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4805 第4806章 神乎其技的红斑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朝夕院,已经被法华阵的阵光彻底笼罩。



  在外看上去,朝夕院就如金霞笼罩,可这一片金光之下,却是危机四伏。



  “剑魔老兄,你确定你不要趁着这个机会,闯上一闯?”



  苍芒太子唯恐天下不乱,再看看帝莘。



  楚老太君是六印巅峰的存在,在场所有人,没有人与其抗衡的实力。



  唯独帝莘,他是七印。



  虽然他鲜少出手,可若是说,有什么人可以救叶凌月,那恐怕也就只有帝莘了。



  但若是帝莘都不出手,那叶凌月只能是被困死在阵中了。



  苍芒太子也是看出,剑魔老兄对那叶凌月有些兴趣。



  “来不及了。”



  帝莘摇摇头。



  “难道说,叶凌月已经死了?”



  苍芒太子咋舌。



  可惜了,红颜薄命,就这么死了?



  朝夕院内,叶凌月也没想到,自己的符箓会完全失效。



  看着符箓上,已然褪去的符文,叶凌月也是不由侧目。



  “这阵法好生厉害,连符文都经受不住它的力量。”



  叶凌月看着成了一张白纸的符箓,半是感慨半是敬佩道。



  “你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楚老太君脸上,一片冰冷。



  若是叶凌月再早一刻求饶,也许事情还有转机。



  “我从不后悔,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叶凌月耸耸肩。



  “死不悔改,叶敏师姐若是看到这一幕,也会替你不值。”



  楚老太君冷声说道。



  “她的确会不值,但却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你。”



  叶凌月说罢,手一抬。



  “你还想垂死挣扎,没用的,我这法华阵是根据佛宗和道门两大门派的法门融合在一起而成,当世能破它的人,不过五指之数。”



  楚老太君满脸的自信。



  “那从此时此刻开始,我就是第六人。”



  叶凌月的手落在脸上的红斑上。



  不出她所料,当她的指尖碰触到脸颊的那一瞬,她感到脸颊上,一阵滚烫。



  那块红斑发出了一片血光来。



  血光比起法华阵的金光来,可谓是毫不起眼。



  楚老太君也根本没把这片红光看在眼里,可伴随着红光的出现,奇异的一幕发生了。



  原本光芒大盛,近乎笼罩整个院落的阵光,开始减弱。



  “!!”



  楚老太君也迅速意识到这一点。



  叶凌月脸上的那一块红斑,发出光芒却越来越强。



  就仿佛,那红斑是法华阵的克星,红光在克制法华阵。



  集合了佛宗和道门的法门大成的法华阵,在这一刻,不断衰弱,到了最后,就如风中残烛一样,熄灭了。



  “那胎记?”



  楚老太君恍若遭了雷击一般,盯着叶凌月的那块红斑。



  那块红斑,一直长在叶凌月的脸上。



  可老太君从未像是今天这样,仔细看那块红斑。



  “不过是一块胎记罢了。但是这块胎记,刚好对阵法有些克制作用,毕竟我是天婴不是嘛。”



  叶凌月说罢,转身朝着院门走去。



  她甚至连多看楚老太君一眼都没有,因为她很清楚,楚老太君根本不会再挽留自己。



  法华阵的阵光消失了。



  院落外,当众人都以为,叶凌月已经死去时,院门吱啊一声开了。



  从里面走出来的人,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振。



  “她她……她”



  苍芒太子张着嘴,一脸的目瞪口呆。



  叶凌月居然没死。



  剑魔老兄不是说她已经死了?



  可比起苍芒太子来,更加吃惊的,乃是楚府的人。



  他们看到了什么?



  楚老太君动用了楚府最强的阵法法华阵,可叶凌月却活着走出来了。



  非但是活着走出来了,叶凌月看上去还好好的,一根汗毛都没少。



  她可是叶凌月,一个连天力都没法凝聚的废物。



  若是让外界知道,楚府最强的法华阵连一个废物都拦住,法华阵从今往后,还有什么威信可言。



  “她竟然没有事?”



  “一定是老太君手下留情,放了她一条狗命。”



  “可是法华阵不是一经启动,就无法中止的嘛。”



  就在楚府一干人等的诧异目光中,叶凌月走了出来。



  “溪芸姑娘,我们可以走了。”



  叶凌月没有理会楚府的人。



  事实上,当她走出朝夕院的那一刻开始,她就从未再看过楚府任何人一眼。



  她与楚府的恩怨,在今晚都已经了结了。



  楚老太君的不仁,她已经用她的方法了结了。



  ‘叶凌月’死前,有两个心愿,一个是见到楚暮,第二个是让楚暮帮报仇。



  这两个愿望,第一个叶凌月已经帮其完成。



  至于第二个,她自会用她自己的法子帮其完成。



  “叶凌月,你站住。你对老太君做了什么?”



  当叶凌月从其身旁走过时,楚暮忽有一种冲动,叫住了叶凌月。



  这也是楚暮第一次,真正主动和叶凌月说话。



  “楚少爷,今日一别,你我再无瓜葛。不过你记着,你欠‘叶凌月’一条命。”



  叶凌月没有理会。



  欠她一条命?



  这句话,楚暮没有听懂也没听清。



  他只听到了凌月所说的第一句话。



  你我再无瓜葛。



  她这话的意思是,他们的婚事就此作罢?



  这本是楚暮多年来,一直想要了却的心愿,可真到了这一日,叶凌月亲口说出,两人之间再无瓜葛时,他却没有意料中的解脱之感,相反,有种失落感。



  就好像,丢失了无比珍贵的东西。



  多年之后,楚暮回想起这一幕,才知道自己丢失了什么。



  错把明珠当鱼目,他丢弃的,又岂止一场婚约那么简单。



  多年之后,楚暮才知道,有些东西,命中注定就是要失去的。



  走过苍芒太子身旁时,叶凌月顿了顿。



  她迟疑了下,终归还是没有再开口,她与帝莘擦身而过。



  她不知帝莘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此时此刻,哪怕她告诉帝莘她和他的过去,相信帝莘也不会相信。



  她必须先想法子凝聚天力,找到辛霖,寻找回自己的肉身,再弄清帝莘为何会变成这副模样,帝莘现在的模样,更像是当初的巫重。



  “你的阵法,兴许灵犀会长知道些什么。”



  叶凌月没有开口,可帝莘却开了口。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