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4804 第4805章 佛道之阵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叶凌月的条件只有一个,就是离开楚府。



  “你以为,你还能走出楚府?”



  楚老太君面色冷漠,凝视着叶凌月。



  百年时间,她都看错了一个人,真不知是自己老糊涂了,还是叶凌月伪装的太好。



  无论叶凌月是否具备叶敏师姐的才能,可是光凭其表露出来的聪慧,楚老太君就不允许她离开楚府。



  若是她一定要离开,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老太君是打算强留了?”



  叶凌月淡淡一笑,并不意外。



  老太君能背叛叶敏,又为何不能对她很下杀手。



  或者说,终于她要出手了?



  楚老太君一直将她养在膝下,除了顾念那么点旧情外,又何尝不是在试探她,同时还能博取一个好名声。



  叶凌月冷笑。



  可怜“叶凌月”到死都没有看透这一点。



  “原本你可以好好呆在楚府,阿暮也可以娶你,凌月,你真不要再考虑考虑?”



  老太君最后又问了一句。



  “考虑?考虑什么,考虑当楚暮的妾,和纪琳琅共侍一夫,老太君,不是每个人都是你,为了家族可以牺牲一切,包括良知。”



  叶凌月说罢,身形顿时一消。



  为了和老太君今日的这场谈判,她早已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老太君一撕破脸,她的手中,早已准备好了两枚天符。



  一张是隐身符,另外一张,却是久违的冰火两仪符。



  叶凌月身影一消,老太君眼眸又深了深。



  “很好,看来除了铭文之外,你还通符箓之道,你藏得很深。只可惜,你今日遇上了老生。”



  老太君手中骨杖,高高举起。



  却见其脚下,一道道阵光闪烁。



  无数条纵横交错的阵光交织在一起,整个朝夕院都被这个阵法覆盖了。



  院外,还未散去的众人。



  见老太君叫走了叶凌月,迟迟没有出来,楚暮若有所思。



  楚暮也在猜测,老太君叫走叶凌月,到底是为了什么?



  会不会…又是想要他娶她为妻。



  曾几何时,楚暮对老太君的这个做法非常之不满。



  可是今日,这个想法出现时,他并没有太过排斥。



  甚至于,他觉得,要是老太君真要让他这么做,他也不会拒绝。



  难道说,他已然接受了叶凌月?



  楚暮思来想去,自己似乎也不是很讨厌叶凌月,至少,今日见到的叶凌月,比起当初来投奔楚府的“叶凌月”要看着舒服的多。



  她虽然陷害娘亲,威逼纪琳琅,显得咄咄逼人。



  可不得不说那样的叶凌月,有一股说不出的魅力,反倒对楚暮产生了一种吸引力。



  如果是和那样的叶凌月过一辈子,也许日子也不会太过枯燥。



  楚暮思绪万千,就连身旁纪琳琅和他说话,他都没有反应。



  受了冷落的纪琳琅,自是不肯善罢甘休。



  “不过是一枚勾魂铭,真以为那女人有什么天赋,灵犀工会要是真相信她,只会血本无归。”



  她没好气道。



  “纪姑娘,灵犀工会从不会做赔本的生意,这点眼光,溪芸还是有的。”



  溪芸姑娘说道。



  在溪芸看来,光是冲着叶凌月是叶敏大师的后人这一层身份,她就可以在苍芒大陆的铭师中立足。



  更不用说,叶凌月还是一名神念师。



  神念师,在铭文方面,天然有优势。



  “你猜楚老太君能否说服那位叶姑娘?”



  苍芒太子看了看身旁的帝莘。



  这小子,一点都不紧张?



  早前,他不是对叶凌月势在必得。



  帝莘没有发话。



  说服?



  这种破而后立的做法,代表了叶凌月早已下定了决定和楚府决裂。



  她可不像是那种,会妥协的人。



  就在众人各怀心思之时,朝夕院内,一道华光闪烁。



  “那是?”



  楚暮不由动容。



  帝莘也是挑了挑眉。



  他感到了一股力量不小的阵法波动。



  “老太君动用了法华阵。”



  楚暮大惊,楚秦氏和纪琳琅也是微微色变。



  楚府之中,其他各房的人也是闻风而动,分分朝着朝夕院涌来。



  法华阵,是一种很强大的阵法,也是楚老太君的成名阵法。



  那是一种融合了佛、道的超度之阵。



  所谓超度,就是针对死者亡灵而言的。



  既法华阵一出,没有任何生灵可以逃出生天。



  “一定是老太君发现了叶凌月不是什么好货色,打算痛下杀手。”



  纪琳琅幸灾乐祸道。



  她到楚府那么久,还未见过老太君动用那么厉害的阵法。



  可见老太君这一次是动了真怒。



  “不好!老太君手下留人。”



  溪芸也是惊然色变。



  她有心和叶凌月合作,若是老太君痛下杀手,她到哪来再去找一个叶凌月来。



  “溪芸姑娘,你还是不要冲动的好,法华阵一经发动,无人可以再闯入,若是强闯,只会伤了自己。”



  楚府有人好心劝说溪芸。



  “搞不懂,前一刻还亲亲热热的,下一刻怎么就变成了法华阵。剑魔老兄,看样子,我们俩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苍芒太子摇摇头。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什么情谊,什么故交,全都是废话。



  苍芒太子在皇族中沉浮,这么多年,也算是看明白了。



  可惜了,叶敏的最后一名后人,就这么没了。



  “有意思,当真是有意思。”



  帝莘看到法华阵时,也有一丝兴趣。



  这是他到楚府之后,第一次看到让他感兴趣的楚府的阵法。



  早前他听闻楚府的阵法名闻天下,可在他看来,全都是垃圾。



  原来最厉害的阵法,还掌握在老台军的手中。



  只不过,老太君今日,只怕要老马失蹄了……



  朝夕院内,已然隐身的叶凌月,也感受到了那股强大的阵法波动。



  作为和叶敏大师同一时期的存在,楚老太君的实力自是无需置疑。



  法华阵一出,地面上呈现出一面怪异的八卦镜模样,而在八卦镜的正中,却是一个佛宗的“卐”字印。



  很显然,这阵法结合了佛道两家的长处,具备无比强大的阵力。



  在阵光的照耀下,叶凌月身上的隐形符的威力,竟是自发消除了。



  她的身形,彻底暴露在老太君的面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