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风流狂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979. 逃之夭夭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谁……谁想让你抱了?”尹青萝满脸通红,赶紧从秦殊的怀里钻了出来。

  不再打趣尹青萝,秦殊皱着眉头仔细打量周围。

  真幻之瞳开启,秦殊仔细朝自己以前从没注意的墙壁看去,透视过表面的墙皮,发现整个房子的墙体里都有这样的机关。

  看来,无法从墙面突破了,可是门窗都被金磁玄铁栅栏封住了,一时半会也无法斩断,眼看洛心柔就要带着人上来,秦殊可不希望自己和尹青萝任人宰割。

  虽然两人现在都还没受到伤害,但秦殊感受到从 未有过的危急,自己带着实力大减的尹青萝深入冰落谷,不光狠狠得罪了洛心柔三人,还偷食了饕餮紫焰花,现在露馅只要被冰落谷抓住,那就真的凶多吉少了。

  秦殊尽量静下心来苦苦思考办法,尹青萝也努力转动心思,不过一时半会都没有什么进展。

  而屋外的洛心柔听到屋子有了一阵响动之后就安静了下来,眼睛一亮,心里暗喜。

  这所房子的设计和建造自己都有参与,对房子机关的每个细节和威力都了如指掌,以往每次有让她和父亲不放心的“客人”来到冰落谷,她都会安排住在这。

  心中料想秦殊必定已经被牢牢关住甚至可能已经被机关击伤,洛心柔决定带人上去看看,顺便狠狠嘲笑,奚落下秦殊,至于和秦殊一起的那个秘书,洛心柔只当是秦殊用来掩盖身份的普通人,早就抛到了脑后。

  “你们四个人守在这,其他人跟我上去!”安排了一下,洛心柔就带着几个人朝楼上走去。

  正努力思考对策突然被一阵上楼的脚步声打断,秦殊和尹青萝对望一眼,知道洛心柔上来了,从彼此的脸上都看出了凝重。

  “咚咚!咚咚!”脚步声不断传来,好像踩在了秦殊和尹青萝的心头,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来气。

  就在这个紧张,危急的时候,一个声音在秦殊心里响了起来:“主人,你怎么把我忘了,我可以帮忙啊。”

  秦殊低头一看,原来是自己手臂上的“小刺猬”。

  “小刺猬”经过了和秦殊那么久的并肩作战,早就心意相通,知道秦殊被困住,自告奋勇出来救主。[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虽然我变化后斩不断那些栅栏,但是主人忘了我能吞噬金属了吗?那金磁玄铁虽然坚硬,但是给我一些时间我就能给吞噬掉。”

  秦殊听完“小刺猬”的话,一拍脑门,自己真是有些乱了分寸,怎么连这个都没想起来reads;。

  “去吧,小刺猬,尽快把后窗破开。”

  秦殊刚说完就看到“小刺猬”从手腕飞起,缠绕上后窗的栅栏,而后身上出现一张张布满尖牙的小嘴,咬住了栅栏的边缘。

  秦殊和尹青萝惊喜地发现,坚硬无比的金磁玄铁栅栏上被“小刺猬”咬住的地方好像被高温炼化了一样,竟然开始有些熔化的迹象,看样子不出一会就能破开。

  正高兴着,外面的脚步声也来到了门口。

  秦殊赶紧站到后窗前,将“小刺猬”挡住,再把右手背在身后,同时朝尹青萝挤眉弄眼。

  已经和秦殊有了默契的尹青萝秒懂,抓着昏死在地的洛心寒的腿一拉,将他甩到了床底下,同时自己趴在地上装作昏迷的样子。

  “嘭!”实木房门一震,整个从墙上脱落,直挺挺倒了下来,接触地面的瞬间竟像一块玻璃一样碎裂开来,还有丝丝寒气冒出,而门的位置只剩下淡金色的栅栏。

  没了房门的阻挡,一道散发着阴冷气息的白色身影显露出来,正是洛心柔。

  洛心柔嘴角挂着一丝嘲弄,望向屋里的秦殊:“大名鼎鼎的秦殊现在怎么连这小小的房子都出不去,成了瓮中之鳖了?先前你那股盛气凌人的劲头咋没了?”

  “小刺猬”才刚开始吞噬金磁玄铁栅栏没多久,现在自己必须拖住洛心柔,争取时间,想到这,秦殊故意“哼”了一声,转头好像生气不愿看洛心柔的样子。

  看到秦殊死到临头不光不求饶,还敢甩脸给自己看,洛心柔气得银牙咬得咯咯直响。

  “好你个秦殊,都到这时候了还敢不理睬我,等我父亲来了,我一定求他把你交给我处置,希望到时候你还能有这样的的脾气。”

  秦殊把脑袋转过来,瞬间变得一脸愤怒:“你个狡猾的女人!竟然给我安排这样的房子,你们冰落谷都是这种小人吗?”

  “我狡猾?哼!”洛心柔气得往前一步,“你竟然说我狡猾!你欺骗我们,说自己叫秦不类,占尽我便宜,当我面侮辱我弟弟,不给我父亲好脸,还让我们好吃好喝招待你,到底是谁狡猾!我们冰落谷何时受过这样的欺辱,我恨不得扒你皮,抽你筋!”

  又狠狠骂了秦殊几句,洛心柔才稍微消了点气,转头朝远处看看,自己的父亲到现在还没有来,心里有些奇怪,难道还没收到通知吗?

  心里有些着急,就吩咐身边的一个守卫:“你去老爷……”

  虽然秦殊也不知道为什么洛似劲过了这么久还没来,但是对他来说,洛似劲来的越晚对自己越有利,听出洛心柔是要派人去催洛似劲,秦殊赶紧出声干扰:“我说,洛总,好歹咱们也是喝过交杯酒的人,我手上还残留着你的体香呢,你看看能不能好好商量,大事化小小事化呢reads;。”

  洛心柔话没说完就被秦殊打断,一听秦殊说的话,想到晚上在饭桌上的情形,顿时火冒三丈,也不继续指派守卫,身上奇脉真气涌动,手上马上凝出两个半米长的冰锥,一甩手朝屋里的秦殊狠狠射去。

  秦殊用左手将两个冰锥击飞,看洛心柔果然被自己吸引,把催洛似劲的事情放下了,朝她“嘿嘿”笑了两声:“洛总,别发那么大脾气啊,女人生气对皮肤可不好……”

  正说着,突然感觉“小刺猬”轻轻拉了一下自己背在后面的手,秦殊心中一喜,知道后窗上的栅栏已经被吞噬得差不多了。

  轻轻咳嗽两声后,秦殊继续和洛心柔打嘴仗。

  而躺在地上的尹青萝听到秦殊的咳嗽声,瞬间明白了其中的含义。

  秦殊又说了两句,地上的尹青萝轻哼几声,好像刚从昏迷中清醒似的,抚着额头慢悠悠地站了起来。

  看到“秦殊的秘书”竟然还命大的活着,洛心柔讥笑一声:“看来秦殊你真是怜香惜玉啊,自己都自顾不暇,还保住了这么个女的,放心,我会尽量让你们死一块。”

  秦殊哈哈笑了两声:“洛总这就不懂了,男人自有男人的乐趣,你身为女人是不会了解的。小秘,来,快到秦总这来。”

  背对着洛心柔,尹青萝狠狠瞪了秦殊一眼,然后还是配合地装出好像受了惊吓似的,赶忙跑过去,被秦殊抱在怀里。

  抱着尹青萝,秦殊朝外面的洛心柔挥了挥手:“洛总,这房子住着实在压抑,下次可要给我安排个总统套房啊。再见了啊!”

  “再见?”听到秦殊的话,洛心柔一愣。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秦殊抱着尹青萝猛地一转身,“小刺猬”化为一把巨锤,朝边缘已经啃食的只剩一丝的栅栏狠狠砸去。

  “轰!”窗户上的栅栏瞬间被破开,破开同时,秦殊抱着尹青萝从后窗直接窜了出去。

  见到秦殊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破开了金磁玄铁栅栏,洛心柔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等回过神来,秦殊已经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当中。

  洛心柔赶紧伸手在门框旁边的圆形浮雕上运力一按,房门处的栅栏瞬间升了起来。

  打开了栅栏,洛心柔跑到后窗一看,夜幕下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黑点钻入房后的树林。

  这样都能让秦殊逃出去,洛心柔气得狠狠一掌拍在窗台上,窗台瞬间被一层冰霜覆盖。

  “他逃不出冰落谷,马上封锁后面的树林,把他找出来!”说完,从后窗窜出去,率先追击而去。

  洛心柔气急败坏,而秦殊和尹青萝却心情大好,虽然还在冰落谷中,虽然还在被追杀,但是至少离开了那么个牢笼,不再那么被动。

  进了树林,秦殊抱着尹青萝往深处钻去。

  在树林中穿行了一阵子,秦殊落到一棵直径有两三米的参天大树半腰,踩着树枝停了下来。

  心念一动,手臂上的“小刺猬”化成澄岚模样,轻松地在粗壮的树干上挖出一个不大不小的树洞。

  见秦殊停了下来,尹青萝赶紧从他的怀里出来,轻呼了几口气,小脸上的红晕才慢慢消退。

  “怎么停下来了?”

  “再这样跑下去他们就追不上咱们了。”

  “什么?”听到秦殊的回答,尹青萝一愣,不过马上反应过来:“你想反击?”

  秦殊笑了笑:“聪明!既然不被困死在那个破房子里,这片树林该是我的主场了,也是时候向他们讨点利息了。再说,搜络丹还没到手呢,可不能就这么走了。”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