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只是刚好喜欢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八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西陌陌闻声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这人会主动说出这句话,她默了会儿,傻傻地点了点头。

  陆继远弯腰将她从轮椅上抱了起来,大步一迈,直接走到了客厅,将人放到了沙发上。

  他很快直起身来,程安去厨房倒了杯水给他,陆继远接过来放到一旁的柜子上,说:“我记起还有些事要先走了,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

  “嗯,没关系,陆医生,今天麻烦你了,谢谢。”程安把他送到门口,“开车注意安全。”

  将人送走,程安走回客厅,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的人正伸长脖子往门口张望,她笑了笑,对她道:“人都走远了,还看。”

  西陌陌悻悻地回过头,默默地叹息了一声:“哎。”

  程安觉得好笑:“小小年纪的就会叹气。”

  在程安家里住了两天,商则回来后,西陌陌就识相地回到自己的公寓去住了,程安不放心她一个人,一直在挽留她,可西陌陌却坚持着自己要搬回去,程安拗不过她,只好让她回去了,好在她住的公寓有电梯,这样她出行也方便许多。

  没有人陪伴,一个人的日子总是很孤单的,西陌陌整天就躺在床上昏天暗地的睡觉,直到某一天她的脚又开始痛了起来。

  扭伤的那处地方又痒又肿,她起初想放任着等过段时间就好了,可时间越久,脚踝的地方就越痛,她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拿起床边的手机给程安打电话。

  过了不到十分钟,公寓的门就被人敲响了。

  这么快……

  西陌陌心下疑惑,但还是起身推着轮椅往门边走去:“谁啊?程程,是你吗?”

  门口的人没有应答。

  西陌陌艰难地把门打开,一看到站在门外的人,她先是一愣:“是你?”

  陆继远站在门外,低头看着一脸惊讶的人,笑道:“嗯,是我。”

  “你怎么来了?”说完,想到一个可能性,她道:“程程告诉你的?”

  “我正好在附近,就上来看看。”陆继远没有多说,直接上前推着她往屋里走,他把自己带来的药箱放在地上,蹲下身子就开始拆她脚上的纱布和石膏。

  “你来干什么?”西陌陌撇嘴,小声地嘀咕了一句,但心里还是有些喜滋滋的。

  陆继远装作没有听见她这句话,只认真地完成手上的工作,拆开纱布和石膏之后,才发现她的脚又感染了细菌,所以才会发炎,导致红肿和痒痛,他皱了皱眉,却也没说什么,知道她一个人住,没人在生活起居上照顾着,自然很容易疏忽。

  伤口恢复是关键期,如果在这一阶段没有好好注意,很容易就引起感染。

  来之前陆继远就想到了这点,他从药箱里翻出几盒药放在一旁:“伤口感染了,我给你带了些药,口服的和外用的都有。”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笔,在每个药盒上面写下每日使用次数和使用方法,正准备开口告诉她注意事项时,又转口道:“如果可以的话,你还是去程安那里住一段时间吧,你一个人……搞不定。”

  “哦。”西陌陌嘴里应着,心里却道,她才不要去给程安添麻烦,人家两夫妻小别胜新婚,她这会儿住过去,不是显得她特别没有眼力见吗。

  见她应答的如此敷衍,陆继远不知想到什么,他道:“算了。”

  算了?

  什么算了?

  陆继远帮她处理完伤口之后没有久留,收拾完东西就走了,西陌陌看着他离开,心里忽然浮起一阵失落。

  只是她没想到,某人隔天又来了。

  “你……”西陌陌看到他,当即愣了。

  “你一个人不方便,我来帮你换药。”陆继远轻咳了一声,解释道。

  不止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他也来了……

  西陌陌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但他每天都来,她心里止不住的幻想他是不是对自己也有那么一丢丢意思呢。

  假期的第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西陌陌答应了家里人八月初就要回S市,这也就意味着她不能天天看到陆继远了。

  “喂。”西陌陌轻轻地喊了声正在帮她换药的男人,见陆继远抬起头来,她才道:“我明天要回家了。”

  “回S市,我爸妈在那边。”西陌陌见他半晌没说话,又加了句:“这段时间谢谢你,明天开始你可以不用过来了……”

  陆继远笑了笑:“你这句话的意思我怎么听着有种用完了就扔掉的感觉。”

  西陌陌:“……我没有。”

  陆继远挽唇一笑,站起身动作自然地拍了拍她的脑袋:“伤口好的差不多了,回去后注意点就行,明天需要我来送你吗?”

  他刚准备撤回手,手心却被人牵住了,他低下头,就看见西陌陌睁着那双澄亮的眼睛盯着自己,她问:“陆继远,你是几个意思啊?”

  “你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还有刚才说的那句话,到底是几个意思啊?”西陌陌问他。

  她觉得自己智商有些低,看不懂这个男人在玩什么套路。

  陆继远轻笑一声,说:“我要说没意思你肯定不信,那就姑且算作我对你有几个意思吧。”

  西陌陌愣了愣,忽然有种天上掉大饼的感觉。

  她还没反应过来,陆继远就已经告辞离开了。

  第二天陆继远没来,但留了联系方式给她,说有事可以联络他,然后西陌陌就独自一人踏上了回S市的路。

  回到S市之后,西陌陌没敢给陆继远打电话,怕他那天说的话只是自己的幻觉,但她又按耐不住自己,很想打电话问他那天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

  他真的对自己有意思?真的喜欢自己吗!

  西陌陌光是想想都觉得好开心。

  她每天都想,每天都下定了决心要给陆继远打电话,可等到拿起手机的时候,勇气又没了,所以这么拖着拖着,她拖到了要回A市的前一天,陆继远主动给她打电话了。

  简单的聊了两句,西陌陌忽然开口问:“陆继远,你那天说对我有意思,你是喜欢我吗?”

  陆继远:“……”有点懵逼,他什么时候说喜欢她了。

  他不说话,西陌陌就壮着胆子说:“既然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要不我们……试试吧?”

  “啪”的一声,通话断了。

  西陌陌:“……”

  她这是……吓到他了吗。

  仔细回想他那天说的话,西陌陌觉得自己好像误会了什么,他不会不高兴了吧,难道是生气了?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手机又响了,她立马把电话接起来。

  “不好意思,刚手机没电了。”陆继远解释道。

  听他的语气不像是生气了,西陌陌松了口气:“那就好,我还以为是我吓到你了。”

  陆继远:“……”

  西陌陌心情忐忑,刚才壮着胆子问的话不敢再说了,好在陆继远及时转移了话题:“你几号开学?”

  “九月四号。”西陌陌道。

  “好。”陆继远没多说什么,“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

  “哦。”

  没别的话了吗?西陌陌有点舍不得挂断电话,他还没给出答复呢,但想了想,又觉得他不太可能喜欢自己,毕竟在他的眼里自己只是个小女生……

  她想了想,有点心灰,挠了挠头说:“对不起啊陆继远,我刚才说的那些话可能有些唐突了,如果你介意的话可以不用放在心上,我也不是那种很缠人的性格,你如果不喜欢我的话,你放心,我保证不会再打扰你了,就这样,晚安。”

  说完,这一次是她率先挂断了电话。

  她把手机关机扔到一边,直接掀起被子蒙住头。

  到了九月四号,西陌陌的脚已经痊愈了,她一个人拖着行李往宿舍楼走去,室友们见到她纷纷表示了这两个多月不见对她的想念和热情,她刚把自己的行李收拾好,就接到了陆继远的电话,他说,我在你们学校门口等你。

  那天之后他们就没再联系了,西陌陌不知道他突然找自己有什么事,但还是站在镜子前将自己收拾了一番才去赴约,不管他来找她做什么,输人总是不能输气势。

  西陌陌很紧张,紧张到手心一直在狂冒汗,走到校门口,就看到那道修长的身影站在那里。

  “陆……陆医生……”

  听到她的称呼,陆继远微微挑起眉,这几个月她不是直呼全名就是喊他‘喂’,今天这是……故意和他表示出距离?

  “你很紧张?”他问。

  西陌陌硬着脖子道:“没、没有啊,干嘛这么问。”

  “那你的手捏得那么紧做什么?”

  “我喜欢。”西陌陌死鸭子嘴硬。

  好吧……

  校门口人来人往有很多学生,陆继远忽然也感到一丝不自在,他的手搭在自己的后颈,道:“那天你说的话还算不算数?”

  “啊?”西陌陌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

  “西陌陌,你很喜欢我吗?”陆继远换了个问法。

  西陌陌用力点头。

  “那好。”陆继远顿了顿,“既然这样,那我们试试吧。”

  西陌陌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说真的?”

  不等他回答,西陌陌立马扑上去抱住他,大笑道:“哈哈哈,我不管,你不准反悔啊。”

  陆继远猝不及防,被她扑的一愣,怕她摔着了,又连忙抱住她。

  西陌陌在他耳边喊道:“陆继远,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你!”

  喜欢到这辈子只喜欢你一个人呀。

  番外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