,他现在可是黑手党的首领,所有的吃穿用度都必须用最好的,这样才能体现他高贵不凡的身份。

  阮卓对此并没有异议,毕竟沈思哲跟了他这么多年,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全心全意为他着想。这大概,就是属于男人间的兄弟情谊吧!

  阮卓伸手解开衬衣纽扣,一颗、两颗、三颗……

  等他将所有的纽扣都打开,就露出古铜色的腱子肉,性感的腹肌两侧,有两道十多公分的伤疤。

  阮卓信手将衬衣丢在一旁,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腰侧的伤疤,嘴角扬起抹嘲讽的笑。

  这两道伤疤在时时刻刻提醒着他,他的命是赚来的,活着的每一天都要替自己的好兄弟照顾好下面的这些手下!

  阮卓随意摁了下腰侧的伤疤,然后将身上的衣物全部褪去,打开喷淋头尽情冲洗起来。

  尽情享受着沐浴惬意的阮卓不知道,就在跟他一墙之隔的房间内,刚洗浴过的沈思哲正靠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高脚酒杯,目光直直地看着某处。

  沈思哲看着的,是一面大镜子,然而里面映出来的却不是优雅喝酒的沈思哲,而是正在专心沐浴着的阮卓。

  哗哗的水流肆无忌惮的在阮卓壮硕的身上肆意流淌,看得沈思哲不自觉握紧了手中的高脚酒杯,专注到眼睛都不舍得眨。

  阮卓的浴室是沈思哲特意打造的,而他在打造时就存了小心意,将阮卓的那面穿衣镜打造成了双层的,外面能看到里面,里面却只始终以为只是普通的镜子。

  因为阮卓有着严格规律的作息,因此每晚的这个时候,都是沈思哲最幸福的时刻。

  他都会早早就冲过澡,然后端一杯红酒坐在沙发上耐心等待,等待着能用眼神肆无忌惮地安抚着心中最隐秘的那道身影……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