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风流狂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976. 效果非凡
   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

  身形转动落地,脚尖在地上一点,就要冲出楼外。[棉花糖小说网Mianhuatang.cc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但脚才离地,脚腕猛地一紧,已经被抓住,跟着,秦殊的笑声响起:“哥们,你该意识到,我比你等级高的,你觉得一个小孩能从一个大人手里脱身吗?你真的想多了!软柿子还没捏完,现在还不是你走的时候,继续尝尝吞噬的滋味吧!刚才分了神,这次来正式的!”

  秦殊心念一动,吞噬之力再次运转,奇脉真气再次如长江大河般灌进来,迅速进入自己的经脉,感觉比抽水泵还要威武霸气。

  洛心寒吃惊,这次真的吓尿了,刚才只开始一下就结束,这次完全就是要一直持续下去的意思( 。

  转眼间,身上的奇脉真气就没了十分之一。

  “怎么样?这次你应该不会再笑掉大牙了吧?”秦殊看着他,满心激动,这吞噬能力太好使了,绝对就是北冥神功的效果啊。

  洛心寒脸色惊恐,一个奇脉武者被抽走奇脉真气,简直比抽走他的生命都要可怕,极力挣扎,但脚腕牢牢被秦殊吸住,粘到了秦殊手上似的,根本挣脱不开。

  很快,脸色不是惊恐,而是绝望地苍白。

  猛地想起来,可以呼救的啊!

  才张开嘴,一块团着的毛巾却直接塞进他嘴里,半个声音都没出来。

  这才发现,本来躺在床上的尹青萝不知什么时候起来,到了他面前,在他张嘴的时候,正好把毛巾塞到他嘴里。

  尹青萝依然记得这个家伙对自己的龌龊想法,秦殊对她有龌龊的想法,或者,有了龌龊的动作,她都习惯了,但对这个家伙却没法原谅。

  再想想,这家伙只是和自己平起平坐的寒冰使的手下的不肖子,敢对自己有想法,更加觉得没法容忍,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就他的身份,也是配对自己有想法的?

  抬手一巴掌,狠狠打在洛心寒脸上。

  却不想,手掌打在洛心寒脸上,竟然直接被吸在了洛心寒脸上,体内仅存的丝丝真气也飞奔向外冲出。

  原来,洛心寒在被秦殊吸取着奇脉真气,她打洛心寒,有了身体接触,就像触电似的,立刻连接上,也成了被秦殊吸取的对象。

  “秦殊!”尹青萝吃惊之下,赶紧喊了一句。

  秦殊发现了,同样吃惊,这丫头已经虚弱不堪,再被吸取,可能就要挂掉了。

  赶紧转身,伸手把尹青萝的手从洛心寒脸上拉开。

  总算分开了他们,秦殊却惊讶得发现,自己身体吸取的真气,反而向尹青萝身体里流去。

  从左手流入洛心寒的奇脉真气,又从右手流出,自己成了个导体似的。

  尹青萝应该没有吞噬的能力啊,难道还是因为自己?

  赶紧心念阻止!

  果然,才这么想,右手流出的真气立刻停止。

  果然是因为自己!

  尹青萝也感觉到了,不由诧异地看他:“刚才是怎么回事?”

  秦殊摇头:“我也不知道!”

  “我去给你看着外面的动静,你快点!”尹青萝匆忙就往门前走去。

  毕竟这里是冰落谷,不是自己的地盘,万一这里的动静惊动其他人,可就糟了。

  看她离开,秦殊忽然眼前一亮:“尹青萝,回来!”

  “怎么了?”尹青萝转身。

  秦殊嘴角一笑:“我找到把你恢复的办法了!”

  “什么意思?”

  “你用你的奇脉真气催熟了饕餮紫焰花的果实,现在我用洛心寒的奇脉真气补偿你失去的奇脉真气!”秦殊伸手猛地把尹青萝拉了回来。

  抓住尹青萝柔软的纤手,吸取到的洛心寒的奇脉真气立刻汹涌进入尹青萝的身体。

  “这……这是你能控制的?”尹青萝惊讶不已。

  秦殊嘴角一笑:“别张着你的小嘴,这样太萌,不符合你的身份,好好接纳这些奇脉真气就是!”

  三人站在一起,秦殊就像个水泵似的,抽出洛心寒的奇脉真气,送到尹青萝的身体里。

  最惨的就是洛心寒,尹青萝是得到,秦殊算是成人之美,只有他在失去。不但如此,他还被刚才秦殊的一句话给吓到了。

  努力地扭过头,看着秦殊,嘶声问:“你……你刚才给她叫什么?”

  秦殊看他一眼:”你现在还真有闲心,竟然还问问题,我叫她尹青萝,怎么了?“

  洛心寒脸上越发吃惊,一边忍受着奇脉真气汹涌流逝的恐惧,一边说:“我……我听我爹说,风云四使之一的魔装使叫尹青萝……”

  “对啊!”秦殊嘴角一笑,”魔装使就叫尹青萝,她也叫尹青萝,你说她是谁?”

  “难道……难道她就是魔装使?”洛心寒脸上已经是惊恐reads;。

  “恭喜你,答对了!貌似你还打魔装使的主意呢,不得不佩服,你的胆子真的很大!”

  洛心寒的脸色一片惨白,充满绝望的惨白。

  很快,他身体里的奇脉真气被吸取干净,完全不可遏制地被吸取,被很霸道地抢夺的感觉,毫无反抗之力,就那么失去了毕生的修为。

  秦殊一放手,他软软地瘫坐在地上。

  “现在,是魔装使找你算账的时间了!”秦殊吐了口气。

  尹青萝一脸冷笑:“现在你应该不会死得稀里糊涂了吧?”

  说着,来到洛心寒面前。

  洛心寒本来就脸色惨白,全身发抖,看她走来,似乎被那个气场压得崩溃,竟然一翻身,昏死过去。

  “去死吧!”尹青萝就要一掌劈下来。

  秦殊赶紧抓住她的手:“笨丫头,你身体里的还不是你的奇脉真气呢,需要融合,你才能使用!强行使用,小心受到这些奇脉真气的反噬,现在还是乖乖坐下来,把这些奇脉真气彻底变成你的!你魔装使的威名需要你自己去捍卫,不能总让我给你烘托吧!”

  尹青萝身体里的奇脉真气确实乱糟糟的,强行运转,总有凝涩混乱的感觉,经脉也被撞击着有些难受,看了秦殊一眼:“你这个臭家伙,真是阴险!”

  “怎么了?”秦殊满脸茫然,“我好心劝说,怎么成阴险了?”

  尹青萝深深地看着他:”本来我已经可以补偿足以后作为奴婢对你的亏欠,也就可以毫无愧疚地离开你,现在倒好,你又给了我这么多奇脉真气,我依然欠你的,还是没法离开,你就不想我离开,以后还要欺负我是不是?这还不阴险?”

  秦殊愕然:“你脑洞太大了吧?果然,女人心似海深啊!行了,赶紧好好理顺那些奇脉真气,至于谁欠谁的,咱们以后有的时间讨论!”

  尹青萝没再说什么,转身到了床上,盘腿坐下,运转心法,融合那些奇脉真气。

  秦殊看看她,又看看昏死在地上的洛心寒,吐了口气,虽然他没尹青萝想得那么多,但现在给了尹青萝那么多奇脉真气,心底对尹青萝的愧疚确实减弱了很多。

  不然,一想想自己的吞噬能力是尹青萝拼掉最后的修为换来的,心里难免不安。

  到了窗前,推开窗户往外看去,月光如霜,洒满大地,远处的房屋基本都已经熄了灯,但也有亮着的,远远的,好像地上的一团明月。

  ……

  那里确实还有人没有睡觉,就是洛心柔和那帅哥药师。

  到了房间,洛心柔就把那帅哥丢在地上,冷声说:“自己去准备工具!”

  那帅哥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今天下午刚刚挨完的,这才多长时间,实在觉得没法再忍受一次狂风暴雨了,但想想秦殊,离开冰落谷的希望就在眼前,总不能死在这个时候吧,说什么都要再坚持坚持。

  想到这,虽然满心痛苦,还是把皮鞭等等的工具拿出来,摆满了床头柜。

  摆好之后,就要到床上去。

  洛心柔却猛地拿起皮鞭,一下抽了出来,正好抽在他身上,抽得他惨叫一声,直接从床上翻飞起来,重重落地。

  “谁让你这么上来的?给我洗澡去!”洛心柔冷声说着。

  那帅哥疼得有些爬不起来,就听洛心柔又冷冷得说,“如果十分钟之后你还没洗干净爬到床上来,你会知道后果的!”

  那帅哥吓得浑身发颤,奋力爬起来,扶着墙去了洗澡间。

  洛心柔的心情真的很糟,简直糟透了,又暂时没法宣泄,听着洗澡间哗哗的洗澡声,心绪烦乱地拿起手机,随意看着。

  忽然看到一则最新的报道,是关于云海市公司的市值排行,心想,不知铭馨越医药集团能排多少?是不是真能出得起十几亿的资金?

  打开去看,却一眼没看到铭馨越医药集团,反倒看到了haz集团,菱绣集团之类的,都排在前面。

  就要往下找找铭馨越医药集团的位置,眼角忽然扫到一个名字,这个名字让她心头一跳。

  她看到了秦殊这两个字!

  秦殊,不就是尹青萝的跟班说的擒住尹青萝的人的名字吗?这个人真的存在?

  不但存在,而且看到好几个公司的所有人都是秦殊!

  赶紧点开秦殊的名字,立刻出现了秦殊的资料,还有秦殊的照片。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